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司法探讨
人民法院审判管理信息化的瓶颈与突破
作者:李涛 王涵  发布时间:2019-02-20 15:21:26 打印 字号: | |

    内容提要:

顺应司法体制改革形势,以司法责任制为核心的审判管理与信息化作为当前人民法院工作的车之两轮,鸟之两翼,同步发展,相得益彰。当前,信息化技术在实现审判管理数据公开化、推动审判管理系统科学化、促进审判服务功能便利化方面,取得了良好效果,但也存在审判管理现代化理念滞后、信息化缺乏顶层设计、信息化队伍建设不能适应审判管理需求、信息技术管理与办案实践脱节等问题,制约着人民法院审判管理工作的深化发展。本文在深刻剖析上述问题的基础上,进一步勾勒出全面高效的审判管理信息化格局。

论文主体包括以下四个部分:第一部分:审判管理信息化概述。该部分对审判管理信息化的背景和内涵作了简要的介绍,为下文探讨信息化审判管理的困境与解决路径做了铺垫。第二部分:审判管理信息化的实践应用。该部分从审判管理数据公开化、审判流程节点控制系统化、审判服务功能便利化三个方面展示了信息化在审判管理中的应用维度。第三部分:信息化时代审判管理中存在的问题。此部分从审判管理理念滞后、信息化缺乏顶层设计、信息化队伍建设有待加强、信息技术管理与办案实践脱节四个方面出发,分析了人民法院审判管理信息化面临的困境。第四部分:审判管理信息化的完善路径。此部分从确立与信息化时代相适应的审判管理理念、构建全面高效的信息化审判管理格局两个大方向提出了完善路径。构建全面高效的信息化审判管理格局,要推动顶层制度设计“促规范”、 打造复合型人才“增活力”、丰富审判管理内容“提质效”、主动吸收社会化成果“谋发展”。

 

    以下正文:

 

在全面深化司法改革的大背景下,最高院适时提出以“大数据、大格局、大服务”理念为指导,积极推进落实信息化战略部署,大力推进信息化建设,努力打造以大数据整合开发为核心的信息化3.0版智慧法院。顺应司法体制改革形势,以司法责任制为核心的审判管理与信息化作为当前人民法院工作的车之两轮,鸟之两翼,同步发展,相得益彰。当前,信息化技术在实现审判管理数据公开化、推动审判管理系统科学化、促进审判服务功能便利化方面,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但在信息技术飞速发展的时代,审判管理也面临着诸多挑战和机遇,传统意义上的审判管理逐步被信息化时代的审判管理所取代,审判管理由粗放型向精细型转变。但是,审判管理现代化理念滞后、信息化缺乏顶层设计、信息化队伍建设不能适应审判管理需求、信息技术管理与办案实践脱节等,制约着人民法院审判管理工作的深化发展。本文在深刻剖析上述问题的基础上,进一步勾勒出全面高效的审判管理信息化格局。

一、审判管理信息化概述

(一)审判管理概念及特征

审判管理,顾名思义,即对审判工作进行管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加强人民法院审判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规定,审判管理是指人们法院为确保司法公正、廉洁、高效,综合运用组织、领导、指导、监督、制约等方法,合理安排审判工作、严格规范审判过程、科学考评审判质效、有效整合司法资源的过程。审判管理办公室主要承担审判委员会日常事务、审判流程管理、案件质量评查、审判运行态势分析、审判经验总结等审判管理职责。

审判管理作为人民法院内部管理,具有以下几个方面特性:第一,审判管理以审判活动为中心。审判管理伴随审判工作而生,没有审判就没有审判管理。审判管理应当尊重审判规律,各项工作机制、方式方法等应符合审判工作实际;第二,审判管理是全程管理,也是全面管理。一方面,审判管理对立案、分案、排期、开庭、裁判、执行等各个审判环节进行管理和监督,同时,审判管理也是一种对审判质量、审判效率、审判效果的全面管理;第三,审判管理应依法管理。开展审判管理,要坚持以法律为依据,严格依照法律、司法解释的规定确定审判管理的职责,处理好管理与审判的关系,既要加强对审判活动的监督与制约,又要防止超越法律规定干预审判业务部门及审判人员依法办案。

