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案件精析
赵然然、赵家水合同诈骗案
作者:王胜宇、张 晶  发布时间:2019-02-20 15:03:41 打印 字号: | |

[裁判摘要]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厅在20171222日印发了《关于加强经济犯罪案件办理工作座谈会的纪要》,明确了合同诈骗罪的立案追诉和两个档次的加重法定刑标准均较诈骗罪高出近四倍。因而近一年来,审判实践中就诈骗类案件的定性问题产生了较多争议。合同诈骗罪与诈骗罪的区别是实践中认定难点,相比诈骗罪,合同诈骗罪的不同之处在于诈骗行为发生于签订、履行合同的过程中,合同是合同诈骗罪不可或缺的客观构成要素,其形式包含口头和书面两种、约定的内容应受市场秩序所调整;合同诈骗罪侵犯的客体包括公私财物所有权和国家对合同的管理制度,被害人基于对合同的信赖而陷入认识错误,进而作出财产处理,使得行为人非法占有了与合同签订、履行有关的财物,如合同的标的物、定金、预付款等。此外,行为人为骗取被害人信任支付的押金、租金等和被害人追回的财物是否能从行为人的犯罪数额中予以扣除也是实践中争议较大的问题,应结合具体案情具体分析处理。

 

公诉机关:江苏省沛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赵然然,男,41岁,住丰县。

被告人:赵家水,男,49岁,住丰县。

江苏省沛县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赵然然、赵家水犯诈骗罪向江苏省沛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起诉书指控:20171月至20177月期间,被告人赵然然、赵家水与孟见(另案处理)单独或交叉伙同,虚构搭建猪圈需要租赁钢管的事实,骗取他人钢管等物。被告人赵然然参与诈骗作案8起,合计诈骗价值人民币853991元。被告人赵家水参与诈骗作案2起,合计诈骗价值人民币198820元。

公诉机关认为,应当以诈骗罪追究赵然然、赵家水的刑事责任。

被告人赵然然辩解:1、起诉书指控的诈骗朱信忠的钢管、扣件等数量有误;2、案发前,岳增明从其处拉走了钢管和扣件,应从诈骗数额中予以扣除;3、价格认定结论书认定的涉案财物价格过高。

被告人赵家水辩解:价格认定结论书认定的涉案财物价格过高。

江苏省沛县人民法院一审审理查明:

20171月至20177月期间,被告人赵然然、赵家水与孟见(另案处理)单独或交叉伙同,虚构搭建猪圈需要租赁钢管的事实,骗取他人钢管等物。被告人赵然然参与诈骗作案8起,合计诈骗价值人民币812447.2元。被告人赵家水参与诈骗作案2起,合计诈骗价值人民币198820元。赃物被销售,赃款被使用。

1201718日,被告人赵然然虚构搭猪圈需要租赁钢管,交押金人民币5000元,骗取沛县沛城镇杨庆丽钢管2847米、扣件800个、顶丝200个,合计价值人民币31891.2元。被告人赵然然将上述钢管、扣件、顶丝销售给李东波。

22017525日、64日、65日,被告人赵然然虚构搭猪圈需要租赁钢管,交押金人民币13000元,骗取沛县正阳钢管租赁站张永军钢管13950米、扣件6060个、顶丝100个,合计价值人民币156240元。被告人赵然然将上述钢管、扣件、顶丝销售给李东波。

32017626日至629日期间,被告人赵然然与孟见预谋后,虚构搭猪圈需要租赁钢管,由被告人赵然然交押金人民币10000元,先后三次合计骗取沛县龙固镇王克强钢管4250米、扣件5702个,合计价值人民币61327元。被告人赵然然和孟见将上述钢管、扣件销售给李东波。

4201775日,被告人赵然然与孟见预谋后,虚构搭猪圈需要租赁钢管,由被告人赵然然交押金人民币5000元,骗取沛县沛城镇东外环张吉海钢管14646米、扣件7500个,合计价值人民币167602元。被告人赵然然和孟见将上述钢管销售给李东波。

52017716日,被告人赵家水虚构搭猪圈需要租赁钢管,交押金人民币10000元,骗取沛县沛城镇朱雷钢管11749米、扣件4200个、转卡170个,合计价值人民币128522元。被告人赵家水将上述钢管销售给李东波。案发后,被告人赵家水的亲属退还朱雷人民币15000元。

620175月至7月期间,被告人赵然然交押金人民币15000元,先后四次合计骗取丰县孙楼街道段庄村周后营钢管14048.4米、扣件8520个,合计价值人民币165537元。被告人赵然然将上述钢管销售给李东波。

7201744日、45日,被告人赵然然虚构搭猪圈需要租赁钢管,交押金人民币4000元,骗取沛县永昶建筑机械有限公司朱信忠钢管9750米、扣件3420个,合计价值人民币105912元。

8201761日,被告人赵然然与孟见预谋后,孟见交押金人民币3000元,骗取沛县龙固镇岳增明钢管5025米、扣件1500个,合计价值人民币53640元。

92017611日,被告人赵家水与孟见预谋后,被告人赵家水交押金人民币4000元,骗取沛县龙固镇岳增明钢管6254米、扣件2850个,合计价值人民币70298元。被告人赵然然明知被告人赵家水去骗取他人财物,仍驾驶机动车送被告人赵家水到岳增明处。

