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躺在口袋里的钢笔
作者:沛县法院  发布时间:2018-11-02 09:09:45 打印 字号: | |
  “姓名?”“电话?”“你今天来是想询问哪一个案件的情况?”接待室门前,我看着刚入职不久的执行员小朱有条不紊的做着接待工作,指尖在键盘上飞舞,笔录转眼打印完毕,签字确认,当事人离开,小朱把笔录放进右手边厚厚的文件夹,以备查看,效率堪称高速。

  再看看手中已陪伴着度过了近30个年头的钢笔,有些磨损的笔杆上,已经露出了微微发黑的铜色,书写时字迹微散,也远不如过去清晰,恍惚间余墨晕染,似又回到了当初的那个年代···

  1988年,我从新疆墨玉县法院调到沛县法院工作,有着六年工作经验的我,很快便适应了执行庭的基础工作,但每天外出送达和找被执行人,基本成了最辛苦的部分。

  80年代的沛县,交通还不是很发达,交通工具就更不发达了。很多材料为了尽快送达当事人手中,我们必须骑着“二八大杠”一个村一个村的送过去。偶与邮递员相遇,也不免惺惺相惜一番,同样是一个厚厚的包(卷宗材料),同样是一条坑洼的道,接到东西的人心情却截然不同。

那时候给当事人做笔录,自然是要靠手中的钢笔。虽达不到笔走龙蛇,妙笔生花的境界,但写得一手好字,还是让我曾为此沾沾自喜。

  90年代初,院里为执行局配备了两台摩托车,这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但依然不能解决车辆紧张的现实,唯一的一辆“金杯”面包,外出拘传被执行人的行动却每每与刑庭押解嫌疑人的庭审时间相冲,为节省时间,需要在拘传被执行人后,在车上就进行谈话记笔录。

  拿出钢笔,铺好纸张。摇摇晃晃的乡间小路,歪歪扭扭的白纸黑字,紧张又充实。

  再往后,日子似乎突然就好起来了。执行局分成了三个实施庭室,配上专用车辆,安装了电脑,打印机,扫描仪,一个又一个的新式装备减轻了负担,但执行工作却变得更加忙碌和困难。

手中的钢笔也有了用武之地,去银行、去工商、去房产,送达证、通知书、介绍信,寥寥几行字,似乎就写出了它的雀跃。

  30年过去,从“小孙”,到“孙庭长”,到“老孙”,案件越办越多,当事人也见过形形色色,随着法院信息化建设,已经极少了用上钢笔的机会。偶有闲暇,也会向生机勃勃的新人们讲讲它曾见证过的时光,但终究已脱离了“生产力”的路线,终于到了寿终正寝的时刻。

  我合上笔帽,让老伙计安心躺进口袋。

  故事已故,未来已来,岁月,催促的我们越来越老,但时间,会让法院发展的越来越好。
责任编辑:沛县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