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风采
无问西东三十载 无悔奉献三尺台
作者:蒋春明 杨 洁  发布时间:2019-01-16 14:02:12 打印 字号: | |

人物档案

姓名:蒋春明

年龄:49

职务: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审委会委员,民一庭副庭长,四级高级法官

就职经历:1988年考入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从事民商事审判、执行、审判管理、立案、司法鉴定工作30年。

荣誉:19972月被泉山区人大常委会授予优秀法官荣誉称号、20004月被市政法委,市法院和市团委授予徐州市十佳青年法官、立个人三等功两次、2005年至2009年连续四年被评为市中院评为审判管理工作先进个人,所带领的部门被授予市法院系统先进集体、2010年所带领的司法鉴定科被市中院授予廉洁司法示范庭荣誉称号、20122月和20168月被泉山法院机关党委评为“优秀共产党员”。

 

 

艰苦岁月  回忆里都是甜

 

我是1988年通过招录考试进入泉山法院工作的,泉山法院原名郊区法院。当时的法院在黄茅岗(现在云龙山西门),有一座二层小楼。我还清晰的记得我的工号是42号,领的第一份工资是44元。

说起进法院工作的经历,还有一段小插曲。1988年,我同时参加了铁路自动化和法院的招录考试。年初,铁路自动化的录取通知来了,我就去报道上班了。可到下半年,我再次收到了法院的录取通知,我毅然辞掉了工资相对较高的铁路自动化工作,拿着通知书到法院报道。“没有犹豫,能够坐在三尺法台审理案件是我的一个梦”。刚进法院被分到经济庭做书记员,一做就是六年。

这六年,跟着老法官送达,开庭,记录,执行,一套流程下来,逐渐找到了在法院工作的感觉。

 

上个世纪80年代,乡镇企业的迅猛发展,被人们称为“异军突起”,经过“六五”期间(1981-1985)的成长,“七五”期间已经壮大。刚进法院的时候,我跟着老法官们审理了许多关于乡镇企业的案件。那个年代,通讯不发达,邮寄材料给当事人也不一定能送到,所以我们都是骑着自行车和当事人面对面接触。我印象中最深刻的一个案件是杜学堂与长山村委会承包纠纷案件。早晨,我和时任经济庭庭长郁兆柏一行人骑着自行车一路向北,到了长山村委会已近中午。

村里面老百姓听说法院来开庭,乌泱泱来了好多人。破烂的几间瓦房前,用两张桌子几条板凳搭起的简易审判台被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开庭也比较简易,郁庭长询问,我记录。杜学堂承包村里的企业生产饮料,拖欠了村委会承包费近十万元。围观的百姓也不停的议论,有说承包费太贵的,也有说承包费该给的。

庭审结束后,杜学堂同意偿还村委会承包费,但也表示没钱给。以前的案件我们是自己审理,自己执行。执行环节,又再次做双方工作。杜学堂同意把家里的部分房子拿出来供村委会做办公地点,抵拖欠的承包费。一个案件,骑自行车来回跑三四趟,近百公里,结果总算令人满意。

“审理基本靠动嘴,送达执行基本靠跑腿。”上个世纪90年代法院条件虽然艰苦,但我和同事们反而乐在其中。

 

1994年,我被任命为助理审判员,在奎山法庭开始办理案件。那时法庭只有几间平房,一到三伏天,室内的气温比室外还高。没有空调、没有风扇,怎么办?时任法庭庭长王耀珍想了个好主意,把门槛立起来,用凉水往房间里灌水降温,每个人办公都是光着脚蹚水进屋。以至于刚到法庭报道的吕秀年至今都记得第一次见我的样子,说我光着脚踩在水里,坐在板凳上,脖子上挂个毛巾,手里写着文书,像极了村里的会计。

 

而到了冬天,因为门关不严,风呼呼地往屋里钻。庭长和我们讨论案件就围个炉子,几个人不停的跺脚,讲得激动时候还能吵起来,也就忘记了寒冷。条件虽然艰苦,但老法官们办起案子来尤为认真。王耀珍庭长当时提出,只要老百姓来打官司,该立案立案,法官来判断输赢。这种理念和如今的立案登记制理念不谋而合。

在奎山法庭的三年间,我处理了很多复杂疑难案件,是以前从未经历过的。没有对应的法条,就去理解法律设立的目的。不断地找书本、找相关案例、找司法解释,这段时间我像吸水的海绵,逐渐树立了属于自己的法律体系。也正是和这群恪尽职守的法官们一起努力,奎山法庭连续两年获得了“全省优秀法庭”。

 

丰富履历 成长为复合型法官

我的老庭长王峰说:“为什么老百姓即使一天法律没学,也知道欠账还钱、杀人偿命这些道理,因为公正在人心。”公正对外体现在当事人对法院工作的评价;对法官来说,则贯穿于审判执行工作每个细微的环节。

 

把公正的实现作为自己工作目标。1997年,由于工作成绩突出,泉山区人大常委会授予我“优秀法官”荣誉称号。次年,我被提拔为民一庭副庭长。此后,我又去了执行局、立案庭、审管办、司法鉴定多个部门,可以说法院的一大半部门我都待过了。

不同的岗位丰富了我的阅历和知识储备,也让我对法院工作有了更多的思考。在担任执行局副局长四年间,我参与集中执行难案,跑遍了全国近四十个城市。

印象最深的案件是在2002年,我和刘卫东法官奔赴山西太原执行的一起租赁合同纠纷案件。原告路桥公司将一台铺路机租赁给被告太原某工程公司使用。租赁到期后,太原某工程公司以路桥公司操作人员在使用机器时将该公司员工手臂弄伤为由将机器扣留。由于太原某工程公司帮员工垫付医疗费,故拒付租赁费,被路桥公司诉至法院。法院判决太原某工程公司应返还机器并支付租赁费共计15万元。