(二)信息化时代对审判管理提出新要求

1.“互联网+”为审判管理工作带来新机遇

伴随着信息化3.0时代的到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信息技术对社会生活产生巨大冲击,在“互联网+”浪潮的推动下,人民法院面对不断发展的新形势、新任务、新要求,为提高履职能力、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全国各级法院致力于信息化建设,以科技助审判、促执行、强管理,逐步实现了从传统法院的“纸质、物流”向智慧法院的“数据流、通讯流”的转型。对此,周强院长反复强调,司法责任制与信息化是推进人民法院工作的车之轮、鸟之翼,[1]是实现审判体系和审判能力现代化的必由之路。而审判管理作为人民法院一项具有基础性、关键性、长期性的重要工作,更应当充分发挥信息技术在审判管理中的作用。审判管理和信息化相辅相成,互为表里,二者是内容与形式的关系,共同致力于办案质效的提高和“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目标的实现。审判管理是内容,为信息化提供了新的发展方向,信息化则更新了审判管理的传统观念,改变了传统审判管理的物理形式,超越了审判管理人员自身智慧的“临界点”,关注的样本源从微观转为宏观,促进了审判管理由粗放型管理向集约化管理、精细化管理转变。

2.人民群众对审判管理工作的新期待

诉讼参与人参与、影响审判管理既是司法公开的要求,也是“最有效的监督审判管理的方式”。[2]随着依法治国的全面推进,人民群众对司法工作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赋予了更多的期待:不仅要求司法公正,还要求诉讼便民;不仅强调司法知情权,还期待司法参与权;不仅要求司法保障更给力,还希望司法环境更舒适。[3]为适应信息化社会的发展,延伸人民群众表达诉求的渠道,秉承“让法官多做事、数据多跑腿、群众少跑路”的理念,近年来,人民法院积极实行自助立案、电子送达、审判流程公开、电子阅卷、裁判文书上网,但这仅是起步阶段,距离人民群众的期待还有一定的距离,为此,法院应当积极开通多元化的信息化渠道,将日常化的司法公开服务、一体化的案件服务、多样化的宣传服务推动到人民群众面前,以更广阔的视野、深远的思维、丰富的内涵,努力实现更好的为人民群众服务的愿望。

二、  审判管理信息化的实践应用

(一)实现审判管理数据公开化

一个大规模生产、分享和应用数据的大数据时代迅速到来,将审判过程中产生的信息数据化是法院信息化建设的重要一环,而其中一个重要的结果就是实现了审判管理数据的公开化。伯尔曼在《法律与宗教》中提出:“没有公开则无所谓正义”;G·休厄特有句名言:“正义不仅要实现,而且要以人们看得见的方式实现。”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李少平接受《中国联合商报》采访时提出,“公开是最好的防腐剂,公开是树立公信的前提,司法公开是打消当事人疑虑的最好办法。”

目前,人民法院基本实现了四级法院专网全覆盖,即全国3500余家法院已经通过法院专网实现了互联互通,为人民法院各项全国性业务应用奠定了坚实的网络基础。[4]在信息化过程中,最高人民法院创建了一系列包括全国统一的审判流程信息公开网、中国法院庭审直播网、中国裁判文书网、中国执行信息网在内的审判、管理领域的专网。中国审判流程信息公开网使得案件进展能够及时在网上予以查看,保障了当事人的知情权,也能最大程度督促法官高效办案;建立庭审直播公开平台,全面推进庭审公开工作,推动实现了庭审直播的常态化;中国裁判文书网使得裁判文书这一审判工作的最终产品得以上网公开,不仅方便人民群众查阅和研究,同时形成倒逼机制提升法官文书写作能力;建设集执行查控管理、关联案件查询、执行公开“在线”服务等功能的执行工作平台,充分保障了当事人的知情权、监督权,防止执行权的滥用和怠于执行。

(二)推动审判管理系统科学化

审判管理的重点在于审判流程节点的体现、记录、反馈和监督。审判流程节点管理,是根据案件审理程序,对案件的立案审查、移交、排期、审判、签发、评查、归档等环节进行科学、规范、有序的系统化管理。[5]信息化摆脱了基于人工数字导致管理粗放性、滞后性、封闭性等弊端,使得精细化、同步性、可视化优势凸显。审判质效指标通过计算机自动查询、统计,使得数据更为客观、精确。在办案效率管理方面,建立审限监控系统,通过对案件的各个流程进行实时全程动态跟踪,通过可视化图表了解审判流程,实现了全程监督;在案件质量管理方面,通过裁判文书网上评查,规范了裁判文书制作,统一了裁判尺度。通过网上评析发改案件,与上级法官沟通,了解其裁判标准。总之,在信息化这面大镜子面前,审判质效管理更加精确、及时与全面。

