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改革开放40周年
魏集法庭的三十年
一个老法官眼中的法庭变迁
作者:睢宁法院  发布时间:2018-11-22 08:48:56 打印 字号: | |
  1988年,经过公开考试,我有幸由一名教师走进法官队伍。此前,法院给我提供了无限想象的空间:庭审庄严、肃穆,法官高大、伟岸,法庭气派、宏伟。

  我工作的第一站在江苏省睢宁县魏集人民法庭。初到法庭工作,我至今也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我当时的失落和失望:法庭座落在集镇中央,一个占地200平方米的小院,三面被民房包围,东面临街。法庭总共五间正房,建筑面积120多平方。东西厢房是我们庭长的住所,他是一位转业干部,人口多,大孩子已经成人,使用两间房。中间三间房屋的东面一间是一位原来在法庭工作同志的住所,因为不堪忍受法庭的艰苦,正在办理调动手续,个人东西暂时还没有搬走;西面一间是比我早来法庭工作的司法学校新毕业姚秀金同志的住所。也许大家会问:审判庭呢?只有中间这间屋:靠后墙的放两张办公桌,法官各自东西相向而坐,平时办公,有案件便是审判庭。办公室的两边放两张长条木椅,中间为走道,通常原告做东面的长条椅,被告做西面长条椅。

  由于我来到法庭的比较晚,所以一直没有办公的地方,因为办公桌没有地方放。如果当事人多,我只能站着。其实也不要来多少人,只要超过十个人我只有站着的份。那时侯,法庭审理的案件大部分是离婚案件,每次处理案件法庭内外便是里三层外三层的人,而我只能混迹在当事人和看热闹的人群当中。我和姚秀金共住一间屋,东西相向两张床,房间通风采光条件极差,冬天还好,到夏天,我们便终日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因为老百姓房子的地基都比法庭房子地基高,房间通风条件又差,所以整个夏天我们房间里地面上的水便从来不干,最高时水有10厘米之高。相对我们的痛苦,有一种花蚊子,它可是找到了幸福的地方,没日没夜的叮咬我们,用现在的东北话说是可劲地吃。整个夏天我们全身基本没有一块好皮肤。由于气温高,又潮湿,所以,我们的衣服每年都要霉烂好几套。

  要说苦,这还不算,最苦的平时没有地方吃饭、夏天没有地方洗澡。我和姚秀金在供销社、乡政府食堂、小饭铺不停地轮换着搭伙,还经常到朋友家蹭饭,即便这样也免不了经常饿肚子。而夏天洗澡更是难题,无奈我们只好在邻居家洗。邻居是一位残疾人,为人和善,他家开个大车店,就是我们常说的档子店。经常有贩夫走卒,小商小贩在此打尖入伙那种。我们在他家每天早晨将洗澡桶的水打满,拉到太阳下晒,晚上下队回来,便在他家后面的棚子里和驻店的旅客一起洗,有时索性到六里以外的大河去洗。

  当时交通条件也特别差,整个镇子一天也看不到一辆机动车,我们下乡的交通工具都是骑自行车。我们法庭辖区三个乡直线距离有60华里,我们用我们的自行车走遍了辖区所有乡村。有一年我和庭长带着5个案件出发,整整一个星期我们都在不停地由这村赶往哪村,天黑不靠集镇我们便住在当地的村长或治保主任家,靠集镇就驻在小旅馆。最后在距离法庭60里的地方我和庭长的自行车脚踏轴全部骑断,还是当地的村书记派手扶拖拉机把我们俩送回法庭。在那困难的日子里,我彷徨过,迷惘过,也产生过动摇。

  后来,随着法制建设的进程加快,各级对法院工作的重视也逐步加强,我们法庭的重建工作列入议事日程。1990年,新法庭开始建设,我们在镇政府旁边新征5亩土地,带着对幸福生活的憧憬,我们投入极大的热情参加到新法庭建设中去。我和姚秀金同志在建筑工地上用砖和帆布搭一个窝棚,里面放满稻草,在零下十几度的冬季,我们白天办案,晚上睡在工地窝棚里看管建筑材料。当年农历年前,我们的新法庭终于建成。总计280多平方米的一溜平房,我也有属于自己的一间宿舍。我像乔迁新居一样把宿舍布置地漂漂亮亮,如同新房,连我的未婚妻也惊讶于我的审美观。

  不久,我从法庭调到机关,对法庭的艰苦我一直还心有余悸,而对法庭的未来我也寄予很大的期望,也时刻关注着法庭的发展与进步。2002年,我们县四个人民法庭都列入江苏高级法院的达标建设。魏集法庭于2003年开工重建,在省、市法院,特别是地方党委政府的支持下,2004年法庭全部建成并投入使用。现在的魏集人民法庭建筑面积达1000多平方米、一座充满现代化气息又不失庄严、大气的三层小楼。法庭功能齐全,有大小法庭5个,有法官办公室、阅览室,配备现代化的办公设施。并实现了庭审视频化,办公无纸化,管理网络化和远程电子签章。同时法庭的生活设施全面,配备专门食堂、宿舍、浴室,健身房,法官办案有现代化的交通工具,魏集法庭也和其它法庭一样,配备了两台车辆。所有这些变化都是我们过去想都不敢想的。

时间过了一年又一年,魏集法庭人员也换了一茬又一茬,但魏集法庭在我人生记忆中却是愈加眷恋和关注。因为她不仅是我三十年法官职业生涯的起点,更是我新的人生起点,也是我们一代基层法律人的普遍的记忆的原点。因为我在这里度过一段艰苦的时期,艰苦的条件陪伴我们度过青葱岁月,使我们得到锻炼和成长,受益终生;同时我也见证了法庭的沧桑巨变,每当想到她,都使人魂牵梦绕。 

  光阴荏苒,到魏集法庭工作至今转眼近30年了。这30年对于我们的每个人的人生来说都很漫长,但在历史的长河中它却是弹指一挥间。在这30年里,我有幸的亲历了魏集法庭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作为亲历者和实践者,我深切感受到我们国家法制日新月异的进步,没有改革开放四十年国家的各项事业的兴旺发达,魏集法庭的进步是不可想象的;而魏集的翻天覆地变化,也是我们的伟大祖国日新月异变化的缩影!
责任编辑:睢宁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