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司法助力“百年煤都”人居环境蝶变
——徐州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工作纪实
作者:清 心 李 娟  发布时间:2019-02-20 15:18:33 打印 字号: | |

    徐州,这个“百年煤都”,曾有天灰、水黑、房裂、山秃、地陷的生态之殇,如今,人居环境发生蝶变,在相继荣获江苏人居环境奖、中国人居环境奖后,今年又荣膺“联合国人居奖”。

111,应邀来徐州参加“世界城市日”中国主场活动的国内外城市市长、城市规划建设专家走进了徐州的大街小巷和田野乡村,这个昔日被称为“一城煤灰半城土” 的老工业煤炭基地,呈现在大家眼前的是“一城青山半城湖”生态宜居之城。前不久,徐州市委书记周铁根参加徐州法院干部大会动情地说,世界给徐州人居环境点个赞!徐州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功不可没!

 

自家种的树也不能随便砍

一场场别开生面的庭审:唤醒公众环境守法护法意识

金秋时节,丰县王沟镇89号沟旁的1500余棵栾树苗茁壮成长、色彩斑斓,田野里又多了一排绵延数里的防风林和景观带。

今年321日,世界森林日上午,由法官、检察官、林业部门工作人员现场监督下,9名被告人栽植完最后一棵栾树后,徐州铁路运输法院对三起滥伐林木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作出公开宣判,栽植滥伐株数5倍栾树的民事侵权责任。

20166月至11月,被告人王某某、陈某、宋某某等9人在未办理林木采伐许可证的情况下,分别将其购买的杨树等林木砍伐。经林业部门认定,被砍伐林木均属于一般公益林,且数量较大,立木蓄积分别为31.943.778426.061立方米

该案主审法官李娇娇告诉记者,树木作为特殊客体,对改善生态环境发挥极其重要的作用,受益的不仅仅是种植者本人,其处分权受到一定限制,《森林法》规定,未经主管部门批准,采伐树木超过10立方米或者幼树500株以上就触犯了法律。该案的公开宣判取得了多赢效果:既惩罚了破坏生态环境的犯罪行为,又有效修复了受损的生态环境,最关键的是唤醒了公众的环境守法和环保意识。

“今后一定要长记性了,自家种的树也不能随便砍伐!”参加公开审判的村民们感触很深。

712上午,徐州铁路运输法院在骆马湖边开展巡回审判,当庭宣判三起非法捕捞水产品案件,六名被告人因在禁渔期电鱼分别被判刑期,并利用被告人缴纳的修复金购买160万尾滤食性鲢鳙鱼放生骆马湖。庭审结束后,审判长孟源对旁听的200余名渔民上了一堂生动的法治教育课,实现“审理一案、教育一片”的效果。

去年12月,“宪法日”前夕,徐州铁路运输法院对4起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刑事案件进行公开集中宣判,群众反响热烈。

每年“世界环境日”、“世界水日”、“植树节”等法定节日来临,都要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环境资源类典型案例,向社会通报环境资源审判工作情况,在徐州法院已是不成文的惯例。以公开庭审、集中宣判为常态,通过大力开展巡回审判,以案说法,普及环境资源法律法规,引导社会公众增强环境资源保护意识,较好地发挥了环境资源审判的教育引导功能。

 

排放“达标”仍要承担赔偿责任

一次次反响强烈的判决:敦促企业履行严格的环保责任

排放“达标”照样打不赢官司!这样的判决结果在徐州法院并不是稀罕事。

20137月,养殖户宋某在房亭河网箱养殖的鱼出现大量死亡,环保部门出具了调查走访报告,房亭河上游排污是导致死鱼事件发生的主因。尽管上游两家企业的各项排污指标均为“达标”,法院仍然判决其承担养殖户损失20%的连带赔偿责任,共25132.8元。

面对疑问,审理案件的法官杜林给记者讲起了法条,依据我国《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环境污染损害赔偿纠纷实行 “企业无过错责任”原则,在因果关系认定上实行“举证责任倒置”,两被告企业无法证明其排污行为与死鱼事件无关,故应当共同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采访期间,记者来到清澈见底的苏北堤河,殊不知,这个垂钓爱好者的乐园,曾一度受造纸厂严重污染,鱼虾全无。

