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案件快讯
幼童溜出家门后池塘溺水
父母被判承担主要责任
法院认定池塘管理者担责15%,附近小作坊大量排水担责15%
作者:记者 李梦琪 通讯员 蔡梦楚  发布时间:2018-11-27 09:24:11 打印 字号: | |

 张强和吴虹将1岁8个月的孩子交给张强父母看管。但孩子独自跑出了家门,并不慎跌落在池塘内,后经抢救无效死亡,这是今年夏天发生在睢宁县姚集镇的一件意外。张强和吴虹将附近的小作坊主以及村委会告上法庭。最终,法院认定,孩子父母应承担主要责任。

  幼童溺亡 父母诉至法院要赔偿

  张强和吴虹结婚后,与张强的父母一起居住。两人的儿子张小童,经常由爷爷、奶奶看管。

  2018年7月的一天,张强和吴虹外出办事,将1岁8个月的儿子张小童放在家中,并让孩子爷爷奶奶照看。上午10点多,张小童独自从家中大门出去,沿着池塘边行走,不慎跌落在池塘内,后经抢救无效死亡。张强、吴虹夫妇悲痛欲绝。

  张小童溺亡的池塘,是历史形成的天然池塘,就在张强家正门朝西。在事发前,张强和吴虹就意识到,该池塘比邻其房屋,对于孩子来说是个隐患,已在该池塘边,明显水域位置,用铁丝网拉起了四五米长的护栏。

  但事发当天,张强和吴虹发现,池塘的水漫延到他们家屋南侧的小路上。他们认为,就是因为水位升高,才会误导孩子走错路。

  为何池塘的水位会升高?原来村民朱明在家中有一制作粉条的小作坊,在经营之际,会大量排水。因朱明在家中加工粉条,连续排水,导致池塘水位增高,水才会漫延到张强家屋南侧的小路上。

  张强认为,村委会以及朱明应该为儿子的死负责,遂将朱明及池塘的管理者该村村民委员会告上了法庭。

  2018年11月,睢宁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张强认为,朱明常年向池塘排水,事发前,原告曾多次提醒朱明的排水行为对原告及家人具有危险性,被告朱明对危险的发生采取放纵的态度,因此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村委会作为池塘的所有人及管理者,未对池塘尽到管理义务,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而朱明认为本案池塘系自然形成的池塘,固有危险是存在的,朱明并不是该池塘的所有人和管理人,也不是向该池塘唯一的排水人,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请。

  村委会则认为池塘的经营管理人系村民小组,村委会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其不负有管理义务及安全保障义务。

  法院判决:父母承担70%的责任

  睢宁县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首先,原告在事发前已经意识到,毗邻的池塘对于孩子来说是安全隐患,但仍疏于照看,在南侧大门打开后未及时关闭上锁,使孩子得以出去、独自沿池塘边行走发生事故。事发时张小童尚不满2周岁,原告交由家中长者照看,原告及其家人均未尽到高度谨慎照顾义务。因此损害结果的发生,原告应负主要责任,酌定原告方承担70%的责任。

  关于被告朱明是否承担责任。法院认为,朱明加工制作粉条,产生大量废水排放,相比正常的生活用水排放量是不同的。事发时候处于非汛期,被告的大量排水导致池塘水位增高漫延到小路上,使得危险性进一步增高,与孩子溺水有一定的关联性。故结合案件实际情况,酌定被告朱明承担15%的责任。

  被告村委会系村民自治组织,应充分行使其权利、担负起村内各项事务的管理监督责任。但其对于其境内的池塘没有尽到相关管理维护义务,对于池塘周围未设置警示标识及保护措施,且对于被告的大量非正常排水行为也未过问,因此村委会对此损害事件也应负责,酌定其承担15%的责任。

  近日,睢宁县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被告朱明和某村民委员会各自赔偿张强6万元。

  法官:家长疏于管教 易导致事故发生

  主审此案的张晓亮法官表示,溺水是儿童非正常死亡的主要原因。对于青少年儿童来说,其自身缺乏对危险情况的判断和认知,不少事故的发生,与家长平时对孩子疏于管教有关。有些家长疏于排查身边的危险源,有些家长虽然陪伴孩子,但抱着手机成为低头族,从而让孩子时常处于身边虽然有人实际上无人监管的状态中。

  作为家长,要自觉履行起监护人的职责,管好自己的孩子,切勿有“麻痹思想”和“侥幸心理”,孩子年龄小,一定要严密看护。

  (文中当事人为化名)

  记者 李梦琪 通讯员 蔡梦楚

来源:《彭城晚报》11月26日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