(三)促进审判服务功能便利化

人民法院审判工作的主体是法官,为法官提供更加智能便捷的服务,不断推进审判体系和审判能力现代化,是审判管理信息化的重要目标之一。对此,法院审判管理信息化建设已经逐步从审判信息的简单收集、监管向审判服务和审判支持方面发展,为法官提供电子送达、远程庭审、电子卷宗查阅、庭审语音识别等服务。

电子送达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传统送达方式效率低、难度大、成本高的难题,开通了诉讼送达高速路,拓宽了送达途径,节约了司法资源,提高了送达效率;运用科技法庭实施远程审判的全新模式,极大地降低了当事人诉讼和法院的司法成本,同时也保证了程序的公正;苏州中级人民法院在科技法庭的基础上,引入语音识别技术,使得庭审过程得以准备快速记录,保证了庭审流畅性;电子卷宗与办案同步扫描,立案、审判、归档三环节之间纸质卷宗与电子卷宗的同步移送,法官可以从系统内直接调取卷宗进行合议或评查,提高了办案效率。

三、信息化时代审判管理中存在的问题

(一)审判管理现代化理念有待提升

目前,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已经运用到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当数据处理技术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时,在大数据时代进行抽样分析就像在汽车时代骑马一样”。[6]而将信息化手段充分运用到审判管理过程中,积极运用大数据手段对有关审判管理信息进行收集、筛选、分析,对审判执行工作以及经济社会发展都具有不可估量的现实意义。但当前人民法院审判管理理念滞后,制约了审判管理功能的有效发挥。一方面,审判管理主体信息技术理念有待提升,疲于利用信息化手段提高自己决策化水平和工作能力,在管理的过程中,不善于发现漏洞和弱项,未能有效利用信息化手段推动审判管理;另一方面,一线法官办案压力较大,对审判数据输入、提交等工作不主动,部分法官对信息化运用较为排斥,从而导致数据录入不全面,利用信息化分析指标数据、调研应用问题更是“纸上谈兵”。

(二)信息化缺乏顶层设计制约审判管理发展

早期,法院信息化建设没有统一的战略规划,全国法院各自为战,导致与省高院或者最高院软件研发要求不一致,无法对接,而导致重新安装,造成资源的浪费。目前,最高院推出了国家信息化建设3.1规划,统筹、安排、以省为单位集中调度、部署,但统筹调度仍不够全面。同时,在实践中,对审判管理的性质、地位等都没有确定的法律定位,对于审判管理究竟要管什么,通过审判管理信息化要达到什么样的效果,没有法理上的方法论指导,使得审判管理制度不稳定,严重制约了审判管理的发展。

(三)信息化队伍建设不能适应审判管理需求

当前,法院尤其是基层法院在信息化人才队伍建设上存在许多问题,亟待完善。由于信息化人员较少,既懂信息又精通法律和管理的复合型人才几乎没有,导致在软件开发、深度应用方面缺乏灵感和技巧,更缺乏解决问题的主动性。同时,在平台软件开发方面,法院主要借助外部力量进行相应成果的开发和维护,而法院本身的技术人员主要负责较低程度的硬件维护,无力解决软件发开问题,从而导致投入后面临过度依赖软件开发公司、沟通不畅、使用效果不理想的困境。

(四)信息技术管理与办案实践脱节

当前,信息化没有将审判管理的制度功能完全展示出来,影响了审判管理制度的落实。比如,目前案件质量评估体系采用量化评价标准,审判管理过度注重指标数据,把绩效考核排名当成了指挥审判工作的指挥棒。过于严密化的数据来考核法官的工作,常常让法官喘不过气。信息化在审判流程中也存在不到位的问题,在审判流程管理系统中存在盲点、鉴定无时限、内部审限控制与当事人实际诉讼周期错位等问题。

四、审判管理信息化的完善路径

(一)确立与信息化时代相适应的审判管理理念

随着司法改革逐步走向深入,“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的内涵已深入人心。如何设计完善的审判管理制度,更好的为法官服务,不单单是管理的需要,也是对审判人员最好的保护。

1.树立前瞻性理念。在高速发展的信息化时代,面对审判执行工作中不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要以动态的眼光、敏锐的视角审视未来的审判管理,以审判需求引领审判管理,以信息化带动审判管理,牢固树立大数据、大格局、大服务理念。

2.树立服务理念。审判管理的理念已经单纯的从“为管理而管理”转变到了“以审判为中心,以服务的理念开展管理”的境界,加强柔性管理,以柔补刚。因此,对内要主动服务于一线法官,着眼于提高办案质效,利用信息化手段辅助法官办案,对外要服务于人民群众,通过审判流程公开、流程推送等方式,保障当事人诉讼权利。

