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案件精析
李亚诉被告李秀红、魏增萍民间借贷纠纷案
作者:陈小兵 王晓刚  发布时间:2019-02-20 15:01:00 打印 字号: | |

【裁判摘要】

本案为民间借贷案件二审期间,当事人与案外人就案件的诉争标的重新签订债权协议,并撤回上诉,一方当事人在案外人不履行该债权协议时,对该债权协议提起的诉讼是否具有可诉性,两件案件前后如何衔接处理,人民法院在进行实体审理时应当如何解决借贷数额的问题,这都给我们办理类似案件带来了考验。由于本案诉争标的的基础为生效判决所羁束,故在处理本案时考虑到其与前诉生效判决的关系问题未按照债务加入进行处理,而是参照不履行判决生效后达成的“和解协议”相关法律规定的处理方式来解决本案的纷争。

 

原告李亚,女,1966729日生。

被告李秀红,女,196612月生。

被告魏增萍,女,19559月生。

原告李亚诉被告李秀红、魏增萍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向江苏省丰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李亚诉称,李秀红、魏增萍于20151022日向李亚借款46万元,约定借款期限2个月,如果超期还款按2分计息。自履行届满之日至起诉之日,李秀红、魏增萍共偿还借款本金35万元,尚欠11万元。经李亚多次催要,拒不给付。请求法院判令1李秀红、魏增萍归还借款11万元及利息(以46万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24%20151023日计算至2016425日,共38026.67元;以41万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24%2016426日计算至2016524日,共7653.33元;以22万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24%2016525日计算至2016820日,共12180元;以剩余的11万元本金为基数,按照年利率24%2016821日计算至实际给付之日止);2、本案诉讼费由李秀红、魏增萍承担。

被告李秀红、魏增萍辩称,李亚所诉事实错误,双方之间不存在民间借贷法律关系,请求法院依法驳回李亚的诉讼请求。

江苏省丰县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孔丽20141125日向李亚出具借条:“今借李亚现金肆拾万元正(400000元)”,向李亚借款人民币40万元。一审法院根据李亚的申请,于2015331日作出(2015)丰民诉保字第0123号民事裁定书,查封孔丽、方军价值400000元的财产。李亚在一审法院(2015)丰民初字第0803号诉孔丽、方军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中,要求孔丽、方军偿还借款本金40万元及利息,一审法院201572日作出民事判决书,扣除孔丽偿还的借款后判决孔丽、方军偿还借款本金335917元及利息16012元。李亚不服上述判决,认为判决认定的孔丽偿还的65000元不是偿还的40万元借款中的借款,不应当从40万元中扣除;还认为月利率应当是1.5%,判决少计算了利息,为此2015719日向一审法院递交上诉状,上诉于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1022日,李秀红、魏增萍作为借款人向李亚出具借条:“今借李亚现金肆拾陆万元整,用于资金周转,定于20151222日前还清,如果超时按2分计息”。李亚于20151030日申请撤回上诉,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当日作出(2015)徐民终字第4345号民事裁定书,准许李亚撤回上诉,原审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李秀红以王峰的账户于2016425日、2016524日分别偿还借款5万元、20万元,魏增萍于2016820日偿还借款10万元。

