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奋斗吧,青柑!沛县法院青年干警“年终冲刺”纪实篇
作者:沛县法院  发布时间:2018-12-19 10:24:30 打印 字号: | |
  金窝银窝,不如办公桌

  晚上九点,刑庭小王还在电脑前与一篇判决书较劲。刚和满5个月的孩子视频完,激动劲还没过去的他这一刻仿佛“文曲星”附体,思如泉涌般把键盘敲的啪啪直响。身旁一百多本卷宗,是他近期要办结的重点,有时候看卷看到头大,也只是起身喝杯热茶。“我这不是胖,是肉懒。”因为家住徐州,不能每天回家陪伴妻儿,无数个思亲的夜晚,他几乎都是在办公桌前度过。

  计算、整合、填制,各种各样的统计表铺满了审管办小涵的办公桌,本来周六要去参加儿子学校的亲子活动,却因为统计报表要的急切再次放了“鸽子”。“估计又得一整天不理我了。”年底将至,各种数据报表纷至沓来,案件质效的统计又容不得半点马虎,每到周末或月底,她都要细细梳理一遍,为法官们提供出最新的办案数据,有差距才有动力。

  化纠止戈,看我定风波

  “原被告双方还有无新的证据提交法庭?”第九法庭内,这是民一庭小金上午审理的第四个案件了,虽然案情比较简单,但长时间的集中精神开庭,还是让他脸上有了些许疲惫。“年底考核只是一小部分原因,主要还是很多当事人都想在年前尽快结案。”下午的时间他也安排的满满,午休时间也只够再看一遍卷宗,至于判决书,只好晚上继续加班了。家就在单位附近,真好。

  而就在隔壁的法庭内,小欣主持的庭审已经持续了近3个小时。“建筑合同纠纷类案件就是这样,证据材料一大堆,很复杂,却也很有成就感。”在与两位陪审员商讨后,合议庭对案件已经基本有了论断,庭审结束后匆匆去食堂就餐,因为去得晚,幸亏大师傅留了点私餐,免去了挨饿之苦。下午没有庭审,时间稍微充裕,可以先去探讨一下案件,还有修改过的案件判决书也该送达···

  时差颠倒,归行唱凯歌

  凌晨六点,执行中队的几位干警又踏上了把老赖从美梦“薅醒”的征程。 亮证—释明—拘传,几位年轻“老”干警的执行工作娴熟而标准,也有不理解执行工作的群众指指点点,但几句事实陈述和法律释明,通常能获得人们的认同。不是所有被执行人都能找到,还有些故意躲避的,干警们也不能让其如愿,小区门口、社区公告栏把悬赏公告贴一贴,静等“悬赏猎人”来电。

  坐着轮渡吹着风,你以为这是外出游玩?错!这是执行局小朱为了一起2000年的执行案件,几经辗转换的第四种交通工具了。因被执行人一直在外地务工,逃避执行,该案一直未能执结,案件恢复执行后,查询到被执行人在上海崇明岛有银行存款10余万元,采取网络冻结措施后,小朱先是坐高铁到达上海市区,后换乘三次地铁,转乘长途公交车抵达崇明区长兴镇,再打车到横沙岛渡口,乘轮渡过长江登录横沙岛,最后成功扣划,该案彻底执结!

  走街串巷,送达困难多

  “大爷您看看,这是开庭传票,您儿子回来了一定要记得给他说。”家少庭小杨坐在被告家门口的凳子上解释了半天,许是看在他比较憨厚的长相,被告父亲仔细看了半天才最终接过法院的开庭传票。“很多人都有躲事心里,在村里找半天可能都没人理你。”走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小杨匆匆的赶去下一个地方。

  “您最后一次见他(被告)是什么时候?”书记员小李费力的趴在钢板桌上,询问着失联的被告家隔壁的大叔被告的近况,得知被告确实早已不在本地生活,再看了看铺满了一层厚灰的大锁,小李最终确认这一趟送达又是白跑,好在,下午的其他送达十分顺利,小李心里美滋滋。一次小小的挫折并没有打败书记员送达时仅有的乐呵。

  其实,这些只是默默付出的法院干警中一小部分,还有更多的人在你看不到的地方黑着眼眶熬着夜,他们或许疲劳于一件又一件的难案,深陷于一本又一本的厚卷,彳亍于一个又一个的判断,却也有着自己的理想坚持和自娱自乐。多一些理解支持和认可,青柑们会在奋斗的路上,愈行愈远。
责任编辑:沛县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