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案件快讯
鼓楼法院妥善处理一起探视权执行案件
  发布时间:2018-11-16 09:47:23 打印 字号: | |

 

 

      探视权不同于一般强制执行权利具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性,探视权权利人通过权利行使探视权只是获得情感上的满足和精神上的愉悦,而不能获得任何物质上的权益。探视权既是一种权利,又是一种行为。由于探视权执行对象的特殊性和法律对其粗线条的规定,使得探视权在强制执行过程中更多地流于形式,法院在很多情形下,对探视权的执行只能做中止结案。近期,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即受理了一起探视权执行案件,经过承办人的耐心调解,取得了较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王某茜与张某成离婚后,一岁多的小清判给了母亲王某茜,约定张某成周一早上接走孩子,周二再送回王某茜处,因为孩子天生体质较弱,容易过敏,有一次从张某成那里回来后产生了过敏反应,王某茜于是不再同意张某成将孩子接走,也不让其探视,张某成来到鼓楼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张某成来到蒯兴法官的办公室时,情绪很激动,蒯兴静静地倾听他的倾诉,从张某成的倾诉中看出来他是真的爱孩子,想念孩子,于是蒯兴就从对孩子的爱出发,告诉张某成:“频繁地更换环境对过敏体质的孩子来说确实不好,每次过敏还要吃药打针,孩子那么小,小王作为孩子的妈妈,肯定也是出于爱孩子,不忍心让孩子多受罪才拒绝探视,但是在处理方法上有不当之处。”最后向张某成提出自己的解决方案,近期张某成先去王某茜家中探视,周一和周二每天早上去,陪伴孩子,培养感情,让孩子不至于和爸爸疏离。

 

      张某成答应后,蒯兴拨通了王某茜的电话,告知王某茜于法于情都不该拒绝孩子爸爸的探视,一方面根据判决结果,张某成有探视的权利,配合探视是王某茜应尽的义务,另一方面,张某成和孩子之间有割不断的血缘关系,父亲的陪伴对孩子健康成长必不可少。2018年4月,两人达成了一致,案件顺利执结。一个月后,蒯兴打电话回访时,张某成告诉蒯兴,最近和孩子相处得非常开心,并向蒯兴表示感谢。

 

      9月30日,蒯兴又接到了张某成的电话:“蒯法官,实在不好意思,案子都已经执结了还来打扰您。最近我一直按之前我们约定的那样,去孩子妈妈家里探视,和小清相处得很好,但是孩子的爷爷奶奶很久没有见过孙女了,也都很想念小清,您能不能帮着给再调解一下,让我把孩子带回去,让两位老人也能享受天伦之乐。”蒯兴让他下次再去探视的时候拍几段视频发过来,先看看他与孩子相处得是否融洽,再决定要不要劝说王某茜让他把孩子接回家。通过发来的视频,蒯兴看到张某成与孩子相处颇为融洽,正好要放十一假了,就与张某成约定长假结束后再行调解,趁着放假,可以与孩子多相处两天,再增进一下感情。

 

      十一长假结束后的早上,刚一上班,有一位老人来到办公室,想帮助王某茜申请人身保护令。通过一番交谈,蒯兴了解到,原来十一长假期间王某茜外出旅游而没有告知张某成,张某成在本应探视的时候过去,家中无人,给王某茜发短信也没有回复,又过了两天,发现家中一直没人的张某成情急之下踹开了王某茜家里的门,后来王某茜回来后,两人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张某成放狠话说要是见不到孩子谁都别想活。老人非常担心女儿的安全,所以来申请人身保护令。蒯兴先对老人进行了安慰:“通过那么长时间的接触,小张确实是比较容易冲动,但是他绝对不是那么心狠的人,说了狠话可能是一时情急,也都是因为他在乎、想念孩子,我马上就给他打电话再劝劝他,您先回去吧,有事让小王给我打电话。”

 

      送走了老人,蒯兴分别给王某茜和张某成通了电话,把他们叫到法院面对面进行了调解:“小张,你不该那么冲动,一家人有什么事情商量着来,小王你以后有什事情也都跟小张说一声,你也知道他很在乎孩子,但事情已经解决了,那就翻篇了。小王你看,小张和孩子相处得也很好了,现在孩子也大了一点,将心比心,体谅下小张父母想念孙女的心情,让小张把孩子接回去,但是不在家里过夜,这样也能降低过敏的可能性……爱与爱相加应该等于两份爱,而不是变成恨。”最后小张和小王相互给对方道了歉,态度也缓和了很多,关于探视也达成了一致。

 

      前不久,蒯兴收到了张某成的短信:“蒯法官:我周一周二都接到女儿并带了两个白天。周一上午八点半左右接的,下午五点十分送回小清舅舅家的,因为女儿三点睡的午觉睡到四点五十左右才醒,所以晚了十分钟送回去。周二是早上八点半左右接的,下午四点五十就送回去了。我非常感谢您做的调解工作,让我一家人九个月之后再次享受天伦之乐,我很感激您,我代表我一家人谢谢您!”

 

      “那真的太好,希望你们两家人都能够为了孩子着想,继续和睦相处,一直幸福下去。”

 

责任编辑: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