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司法探讨
受贿犯罪案件常见辩解问题的说理参考
作者:邱学锋  发布时间:2019-01-10 10:03:23 打印 字号: | |

刑事裁判文书制作能力是员额法官的主要业务能力之一。当前案多人少矛盾突出,加强类案文书说理归纳总结,提出类型化问题进行说理指导参考,有其必要性。

一、关于以受到威胁为由申请排除有罪供述的问题

被告人提出申请排除自己的有罪供述,称其虽然没有受到暴力殴打,但是受到了各种引诱和反复威胁,才被迫做出了有罪供述。

经查认为,受贿犯罪嫌疑人到案后,调查机关为了促使犯罪嫌疑人认罪悔罪,调查人员依法调查期间,针对犯罪嫌疑人及案件的具体情况而采取的释法析理、政策教育、案例讲解、心理疏导、感化挽救,以及分析、阐明涉案的近亲属等相关人员可能面临的法律后果等一系列为了查明案情的讯问语言、内容、技巧等,即使存在一些不细致、不严谨,或者语气、语调等过于严厉,也并不能当然认定为法律规定的刑讯逼供层面上的威胁、引诱、欺骗手段,更不能轻率认定上述讯问方式造成了犯罪嫌疑人精神上难以忍受的痛苦程度,进而也不能认定调查人员非法取证,而将犯罪嫌疑人的有罪供述予以裁量排除。

本案中,检察机关提起公诉、移送本院的证据材料中,关于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均是调查机关依法取证的,被告人在留置期间特别是在逮捕以后,面对不同的讯问主体,在隔离措施完备、规范的看守所审讯室内,分别做过多次稳定的有罪供述和辩解,被告人对每一次的讯问笔录进行了核对,并确认无误后签名、按捺指印,合议庭认为负责本案调查、侦查的办案人员取证行为符合规范要求。

经过认真评议,对于本案的取证合法性、被告人口供的证据能力和证据资格,合议庭认为没有疑问。目前本案不存在、也不符合非法证据排除的启动条件和启动标准。

故在法庭调查阶段,公诉人可以宣读、出示被告人的有罪供述和辩解,被告人、辩护人就有罪供述的合法性问题不必再重复、反复发表质证意见,重点放在有罪供述的内容客观性以及和其他证据的关联性上,可以充分发表自己的辩解和质证意见。

二、关于辩解交代受贿款用于行贿构成立功的问题

经查认为,贿赂犯罪属于对合犯,被告人到案后供述自己的行贿或受贿行为,必然供述相对方的受贿或者行贿事实,该供述属于如实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而非检举揭发他人犯罪。况且通过自身受贿、行贿行为而获得相对方行贿、受贿的线索,属于线索来源非法,显然均不能认定为立功。

三、关于辩解将受贿款用于公务开支不构成犯罪的问题

经查认为,受贿犯罪侵犯国家工作人员职务廉洁性,行为人处于受贿故意,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他人钱财,即构成受贿既遂。辩解将赃款赃物用于单位公务支出,系受贿既遂后对受贿款物的处置,不影响受贿罪的认定。对于即使能够查实的数额,也不能从犯罪数额中扣除,可以在量刑时酌情考虑。

四、关于辩解没有利用职务上便利的问题

经查认为,刑法第385条第一款规定的“利用职务便利”,既包括利用本人职务上的主管、负责、承办某项公共事务的职权,也包括利用职务上有隶属、制约关系的其他国家工作人员的职权。本案中,被告人身为某某职位,行使某某职权,行贿人也是基于被告人具有上述职权而向其行贿,并得到了有关方面的关照,故应当认定被告人利用了职务之便。

五、关于辩解没有为他人谋取利益的问题

经查认为,为他人谋取利益包括三种情形之一:1、实际或者承诺为他人谋取利益;2、明知他人有具体请托事项;3、履职时未被请托,但事后基于该履职事由收受他人财物的。也就是包括承诺、实施和实现三个阶段的行为。只要具有其中一个阶段的行为,就具备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要件。本案中,根据被告人的供述、行贿人的证言等证据证实在送于财物时,行贿人提出具体的请托事项,被告人对此明知,视为承诺为他人谋取利益,应当认定为“为他人谋取利益”。

六、关于辩解属于人情往来、收受礼金礼卡的问题

经查认为,行贿人和被告人的职务关系来看,二人之间存在上下级关系、审批关系、制约关系等。从收受财物的时间上看,持续时间与职位关系、制约关系的存续时间相吻合。且被告人收受的数额、价值超出当地正常人情往来的标准,多数情况是有来无往、大来小往,行贿人均是处于请托、感谢等,以婚丧嫁娶、逢年过节看望等为名,而行贿赂之实,彼此心照不宣、容易接受而已,本质上仍然是权钱交易的属性,应当认定构成受贿罪。

七、关于辩解应当扣除案发前退还行贿人的款项问题

经查认为,国家工作人员受贿后,因自身或者与其受贿有关联的人、事被查处后,为掩饰犯罪而将相关款物退还行贿人的,不影响认定为受贿。本案中,被告人在受贿后、案发前向行贿人退款,系因与其受贿有关联的人员被查处,目的是为掩饰犯罪、逃避法律追究,该行为不影响认定受贿罪,退还的款项不能从犯罪数额中扣除,可作为酌定从轻的情节考虑。

八、关于辩解应当扣除案发前上交组织的款项问题

经查认为,被告人归案后对于收受本案认定的受贿款去向,均有过明确的交代,既未退还,也未上交廉政账户或者上交单位。审判阶段辩解上交单位礼金10万余元,既不能证明属于退赃款,也不能准确对应本案中认定的受贿事实,和本案无关联性,故不能从犯罪数额中扣除。

九、关于辩解不应认定为共同受贿的问题

经查认为,被告人、同案犯、行贿人的供述、证言能够证实行贿人对各受贿人表达了行贿的意思,各受贿人对于行贿人的意思表示明确知悉,形成了共同的受贿故意。行贿人按照事前约定给予各受贿人财物,各受贿人除自己收受财物外,对于其他人收受了财物也是知情的。本案中,各受贿人在共同受贿故意的支配下,共同实施了受贿的客观行为,构成共同受贿,各自的犯罪数额应以共同受贿的总数计算,个人实际分得的数额可以作为量刑情节区别考虑。

 

 

 

 

                          

来源:《徐州审判》2018年第03期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