在诉讼中,路桥公司申请财产保全,将铺路机强行拉回,但被告的租赁费一直没给。我和刘卫东法官两人到太原后,找到了太原某工程公司的地址。可这个公司只有空荡荡的两间平房和一个院子,再无其他。我们到工商局和车管所查询财产,在车管所查到该企业名下有8台汽车,在工商局查到该公司的注册资金近千万元。

原以为能顺利划扣被执行企业财产,但在接下来的走访中,我和刘卫东发现,这个企业的8台汽车都被抵账,注册资金中有近九百万元均是借款。由于被执行企业是交通局下属企业,我们随即找到了交通局领导进行协商。在交通局领导办公室,我们花了三个小时时间,将案件的来龙去脉和法律后果详细说明。

在交通局的施压下,被执行企业负责人主动和我们联系,同意和路桥公司和解。在和解谈判中,我们再次做原告工作,要求其承担本应支付的受伤员工医疗费用。随后,双方达成调解协议,路桥公司承担受伤员工6万元医疗费,从租赁费中扣除。当场,太原某工程公司支付了5万元租赁费,双方约定一个月后再支付剩余4万元。最终案件圆满化解。

执行工作不仅要长途跋涉,还要和被执行人斗智斗勇。2004年,我院执行工作创新工作形式,邀请央视记者参与执行案件的全程记录,对赡养抚养类、农民工工资案件等涉民生案件集中曝光,引起广泛反响。

 

 在担任审管办主任五年间,我又思考如何做好案件管理工作。由我本人撰写的《试论实行审判质效考评体系的配套条件》被《审判研究》、中国法院网刊载。我本人连续四年被评为市中院评为审判管理工作先进个人,所带领的部门被授予市法院系统先进集体。

在担任司法鉴定科科长期间,我们率先创建了由医疗鉴定专家、医学会、上级法院和本院法官代表组成的医疗损害联席会议制度,实现了司法鉴定科零投诉。由我本人起草的《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关于司法鉴定工作流程管理的若干规定》作为本院制度文件执行。

 

见证了改革三十年 是经历也是挑战

随着法官员额制实行,我再次回到审判一线,办理民事案件。近期,我处理徐州某发展公司与李某租赁合同纠纷一案,双方矛盾激烈。李某是苏州人,到徐州投资做生意,与徐州某发展公司签订了租赁合同,承租门面两层,承租期限5年,并约定了租赁费用。

由于李某承租的店面地处高校附近,本认为会大赚一笔。可没想到,租赁不到两年,不仅生意不好,甚至入不敷出。但徐州某发展公司认为,租赁商铺理应给租金,李某自己经营不善不是拖欠租金的理由,于是通过断水断电的方式逼迫李某交纳租金。

和李某同样经营状况的还有二十几家商户,商户们联合起来拒交租金。徐州某发展公司无奈,将李某先告上法庭。李某又提起反诉,要求徐州某发展公司赔偿货物损失。我深知这个案件若处理不好,很有可能引发连锁的示范效应。

案件一开始,我们做了大量调解工作,先说服徐州某发展公司提供水电,让商铺先正常运转。接着,我和合议庭成员对涉案商铺进行走访调查,涉案商铺不少货物已经损坏,态度极不配合。在案件审理中,我们对涉案商铺的货物委托鉴定,最终徐州某发展公司同意将该笔损失费用抵扣租赁费用。判决后,其余二十几家商户已此次判决为标准,纷纷与徐州某发展公司达成调解协议。

 

该起案件的顺利解决平息了长达两年之久的欠租风波,同时被评为全市法院“化解重大矛盾纠纷”案件。

回首审判生涯,我处理过的民商事案件近两千起,案件发改率低于1%。这些案件也见证了徐州经济发展改革的全过程。

上世纪90年代初,我处理了大量的企业“三角债”案件。当时耳熟能详的徐州铸造厂、纺织厂等老牌国营企业面临经济转型,下岗职工需要安置。我们一方面参与矛盾的梳理化解,另一方面对企业改制以后工人的安置费用落实都做了大量工作。“停薪留职”、“下岗”、“歇长假”、“两不找”这些特定历史词汇至今我都记得含义,有些当事人现在遇到还能叫出我的名字。

2000年初,随着公司股份制改革,企业的产权需要有清晰的定位。这些公司公司产权以股权的性质明细化,在案件办理时也一一体现。

同时,我也见证了泉山区城镇化建设的全过程。从拆迁案件的办理到现在的征地赔偿案件走上法治化道路。可以说,人民法院始终冲在改革的前沿,为国家政策实施、公平正义维护做了大量工作。现在老百姓来打官司多了,维权意识强了,也是法治进步的表现。

三十年间,人民法院的审判工作也发生了巨大的变革。审判方式从原来的纠问式向辩论式转变,庭审由原来的办公室开庭到现在庭审“三同步”,法官的裁判文书由原来的审批制到现在的“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这一系列的变革体现了我国依法治国的决心,我也庆幸自己参与其中。

 

“三十年,弹指一挥间。我也许记不清所有办过案件的当事人,但我深知一份公正的判决对他们的意义。每次敲起法槌,我还能想起老庭长那句话,公正在心间。仰而思,俯而学。作为一名员额法官,只有不断地挑战自己,丰富自己,才能对得起法官这份职业!”

*蒋春明,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民一庭副庭长;杨洁,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办公室文秘。

 

 

来源:《徐州审判》2018年第05期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