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播报
《彭城晚报》11月30日-哺乳期妇女因交通事故受伤
有权主张奶粉费和精神抚慰金
—— 铜山法院公布交通事故典型案例
作者:记者 林雪 通讯员 吴磊  发布时间:2018-12-03 13:53:47 打印 字号: | |

 铜山法院公布交通事故典型案例,对于一些交通事故中的责任认定进行解读

  哺乳期妇女被撞,肇事方该不该赔偿“奶粉钱”?明知他人酒驾仍借车发生交通事故,车主要不要承担相应责任?无固定收入人群的误工费用该如何认定?…… 11月29日,铜山法院法官现场公布交通事故典型案例,对于一些交通事故中的责任认定进行解读。

  1 哺乳期妇女因交通事故受伤有权主张奶粉费和精神抚慰金

  ■案情简介:

  2017年7月10日,周某靠边停车开车门下车时,与骑电动车正常通过的闻某发生碰撞,致闻某左耻骨上支骨折。经交警部门认定周某负事故的全部责任,闻某无责任,周某车辆在正常投保期内,闻某儿子出生于2017年2月13日,事故发生时闻某处于哺乳期。事故发生后闻某住院治疗,医嘱建议用药期间禁止母乳喂养。闻某诉至法院,要求周某承担包括幼子替代母乳的奶粉费用和因无法哺乳导致的精神抚慰金等各项赔偿。

  ■法院判决:

  法院认为,关于幼儿奶粉费,事故发生时原告正处于第五个月哺乳期,治疗期间遵医嘱停止母乳喂养,为此每月需额外支出奶粉费用,法院酌定按每月1000元计算至幼儿一岁计7000元(1000元/月×7个月);关于精神抚慰金,法院酌情支持4000元。

  ■法官说法:

  据了解,这是徐州法院首例判决支持车祸受伤哺乳期妇女主张奶粉费用和精神抚慰金的案例。

  当前法律无明确规定该案“奶粉钱”的性质,但结合原告因车祸受伤接受治疗,遵医嘱不能用母乳喂养婴儿,只得购买奶粉喂养,这与婴儿的健康成长有直接因果关系,可以视为婴儿的营养费,因此购买奶粉的钱应由交通事故肇事者周某赔偿。

  根据医学建议和生活常识,用母乳喂养的婴儿发展更为健康。本案中事故发生时原告恰处哺乳期,尽管未构成伤残,但交通事故产生的损害后果,对于正在哺乳5个月大婴儿的原告造成的精神损害是显而易见的,依法应当给付一定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2 明知他人“酒驾”仍借车 发生事故后车主应担责

  ■案情简介:

  2018年4月1日,被告夏某饮酒后驾驶车辆沿路由西向东行驶,张某驾驶车辆沿路由北向南行驶,两车行驶到交叉路口时相撞,事故造成张某及其车上的原告谢某、许某、吴某受伤,两车不同程度损坏,被告夏某弃车逃逸。经交警部门认定,夏某饮酒后驾驶机动车上路行驶,负事故主要责任,张某负事故次要责任,原告谢某、许某、吴某无责任。被告夏某驾驶车辆登记在被告周勇名下,在被告保险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三责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

  ■法院判决:

  被告夏某负事故主要责任,张某负事故次要责任,故由被告承担原告损失70%的赔偿责任。本案中,被告周某辩称对被告夏某驾驶其车辆并不知情,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但庭审中夏某及周某均陈述二人同其他人一起吃饭、饮酒,在此过程中夏某拿走周某车辆钥匙,后驾驶该车发生本次交通事故,被告周某辩称其对夏某酒后驾驶其车辆的行为不知情与常理不符,作为机动车所有人的周某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综合事故发生情形,法院酌定被告周某承担20%的赔偿责任。

  ■法官说法:

  酒后驾驶是法律禁止的行为,车辆所有人在明知他人饮酒的情况下仍出借车辆于他人驾驶,虽为善意出借行为,但发生交通事故后车辆所有人也应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在此告诫车主,借车需谨慎,防止好心办了坏事。

 

  3 无固定收入群体的误工费按照最近三年平均收入计算

  ■案情简介:

  2017年11月16日,被告王某驾驶大货车与原告卢某驾驶小客车发生碰撞,致使原告受伤,两车不同程度损坏。经交警部门认定,被告负事故全部责任,原告无责任。原告伤情经鉴定构成十级残疾,误工期以120日为宜,护理期以60日为宜,营养期以60日为宜。被告驾驶的大货车在被告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险100万元(含不计免赔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

  ■法院判决:

  法院认为,根据原告提供营业执照、入场证明等证据,能够证明事发前原告从事批发零售业,故对原告主张按照该行业标准计算误工费为22166.47元(67423元/年÷365天×120天)法院予以支持。

  ■法官说法: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原告误工费按照何种标准进行计算。依据《人身损害司法解释》第20条规定,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误工费是拟制法律事实,而不是客观真实,从事不同行业或岗位,获取收入的方式不同,必然存在误工费计算的差异。对于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按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对于无固定收入的,若受害人能够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从业状况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反之,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若受害人不能证明最近三年平均收入,也不能证明其所从事的工作或者相近行业的,误工费参照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计算。

  本案中,通过原告提供的营业执照、入场证明等证据,能够证明事发前原告从事批发零售业,故法院支持按照该行业标准计算误工费。

  4 商业险的保险标的仅指财产损失

  精神抚慰金要自己赔

  ■案情简介:

  2016年8月26日,任某驾驶大货车与李某驾驶的载着占某的电动三轮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占某当场死亡,李某受伤。事故发生后,李某被送至医院,治疗无效死亡。2016年11月21日,交警部门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证明,无法查清该起事故的形成原因。涉案车辆挂靠在宿州某公司,车辆在宿州一家保险公司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险50万元,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受害人要求支付精神抚慰金。任某认为精神抚慰金应该由保险公司支付。

  ■法院判决:

  法院认为,本案中,交通事故发生在机动车与非机动车之间,交警部门穷尽现有在案证据,仍无法判断双方在交通事故发生时是否存在违规行为,亦无法判断双方是否存在过错,根据法律规定推定机动车驾驶人任某承担赔偿责任。商业险的保险标的仅指财产损失,故保险公司在商业险内不承担精神损害抚慰金相关赔付,应由机动车驾驶人任某承担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赔付责任。

  ■法官说法:

  本案争议焦点为:1、现有证据无法认定事故责任时,如何确定赔偿比例;2、精神抚慰金是否属于商业三者险赔付范围。交通事故发生后,经常存在因报警不及时事故现场发生变动、现场无监控无目击人等原因,致使交警部门无法对事故责任作出认定的情形。此种情况下,伤者诉至法院,法院需对赔偿比例明确意见。经审理后,仍无法认定事故责任的,实践中采取以下原则明确赔偿比例:对于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不能认定事故责任的,双方各承担50%的赔偿责任;对于机动车与非机动车或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不能认定事故责任的,由机动车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另外,商业三者险的保险标的仅指财产损失,精神抚慰金不属于财产损失,商业三者险不予赔付,应由实际侵权人承担赔偿责任。

  记者 林雪 通讯员 吴磊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