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案件快讯
工亡后的“家仗” 公婆儿媳争夺幼子的抚养费
作者:李梦瑶  发布时间:2018-11-08 08:27:19 打印 字号: | |

丈夫不幸工伤身亡,公司赔付给一双儿女52万余元抚养费,爷爷奶奶主张把钱留给孩子长大后自己支配,无经济来源的妻子则认为作为监护人钱应由其代为保管,双方争执不下。面对这样一起棘手的抚养费分割纠纷,铜山法院少年家事庭马秀丽法官抓住“都是为了孩子”这一交点反复做工作,最终案件调解结案,让已经伤害累累的一家破镜重圆,保障了孩子的健康成长。

丈夫工亡 公婆儿媳争夺幼子抚养费

20184月,在广东打工的唐某在工作中不幸触电身亡,给了唐家沉重的打击。经协调,唐某生前所在公司一次性赔偿唐某家人工亡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丧葬费、误工费等合计人民币220万元。其中,死者孩子唐某尧、唐某韵抚养费共计52万余元。这些钱,都暂时由唐某父亲保管。

办理完唐某的后事,唐某妻子张某找到公婆,索要52万元的抚养、谁知,公婆竟然不愿意给。原来,公婆觉得张某还年轻,将来肯定改嫁,这笔钱不一定能花在孙子孙女身上。张某对公婆的说法非常气愤,她认为两个孩子跟着自己生活,日常花销很大,此笔金额应该由自己代为保管,以便将来给孩子提供更好的生活和教育条件。几次协调未成,20187月,张某一纸诉状将公婆诉至法院。

细致调解 双方最终握手言和

受理此案后,马秀丽法官认为,本案适宜调解结案,一次性化解纠纷。于是,她组织原被告双方调解,两被告认可该笔费用属于孙子孙女,两被告也愿意把钱拿出来给孙子孙女用,希望该笔费用可以由第三方来监管,甚至愿意多拿出一笔钱一起交给第三方监管,待孙子孙女成年后由其自己支配,老两口担心的是原告张某拿走用于个人消费。由于当时张某情绪激动,调解未能成功。

原被告双方虽然矛盾尖锐,但出发点都是为了孩子,其实都没有私吞这笔钱的想法,正因如此,马秀丽认为,本案是有调解基础的。她继续做双方工作,并邀请双方比较信服的家族长辈参与化解,取得了一定进展。112日,案件第二次开庭调解,原告张某提出,孩子的52万余元抚养费应该由自己代为保管。被告则提出,这笔钱原被告均不能独自监管,应存在以孙子孙女开卡的银行卡名下,并且原被告双方均享有监管的权利,若有款项没有用于孩子生活学习,原告有义务返还该部分。对此,原告表示不满,认为被告是故意刁难自己,被告更是扬言收回原来的话,案件调解再次陷入僵局。

马秀丽与两位人民陪审员当即对原被告双方进行“背靠背”调解,劝慰双方为了孩子,各让一步,不要太过计较。

“爷爷奶奶是疼孩子的,作为孩子妈妈也是疼孩子的,爷爷奶奶担心该笔款项不能很好的用于孩子身上,但是现在孩子的生活教育成本是很高的,孩子妈妈也是想给孩子一个更好的生活教育环境,让孩子成才……”

经过苦口婆心的反复劝说,被告逐渐理解了孩子妈妈的真实想法,并且原告当庭表示其会用心抚养两个孩子长大成人,且不会再嫁。

最终,双方自愿达成调解协议,原告唐某尧、唐某韵抚养费共计52万余元,交由监护人张某(原告)保管,用于孩子生活教育等,被告有权监督钱款的使用情况。

法官说法 坚持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原则处理纠纷

据马秀丽介绍,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两个孩子的抚养费共计52万余元的归属问题。死亡赔偿金并非死者的遗产,不能按照《继承法》的相关规定按法定继承按份分割。我国现行法律对死亡赔偿金的分配没有明确规定,考虑到其是对受害人未来收入的填补,而该收入是用于家庭成员未来的生活,应充分考虑不同的家庭成员与受害人共同生活的紧密程度不同。所以具体分配上,应综合赔偿权利人对受害人的经济依赖程度、和受害人生活紧密程度及其生活状况等因素确定死亡赔偿金的分配比例。

本案中,原告和两个年幼的孩子失去了父亲、丈夫和唯一的顶梁柱,而原告张某无工作、没技术,几乎没有收入,无法正常维持儿女的吃穿、教育、医疗等各项开支,死亡赔偿金中有一部分明确为两个孩子的抚养费,因此,本着保护未成年人合法利益和健康成长的原则,考虑到受害人唐某及其妻已与父母分家、子女尚小,原告愿意全身心照顾两个孩子等因素,最终妥善化解了本案,原被告双方握手言和,为孩子成长尽可能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责任编辑:铜山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