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案件快讯
儿子意外去世获赔90万元
儿媳要分割60万
与公婆对簿公堂
法院:6岁的孩子分得赔偿款的40%,死者的父母及妻子各分20%
作者:记者 李梦琪  发布时间:2018-12-10 13:39:03 打印 字号: | |

  赵强意外去世后,家人获赔90万元赔偿款,该款被打入赵强父亲赵东的账户。后赵强妻子王红要求分割其中的60万,遭到孩子的爷爷奶奶拒绝。为此,双方闹上法庭。

  为分割赔偿款

  一家四口对簿公堂

  2017年12月某天,赵强在睢宁县经济开发区某公司施工过程中,失足坠入电梯井内,当场死亡。赵强死亡后,经辖区派出所民警协调,事故负责人作为甲方与赵东、张兰、王红(乙方)达成调解协议。协议约定:甲方一次性赔偿乙方赵强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抚养费及精神抚慰金等费用共计90万元……后该90万元赔偿款陆续转入赵强的父亲赵东的账户内。

  赵东拿出赔偿款中的3万元用于办理赵强丧事,丧事操办费剩余6700元,留在了儿媳妇王红处。王红要求孩子的爷爷奶奶将剩余的87万元进行分割。由于孩子才6岁,还有漫长的成长期,王红要求分割赔偿款中的60万元,主要用于抚养孩子。但赵东、张兰却要扣除其扶养费356884元后再予以分割。双方分歧过大,无法达成一致意见。王红就以自己和孩子赵童童的名义,将孩子的爷爷奶奶告上法庭。

  一审判决

  妻子和孩子获赔偿款的60%

  一审法院庭审中,王红的代理人认为:赔偿款中属于赵童童的抚养费系按城镇标准计算,在分割赔偿款时应先予以扣除,剩余赔偿款再由双方共同分割。而赵东、张兰均未达到退休年龄,90万元赔偿款中并无二人的被扶养人生活费。

  但赵东、张兰认为:90万元赔偿款中的各项目赔偿标准均是按照农村标准计算,其中包含了二人的被扶养人生活费为35万元。

  一审法院认为,《继承法》第十条规定,遗产的第一顺序继承人为配偶、子女、父母。涉案四人为死者赵强的第一顺序继承人。死亡赔偿金及精神损害抚慰金,不是死者的遗产,系对死者亲属的一种补偿,赔偿权利人是作为一个共同体参与赔偿,对于每个权利人应当享有的份额,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可以参照《继承法》分割遗产的原则,并综合考虑与死者共同生活的紧密程度等因素分配较为合理。

  涉案协议赔付的90万元赔偿款,已经实际支出的23300元丧葬费用应予扣除。对于剩余的876700元如何分割的问题,一审法院认为,该调解协议第一条系如此表示:“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抚养费及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90万元”,由此看出,所列举的赔偿单项不确定,且已经列明的单项是按照何种标准计算赔付、具体单项赔偿款多少钱亦不明确。法院鉴于赔偿方赔偿的数额是综合计算的,且当时甲乙双方是带着妥协、让步达成协议的这一情形,故对赔偿款酌定予以分割。

  赵童童作为死者赵强与王红的独子,6岁便经历丧父之痛,其以后的人生道路还很漫长,父亲的突然离去对其影响最为深远。综合考虑死者之子尚年幼、死者父母亲年龄、劳动能力以及双方和死者生前一起生活的紧密程度等因素,酌定王红分得赔偿款的20%,赵童童分得赔偿款的40%,赵东、张兰各分得赔偿款的20%。即王红、赵童童共获得赔偿款526020元,赵东、张兰共获得赔偿款350680元。鉴于赔偿款中尚有6700元存放于王红处,该部分应从其获得的赔偿款中予以抵扣。

  “双方都应抱着理解与宽容之心,秉着尊敬长者、爱护幼小之念处理问题,以孩子为亲情纽带,不宜也不应将矛盾扩大激化。”一审法院主审法官在庭审中对双方也进行了劝解。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赵东和张兰没有听进劝解,向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两人坚持赔偿款应先扣除养老费356884元再分割。

  王红说,她和赵强早在2012年就在县城里买房并入住。她只是从有利于孩子健康成长的角度着想,让孩子和城里的其他孩子一样能快乐的生活学习,保障孩子的衣食住行而且孩子的爷爷奶奶没有到法定的退休年龄,也没有丧失劳动能力。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案由虽然确定为继承纠纷,但死亡赔偿金的分配不同于遗产分配。死亡赔偿金原则上应由家庭生活共同体成员共同取得,当事人未请求分割的,人民法院不主动予以分割,当事人请求分割且赔偿协议未明确赔偿项目,应视为是对权利人物质损失与精神损害的混合赔偿。在分割该赔偿金前,应扣除已实际支付的丧葬费用,并优先照顾被抚养人的利益,剩余部分的分配应根据与死者关系的亲疏远近、共同生活的紧密程度、生活来源等非等额分配。

  分配主体为死亡赔偿金的赔偿权利人,由于死亡赔偿金的性质是财产损害赔偿,其内容是对死者家庭整体预期收入的赔偿。因此,赔偿权利人首先是指与死者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范围内的近亲属,即第一顺序继承人。具体到本案,赵童童是需要赵强抚养的人,王红是赵强的配偶,二人的收入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现赵强去世,直接导致王红、赵强夫妻收入明显减少,抚养孩子的重担将由王红个人支撑;所以,原审法院综合考虑赵童童年纪尚小,以后的人生道路还很漫长,赵强的去世对其影响最为深远,酌定赵童童分得赔偿款的40%并无不当。赵东、张兰作为赵强的父母,虽然没有和赵强天天生活在一起,财产损失的减少不是那么明显,但赵强的去世对他们的精神打击更为沉重,其和王红一样,都是赔偿权利人,所以,原审法院综合考虑三人的年龄和劳动能力以及三人与赵强生前生活的紧密程度等因素,酌定三人各分得赔偿款的20%符合案件的实际情况和相关法律的规定。

  最终,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文中当事人为化名)

  记者 李梦琪

来源:《彭城晚报》12月06日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