案发前,岳增明从被告人赵然然和孟见处拉走部分钢管,案发后,被告人赵家水退赔岳增明人民币2万元。

江苏省沛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赵然然、赵家水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与他人单独或者交叉伙同,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他人财物,赵然然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赵家水诈骗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且部分犯罪系共同犯罪。公诉机关指控的被告人赵然然诈骗杨庆丽、岳增明、周后营的部分诈骗数额有误,依法予以纠正。赵然然系累犯,具有坦白情节,决定对其从重处罚。赵家水具有坦白情节,案发后退赔部分赃款,决定对其从轻处罚。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20171226日作出(2017)苏0322刑初847号刑事判决,认定被告人赵然然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被告人赵家水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剩余涉案赃物折款予以追缴,发还被害人。

一审宣判后,赵然然、赵家水不服,在法定期限内提出上诉。

上诉人赵然然及其辩护人提出的主要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是:1、其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原判决定性错误;2、第89起事实中,其主观上不存在与孟见、赵家水共同诈骗岳增明财物的故意,客观上没有参与诈骗岳增明财物的行为,不构成共同犯罪;3、上诉人已经支付的合同押金和租金共计52000元,应当从诈骗数额中扣除;4、价格认定结论书认定的涉案财物价格过高;5、原判决认定其诈骗朱信忠的钢管、扣件等数量有误;6、案发前,岳增明从其处拉走钢管5000多米、扣件3000多个,应从诈骗数额中予以扣除。

上诉人赵家水及其辩护人提出的主要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是:1、其虽然有出卖租赁物的行为,但按月足额支付租金,不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2、其行为即便构成犯罪,应构成合同诈骗罪;3、岳增明提供的证明其钢管和扣件来源的说明虚假,朱雷未提供钢管的单价、种类、购买凭证等证据,据此作出的价格认定结论不真实,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二审出庭检察员认为:二上诉人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式,骗取被害人租赁物,未实施相应的施工,直接将租赁物卖掉,系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诈骗行为,应认定为诈骗罪,而非合同诈骗罪;现有证据能够证实,赵然然对孟见、赵家水前往岳增明处以租为名诈骗财物的行为是明知的,并提供了驾车运送帮助,属于共同犯罪,其地位作用属于从犯,可在量刑时对该部分犯罪数额予以从轻处罚。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二审查明的事实确认了一审的查明事实,据以定案的证据已经原审庭审举证、质证,其证明效力,均予以采信。

本案二审的焦点是赵然然、赵家水的行为定性问题、已经支付的押金、租金和被害人岳增明在案发前拉走的钢管应否从犯罪数额中予以扣除的问题。结合一、二审期间控辩双方提出的相关意见,对上述争议焦点综合评判如下:

第一,关于二上诉人行为的性质认定问题。经查认为,合同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的行为。合同诈骗罪与诈骗罪的主要区别在于,行为人是否在经济合同的签订、履行过程中,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使得被害人基于对合同的信任而作出财产处理,后被骗取了与合同相关的财物,包括合同的标的物、定金、保证金等。本案中,赵然然、赵家水以非法占有他人财物为目的,虚构搭猪圈需要租赁钢管的事实,与被害人签订口头或书面的租赁合同,获取租赁物,后予以变卖,所得款项被二人使用,故赵然然、赵家水的行为属于利用租赁合同骗取了被害人的信任,非法占有租赁合同项下的租赁物,应以合同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原公诉机关及原判决认定本案构成诈骗罪并未充分考虑到行为人的具体行为表现,以合同诈骗罪定罪处罚更能准确反映行为人的主、客观特征,更符合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

第二,关于已经支付的押金和租金应否从犯罪数额中扣除的问题。经查认为,赵然然等人支付的押金和租金是其实施诈骗犯罪的犯罪手段和掩盖犯罪行为所支付的犯罪成本,并不是归还被害人的被骗财物,依法不能从犯罪数额中予以扣除。

第三,关于岳增明拉走的钢管应否扣除的问题。经查认为,在案证据能够证实,岳增明被骗钢管已被孟见非法占有和销售,孟见的犯罪行为已经既遂。而岳增明从赵然然处拉走的钢管系赵然然骗取被害人张吉海的财产,该部分钢管并非岳增明的财产,不符合司法解释关于“被害人在案发前追回被骗财物应予扣除”的规定,故不应从赵然然的犯罪数额中扣除。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诉人赵然然、赵家水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他人财物,其中赵然然参与骗取财物合计人民币812447.2元,数额巨大;赵家水参与骗取财物合计人民币198820元,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合同诈骗罪,部分犯罪系共同犯罪。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定性不当,本院予以纠正。检察机关建议维持原判的意见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据此,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628日作出(2018)苏03刑终132号刑事判决:一、撤销江苏省沛县人民法院(2017)苏0322刑初847号刑事判决。二、上诉人赵然然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三、上诉人赵家水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案例报送单位: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一审合议庭成员:赵新沛  陈兆霞 姜丽梅

            二审合议庭成员:刘明伟、张杰、王胜宇

    人:王胜宇、张 

 

 

 

来源:《徐州审判》2018年第06期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