2013-2015年间,某造纸公司连续三年被环保部门查获以私设暗管方式,向苏北堤河违法排放浓度严重超标的生产废水,先后两次被罚15万元,仍然不思悔改,心存侥幸,检察机关遂提起公益诉讼。20164月,徐州中院判决该公司承担105.82万元的生态修复赔偿。宣判后,该造纸公司认为目前排污已经达标,排放点的水质已经改善,提出上诉,拒绝承担生态修复费用。江苏省高院二审认为一审判决根据被告排污具体情况、受污染环境修复难易程度计算的环境损害赔偿费用,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该案在当地乃至全国一度引起强烈反响,先后入选最高人民法院评选的“公益诉讼典型案例”、“2016年推进法治进程十大案件”,被媒体称为环境公益诉讼的“徐州样本”。

据徐州中院环境资源审判庭庭长李娟介绍,以上两起典型性案例意在警示企业在生产过程中,要对环保心存敬畏之心,自觉担当起生态保护和修复的社会责任,有力震慑和遏制企业环境违法行为,社会示范效应和意义远超案件审理本身。

对徐州法院而言,司法促进生态修复是一项义不容辞的社会责任,没有空喊口号。2016年初,经市政府批准,徐州中院专门设立了环境保护公益金专项资金账户,将生态修复费用专款专用,目前到账资金已达203万元,推进生态修复体系化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支付“封口费”也难逃法律追责

一份份高质量的司法建议书:推动政府环境治理水平提升

   “根据双方诉请理由、证人证言及现场照片等证据,我们发现徐州某钢铁公司可能存在环境污染问题,建议贵单位根据上述线索,实地勘验,查明事实,依法妥善处理,并请将反馈意见及时函告我院……” 这是今年9月底在审理一起民事赔偿案件后,徐州中院写给贾汪区环保局的一份司法建议书。

案情是这样的:农户刘某在徐州某钢铁公司墙边(责任田自家)栽种的果树出现大幅减产,怀疑该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对土地造成污染所致,经协商末果,随四处上访。201110月,钢铁公司私下与刘某签订协议,约定每年支付刘某生活困难补助金19000元,要求刘某自协议签字之日起,必须主动与公司配合,不利于双方团结工作的话不说,纠纷暂时平息。由于种种原因,钢铁公司在支付刘某两年的补助金后,就停止履行协议约定义务,双方对簿公堂。一审刘某胜诉,钢铁公司提出上诉。徐州中院审理时发现,钢铁公司可能存在因污染环境担心被查处,而私下支付“封口费”的嫌疑,在驳回上诉的同时,向贾汪区环保局移送案件线索并发出司法建议。

“法院审判功能发挥不仅在法庭!坚持预防为主,从源头上推动多元化环境治理,是我们审理环境资源案件的一贯理念和原则。我们努力把习总书记视察徐州提出的‘只有恢复绿水青山,才能使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指示要求融入司法实践中,深度介入环境综合治理,为切实打赢‘蓝天保卫战’提供强有力的司法保障。”徐州中院党组书记、代院长花玉军告诉记者。

据铁路运输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副庭长肖丽介绍,针对涉医疗废物处理引发环境污染违法案件持续上升的势头,仅在今年,该院就分别向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矿山医院、徐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发出司法建议书3篇,引发了一场全市范围内的专项督查治理行动,规范医疗废物管理。

“为了从源头上减少水环境污染事件的发生,我们及时向市环保部门提出了《加强跨区域调查监测水污染工作》的司法建议,并获2017年全省法院优秀司法建议。”徐州中院环境资源审判庭法官吴一冉告诉记者。

近年来,徐州法院先后提出环境资源类案件的司法建议10余篇,获全省法院优秀司法建议2篇,被《江苏法院简报》和《江苏省委信息》等采用5篇,连续三年发布《年度环境资源审判工作白皮书》,为当地党政机关科学决策提供了参考。

 

*清心,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宣传处副调研员;李娟,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庭长。

来源:《徐州审判》2018年第06期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