(二)构建全面高效的信息化审判管理格局

1.推动顶层制度设计“促规范”

审判管理和信息化都是生产力,二者之间能否发挥1+1>2的功效取决于制度设计,为此,要加强顶层设计和标准化管理,制订人民法院审判管理信息化计划,从而推动审判管理信息化内容和形式的统一,手段和目的的统一,切实发挥信息化服务、规范、促进、保障审判的功能。最高人民法院要加强国家标准管理,对人民法院审判管理信息化工作进行标准化管理,制定人民法院审判管理信息化建设标准,对审判质量、审判效率、审判绩效及其信息技术支持进行标准化管理,促进全国法院标准统一,构建全国法院审判管理“一盘棋”格局。

2.打造复合型人才“增活力”

为提升司法大数据的研究和应用水平,一方面要设立专门机构、配备专门信息化队伍来推进人民法院信息化建设工作;另一方面,应培养一批拥有法律、计算机科学、信息管理等多学科知识和应用能力的复合型、实践型、创新型人才,保证信息技术人才进得来、留得住、用得好、有发展,为人民法院信息化建设的长足发展厚植人才根基。信息化的价值在于应用,为此,要加大干警的软件实际应用培训,提高应用人员解决问题的能力,确保干警对日常应用系统的使用和维护。同时,强化网络安全风险意识,提高法院工作人员的网络安全防范水平,使其掌握基本的信息网络运用知识,满足审判执行工作的实际需要。

3.丰富审判管理内容“提质效”

在信息化发展时代,审判管理必须立足于现实,不断丰富自身内涵,保持其生命力。一是要进一步提升审判质效评估科技化。灵活设置质效指标个性化菜单,根据审判年度、案件性质、审判程序、判决结果等自由组合形成独特的指标体系,审判质效进行全方位“体检”。[7]二是要加强司法责任制改革内容研究。如可通过对审判管理系统中庭审次数、笔录次数、文书长短等难度系数类数据的分析和提取,客观性解决司法体制改革中法官工作量的工作难题,同时,还可根据数据测算各个团队对应的办案人员人数比,提高司法管理者的决策的客观性、科学性。三是将提升信息系统服务功能作为重点。从服务法官办案、为审判工作提供支持的角度去设计和改进系统,强化对法官的服务。例如,案件鉴定流程应由法官从审判系统发起申请,鉴定部门立案触发审限自动中止并实施,将鉴定过程节点随时录入系统。

4.主动吸收社会化成果“谋发展”

资源共享包括内外资源共享,高度信息化的标志是信息应用的集成[8],实现资源共享和模块整合是必然趋势。在信息化3.0时代,只有统筹规划、整合发展,才能更好地实现数据的互联互通和信息的最大兼容。一方面,通过建立一套法院内部信息化联网系统,逐步实现对法院内部所有业务子系统的可视化整合管理,彻底改变各子系统彼此独立、各自为营的现状;另一方面,在法院外部,通过数据决策管理实时向社会发布动态审判指数、法院司法建议等综合报告,打破各系统信息技术壁垒,主动与公安、检察、监狱、银行、房产、交通等部门进行着广泛链接,实现信息资源共享,真正形成“大数据、大格局”,从而推动社会综合治理体系建设。

 



[1] 周强院长在2015年全国高级法院院长座谈会上表示,司法改革和信息化建设是人民法院事业发展的车之两轮,鸟之两翼。

[2] 江必新:《国家权力科学管理视阈下的审判管理》,载《法律适用》2017年第5期。

[3] 参见李少平:《对人民法院诉讼服务机制的理性思考》,载《人民司法》2009年第5期。

[4] 参加李林:《中国法院信息化年度报告(2017)》,中国社科文献出版社2017年版,第2页。

[5] 胡昌明:《中国智慧法院建设的成就与展望——以审判管理的信息化建设为视角》,载《中国应用法学》2018年第2期。

[6] []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肯尼斯.库克耶:《大数据时代——生活、工作与思维的大变革》,盛杨燕、周涛译,浙江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第27页。

[7] 周永恒:《审判管理信息化的瓶颈与发展——以Z市两级法院为分析样本》,载《山东审判》2017年第3期。

[8] 王谦、黄双喜、郑铁松:“面向信息化效益评价的信息流价值微观分析”,载《制造业自动化》200712期。

 

*李涛,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办公室副主任;王涵,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法官助理。

 

 

 

 

 

来源:《徐州审判》2018年第06期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