江苏省丰县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合同当事人应当按照协议约定全面履行义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本案中,在李亚不服一审法院(2015)丰民初字第0803号民事判决已经上诉的情况下,李秀红、魏增萍作为该案的案外人向李亚出具46万元的借条,在此情况下李亚才撤回了上诉,该李秀红、魏增萍独立向李亚出具的借条是其真实意思表示,表明其除了按孔丽出具的借条还款外,还自愿单独另外承担更多的利息等,其应当按照其承诺履行合同义务。就借条出具的来由看,是基于(2015)丰民初字第0803号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争议的本金40万元的借款,并且是李亚认为一审判决认定偿还的借款和利率有误的情况下出具的,在此情况下,本案李秀红、魏增萍出具的借条实质上未完全按照上述判决的结果所出具,而是以40万元本金计算利息后得出的46万元的结果,本案李秀红、魏增萍基于上述事实形成了偿还可能多于原来借款利息的单独意思表示,在不违反法律规定的最高利率情况下应当予以保护。按照李亚的自认,46万元构成中包括40万元本金和按月利率1.5%20141125日至20151022日的利息(应为66200元,去掉6200元零头只要60000元利息),对于李亚要求李秀红、魏增萍偿还尚欠的11万元本金,予以支持。对于李亚要求以46万元作为基数按照年利率24%20151023日开始计算利息问题,双方当事人在庭审中对何时开始计算46万元借款的利息时,均认为是从借款逾期的第二日即20151223日,故,利息的起算日期应当从20151223日;对于李亚要求46万元中的60000元利息按年利率24%计算复利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八条规定,借贷双方对前期借款本息结算后将利息计入后期借款本金并重新出具债权凭证,如果前期利率没有超过年利率24%,重新出具的债权凭证载明的金额可认定为后期借款本金,但后期借款本息之和,不能超过按年利率24%以最初借款本金计算的本息之和,即后期借款的实际利率标准以最初借款本金计算最高等于年利率24%,故,20151022日李秀红、魏增萍出具借条中46万元可以作为借款本金计算复利,但以46万元作为本金计算的利率最高以40万元作为本金以年利率24%作为基准确定,由此确定以46万元作为本金的年利率应当为23.03%,据此计算,20151223日至201642546万元本金产生的利息为36490元,2016426日至201652441万元本金产生的利息为7344元,2016525日至201682021万元本金产生的利息为11688元,对于2016821日后11万元本金产生的利息,按照年利率23.03%计算至付清之日。由于李秀红、魏增萍为涉案同一笔借款的共同借款人,属于共同债务人,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江苏省丰县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第二百一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判决:一、李秀红、魏增萍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十日内偿还给李亚借款本金11万元、2016820日前欠付的利息55522元,及2016821日以后的利息(以11万元为本金,按年利率23.03%计算至付清之日);二、驳回李亚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175元,由李秀红、魏增萍共同负担。

上诉人李秀红、魏增萍不服上述民事判决,向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称: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本案诉讼费用由李亚承担。事实与理由:孔丽因欠李亚借款不能归还,20141126日,李亚的丈夫杨福刚以借车的名义将孔丽所有的苏CRF915号小型轿车扣押。201548日李亚起诉至丰县人民法院,诉请孔丽归还借款40万元及利息,并要求孔丽承担诉讼费、保全费等,同时恶意查封了孔丽所有的住房及丰县中阳商城的商业用房,查封的丰县中阳商城的商业用房价值达1000万左右。因孔丽欠李秀红、魏增萍的借款40万元左右,李秀红、魏增萍找孔丽协商,孔丽愿意处置李亚查封的丰县中阳商城的商业用房变现或者贷款归还所欠借款,李秀红、魏增萍征得孔丽同意后,前去找李亚协商,要求李亚解除对孔丽所有的位于丰县中阳商城商业用房的查封。李秀红、魏增萍承诺孔丽欠李亚的款如不能归还,李秀红、魏增萍归还。应李亚的要求,李秀红、魏增萍出具了涉案借条,同时声明欠款的具体数额以李亚和孔丽之间的结算为准。李秀红、魏增萍出具借条后,李亚解除了对孔丽所有的丰县中阳商城的商业用房的查封。至201645月份,李秀红、魏增萍给付李亚共计35万元,2016820日,李亚出具了收条。李秀红、魏增萍将还款情况告诉了孔丽,孔丽说只欠李亚35万余元,不让李秀红、魏增萍再支付给李亚款项。遂导致本案的发生。基于以上事实,可以认定:1李秀红、魏增萍与李亚之间不存在借贷关系。220151022日出具的借条非借贷关系,而是担保关系。李秀红、魏增萍承诺的是孔丽不还所欠李亚借款,由李秀红、魏增萍承担,数额以孔丽与李亚之间的算账为准。3李秀红、魏增萍给李亚出具借条,是基于李亚与孔丽之间的借款金额,李亚向李秀红、魏增萍主张权利的数额应当等同于孔丽所欠李亚的借款数额。而对李亚与孔丽之间的借款本金,(2015)丰民初字第0803号民事判决书己经作出了认定且发生法律效力。4、孔丽在20141129日和121日两次偿还给李亚65000元,该款应从孔丽借李亚的款项本息中扣除。二审庭审中补充:从一审认定的事实来看,双方当事人都认可李秀红、魏增萍给李亚出具借条是债务加入,应当由孔丽和李秀红、魏增萍共同承担责任,一审法院应追加孔丽作为一审被告进行审理而没有追加,程序违法。

