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总有一双公正的目光会注视你
作者:李晓梅  发布时间:2019-01-16 14:07:17 打印 字号: | |

小时候,爸妈总是强调,女儿儿子是一样的。于是我隐隐意识到,可能并不一样。

     虽然我经常登台演出,但大人总是说,这家三个小男孩真漂亮,不过这个小丫头——呃,不过女大十八变,也许长大就好了!

     而且是当着我的面说。

爸妈看出我的悲伤,有段时间给我改名“李柳梅”,因为爸爸姓李,妈妈姓柳,用这种方式表达对我的偏爱。

但我仍很怯懦,小心翼翼说话做事,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幼儿园和学校里。

老师说,上课的时候要背着手,不许开小差,不许交头接耳,不许下位,发言之前要举手。每当教室里乱哄哄的时候,老师会狠狠敲着教鞭,指着我对大家说,看看李柳梅,只有她最遵守纪律!

其实我也觉得奇怪,为什么小朋友就管不住自己。

一年级期中,老师用红粉笔在黑板报上写了十几个人的名字,第一个就是我。我吓坏了,不知道犯了什么错。但我看其他大都是好孩子,心想可能不是坏事。

我不认得那标题“双百分”的“双”字,后来才知道。

每季度我们会表扬一次好学生,发一张油印的奖状。

每一次都会有我。

期终考试后,老师说要评“三好学生”,大家可以提名,一起讨论。

顿时,教室里热闹起来,大家七嘴八舌,提出自己心目中的人选。但马上就有人说出这个小朋友的缺点,比如和谁吵过架,或者没借给谁橡皮。

我坐在第一排,依旧背着手一言不发,在离老师最近的位置,仰着脸看着她。

没有人提我。

虽然每当小朋友说某人的优点时,我觉得自己也是这样;说某人的缺点时,我可从来不这样!

你们为什么不选我?

我知道这是一个奢望,虽然委屈,但很正常。

这一切和我都没有关系,我只是像缩蜷在角落里的丑小鸭,默默看着别人意气风发。

很快确定了几个名额。

我已经完全放弃了希望。

还有最后一名的时候,老师忽然学着我们的样子举起了右手:“我可以推荐一个人吗?”

小朋友们纷纷说行。

她一字一顿地说:“李柳梅。”

到现在我还记得她举着手说出这三个字时的表情,微微笑着,用明亮温柔的目光环顾着整个教室,却独独不看我。

我怔怔地看着她,像基督教徒看到圣母玛利亚。那一刻,眼泪充满了我的眼眶和鼻腔,我赶紧低下了头。

教室里一下安静了。同学们忽然意识到,还真有这么一个人。

没有人支持,也没有人反对。

片刻宁静后,大家嗡嗡议论起来,似乎都很茫然。

这时候,老师开始说出我的优点,守纪律,学习好,劳动好,文艺好。也提出我的缺点,不喜欢和别人说话。

大家鼓掌通过,一致同意评我当三好学生。

这位老师,我永远记得,她姓王。

然而我只知道,她姓王。

因为后来父亲转业离开北京,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但她塑造了我的一生,让我坚信,如果你是块金子,就总有一双公正的眼睛会注视到你。

但公正的慧眼似乎太珍稀,特别是这些年,周围议论最多的还是种种不公。我也觉得,尽管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要爱祖国爱人民爱集体,但这世间并非如此,真这么做会被嘲弄,就像小时候大人会当面讥笑我丑一样。

年少时,父亲曾说过一段话,给我印象特别深:“什么是爱人民?就是爱自己的同事!公正地对待他们,就是最大的爱!”

父亲的这段话也曾像王老师的提名一样深深影响到我。后来我从事政工,每次写干部考核意见的时候,我都是思前想后,即使同样语义的措词也会反复斟酌,掂量哪个更精确,是否会有歧义。

政工工作锦上添花的多,但我现在负责的审判管理工作却恰恰相反。

在法律圈流行的段子里,审管人员被比做拿着鞭子的监工,成了给审判人员增加负担的麻烦制造者,甚至有法官公然提出要撤销审管办。

可以说,上至院长下至书记员,都会因为审管办的所谓“公正”被迫返工或徒增工作量,何况我还经常在OA系统不留情面地通报法官们的各种疏漏。虽然我认为是出于对同志的负责才如此,但并非人人都能接受。

法官们可不是幼儿园的小朋友,他们会和我对质,翻着专著和我辩论;我也寸步不让,指着法条侃侃而谈。有的法官跑到院领导那里告状,虽然领导没明说,但我也不是傻子。

每次民主测评后,我的情况都是“还不错”。我觉得肯定是领导在安慰我,怕我有思想负担。

但这次不同了。

这次是法官员额制的民主测评,占总分的30%

我是审判委员会委员,每年主审70多件案件,加上还兼任审监庭庭长,发表过多篇国家级调研文章,入额应该没有悬念。

但民主测评却让我忧心忡忡。

这个结果会公开唱票,万一结果很差,我岂不是很难看?

可那能怪谁,谁让我得罪那么多人,难道还能奢望什么吗?

结果公开了。

我是第四名。

     我反复端详OA系统里的那张公示单,百感交集。

   我小心翼翼打印了一份,郑重其事收藏在我的法官任命书里。虽然没了幼时被王老师提名时触电的感觉,但真的,一股热潮涌上我的心头。

这股厚重的温暖尽管不至让我洒泪,但同样给了我力量和勇气,让我感到莫大的欣喜。这温暖来自一个心意相通的集体,来自这个集体每一名成员发自内心的公正与善意。虽然我们曾为了工作发生争执,甚至相互抱怨,但,只要你出于公心,公正地对待你的同事,他们就会用同样的“公正”回报你。

这是志同道合者才会有的息息相通,源源不断地向每个成员传递着力量和温情——我们同属一个强大的、充满正能量的集体,而这个集体正行进在通向我们共同理想的征程上。

唯有一如既往,不忘初心!

因为,我们周围,会有许多双公正的目光在注视着你!

 

    *徐州市开发区法院审监庭庭长。

来源:《徐州审判》2018年第05期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