被上诉人李亚辩称,李秀红、魏增萍所述不是事实,一审判决公平公正,李秀红、魏增萍都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对自己的签字负有完全责任,对于金额,是李秀红、魏增萍主动找李亚协商,都是有事实根据的,一审开庭时我方已提供各种计算方式。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李秀红、魏增萍的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期间,上诉人李秀红、魏增萍提交自一审法院调取的(2015)丰民初字第0803号案件中杨福钢出具的收条和说明一份,用来证明李亚在20141125日与孔丽进行了结算,孔丽与李亚之间的债权债务以20141125日出具的欠条为准,即共计欠李亚40万元,在20141125日之后,孔丽又分两次共偿还了李亚65000元,该判决认定孔丽所欠李亚的本金应将这65000元予以扣除。李亚质证认为:该证据与本案无关,那是李亚与孔丽之间的案件,已经结案了,不应在本案中再次提出。

二审中,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询问李亚对(2015)丰民初字第0803号民事判决书是否还申请执行,李亚回答因(2015)丰民初字第0803号案件与涉案借款系同一笔借款,该案件上诉过程中,李秀红、魏增萍找李亚和解,并出具了涉案借条,李亚达到了上诉的目的,故不再申请执行(2015)丰民初字第0803号民事判决书。

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第一,生效民事判决具有既判力,诉讼标的亦为生效裁判所羁束。从本案借条出具的来由看,其是基于(2015)丰民初字第0803号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引发的争议,而该案已生效,该案判决主文及判决理由关于判断主文内容的部分,对后诉的案件具有拘束力。

第二,关于本案是否具有可诉性的问题。本案借条是在(2015)丰民初字第0803号案上诉审理期间出具的,其目的是李秀红、魏增萍为了使孔丽的房产得以解除保全,实现二人对孔丽享有的其他债权,作为借款人向李亚出具了涉案46万元借条,该46万元的数额是以40万元为本金计算利息后得出的在此情况下,李亚方撤回了对2015)丰民初字第0803号民事判决的上诉,并且李亚和李秀红、魏增萍均认为涉案借款与(2015)丰民初字第0803号案件系同一笔借款,是在该案件上诉过程中,李秀红、魏增萍找李亚和解,并出具了涉案借条,李亚为此也达到了部分上诉的目的,也获得了李秀红、魏增萍对该案履行的进一步保证,李亚也表示不再申请执行(2015)丰民初字第0803号民事判决书。故,李秀红、魏增萍向李亚出具的借条具有了执行和解协议的性质,其实质是李亚获得了履行2015)丰民初字第0803号民事判决的执行保证。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和解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九条规定:“被执行人一方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的,申请执行人可以申请恢复执行原生效法律文书,也可以就履行执行和解协议向执行法院提起诉讼。”该条款赋予了当事人选择权,而李亚已放弃了对(2015)丰民初字第0803号民事判决书的执行,并针对涉案借条提起诉讼,符合现行法律规定,具有可诉性,本院应予以支持。

第三,关于本案借条所确定的数额是否符合法律规定的问题。本案借条的46万元数额是以2015)丰民初字第0803号案诉讼标的40万元为本金计算利息后得出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五条规定:“原告以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为依据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依据基础法律关系提出抗辩或者反诉,并提供证据证明债权纠纷非民间借贷行为引起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据查明的案件事实,按照基础法律关系审理。”及第二十八条规定:“借贷双方对前期借款本息结算后将利息计入后期借款本金并重新出具债权凭证,如果前期利率没有超过年利率24%,重新出具的债权凭证载明的金额可认定为后期借款本金;超过部分的利息不能计入后期借款本金。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24%,当事人主张超过部分的利息不能计入后期借款本金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按前款计算,借款人在借款期间届满后应当支付的本息之和,不能超过最初借款本金与以最初借款本金为基数,以年利率24%计算的整个借款期间的利息之和。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支付超过部分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据此,本案中,李秀红、魏增萍出具借条确定数额的原债务基础为(2015)丰民初字第0803号案诉讼标的40万元为本金计算利息后得出的,但该生效判决最终确定的案件本金为335917元,而李亚在撤回2015)丰民初字第0803号案的上诉时,其应当知道案件本金的确定及对孔丽已偿还65000元的认定的法律后果。因此,李秀红、魏增萍出具借条确定数额亦不能突破上述生效判决的认定和法律规定的不超过年利率24%的限制。本案李亚和李秀红、魏增萍借贷基础应当以2015)丰民初字第0803号案生效判决最终确定的案件本金为准,而不应以该案诉讼之初的诉讼标的40万元为本金进行计算,即:以本金335917元加上按月息2分,计息时间为10个月另28日的利息(335917+335917元×0.02×10+335917元×0.02÷30×28=409370.85元)共计:409370.85元。故,李亚和李秀红、魏增萍确立的借贷关系数额46万元,其数额违反法律规定的最高利率,应以409370.85元予以支持,超出的部分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并非在李亚在撤回2015)丰民初字第0803号案的起诉的情况下,而是在李亚撤回该案上诉的情况下对本案作出了:“……李秀红、魏增萍出具的借条实质上未完全按照本院上述判决的结果所出具,而是以40万元本金计算利息后得出的46万元的结果……在不违反法律规定的最高利率情况下应当予以保护”的认定欠妥,本院予以纠正。

第四,民事活动应当遵守诚实信用原则。李秀红、魏增萍应按借条内容承诺履行合同义务,虽然该借条的46万数额超出了法律规定,但其仍就应以409370.85元承担履行义务。李秀红、魏增萍二人虽然基于其出具的涉案借条向李亚偿还了借款35万元,但李秀红、魏增萍又以孔丽仅欠李亚35万元、并非46万元为由,拒不向李亚偿还余下款项,明显有违诚实信用原则。且李亚亦一直未对(2015)丰民初字第0803号案件向法院申请执行,并在本案二审中明确表示对该案不再申请执行。李秀红、魏增萍二人基于孔丽与李亚之间的借贷关系,自愿向李亚出具涉案借条,在借贷关系及数额不存在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形下,理应向李亚偿还剩余款项59370.85元。

第五,关于利息问题。本案中,李亚认可李秀红、魏增萍偿还其本金35万元,且按双方当事人约定,均认可逾期利息的起算日为20151223日。故,逾期利息的计算为:20151223日至2016425日以409370.85元本金产生的利息为33295.5元,2016426日至2016524日以359370.85元本金产生的利息为6708.26元,2016525日至2016820日以159370.85元本金产生的利息为9137.26元,以上2016820日前欠付的利息合计为49141.02元。对于2016821日后59370.85元本金产生的利息,按照年利率24%计算至付清之日。由于李秀红、魏增萍为涉案同一笔借款的共同借款人,属于共同债务人,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第六,关于李秀红、魏增萍相关权利的救济问题。李秀红、魏增萍在清偿本案的债务后,可以针对(2015)丰民初字第0803号案件判决的内容,向孔丽行使追偿权,超过的部分应为其二人自行承担。

综上,上诉人李秀红、魏增萍的上诉理由部分成立;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楚,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予改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五条、第二十八条、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和解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九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一、撤销江苏省丰县人民法院(2017)苏0321民初7165号民事判决;二、李秀红、魏增萍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十日内偿还给李亚借款本金59370.85元、2016820日前欠付的利息49141.02元,及2016821日以后的利息(以59370.85元为本金,按年利率24%计算至付清之日);三、驳回李秀红、魏增萍的其他上诉请求。如果义务人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2175元减半收取,由李亚负担487元,李秀红、魏增萍共同负担6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4350元,由上诉人李秀红、魏增萍负担2350元,李亚负担20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案例报送单位: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一审独任审判员  周洪林

             二审合议庭成员:陈小兵、王超、赵淑霞

 

                      人:陈小兵  王晓刚

来源:《徐州审判》2018年第06期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