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以案释法
一“诺”值千金,承诺需谨慎
作者:沛县法院  发布时间:2018-10-26 09:10:50 打印 字号: | |
  核心提示

  遵守承诺既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现代法律的基本原则。当事人在民事活动中,应当遵守诚实信用原则,守合同、重“然诺”,不轻易做出承诺,一旦做出承诺,要严格履行,否则将可能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日前,沛县法院就开庭审理了一起类似案件。刘某承诺帮助吴某扣留苗某的工程款用以支付吴某,但刘某却并未依诺履行,而苗某领走工程款后又迟迟不付给吴某,于是吴某将苗某、刘某告上法院,要求苗某支付工程款,刘某承担担保责任。

  案情简介

  挂靠在某电力公司的刘某承包了沛县农网工程中的部分工程,因工期短任务重,于是将其中一部分工程分包给了苗某,并约定前期给付部分工程款后,剩余的将在工期结束验收合格后给付。苗某与刘某签订协议后,为了赶工期尽快完成,找到了“工头”吴某,让其负责工程中电表安装的劳务,由苗某按期支付劳务工资。

  吴某召集了工人并按照时间约定完成了工作,但苗某除前期给付了21500元后,剩余款项却迟迟不付。吴某找了几次后,苗某一会说自己在外地,一会说吴某提供的材料有缺失,总之是百般推脱。眼看着工人工资到了发放的时间,心急火燎的吴某再和苗某联系时却始终联系不上,一时间也无计可施。而这时有人看吴某为难便为他出主意:既然苗某是从刘某出分包工程,目前工程又还没完结,刘某那里肯定还有苗某的工程款,找不到苗某,找刘某不是也一样么。于是吴某和两位工人代表来到了刘某的办公室说明情况。

  得知情况的刘某向吴某承诺,将扣留应当给付苗某的结算工程款,由苗某和吴某协商,待付清吴某等人的劳务款后再将款项给付苗某,否则刘某将承担一切责任,并出具了一份证明。之后,吴某还曾给刘某打电话询问苗某剩余工程款数额,刘某称还有13、4万,还说让吴某静等苗某与其协商。

  但吴某没有想到,几个月之后,当吴某想与刘某商量,打算先支取部分应该给付苗某的工程款当做工人工资时,刘某却称和苗某的工程款项早已结算完毕,他这里已经没有余款。

  法院审理

  2018年初,无奈的吴某将苗某、刘某、电力安装公司(与刘某为挂靠关系)告上了法院。开庭审理中,苗某经法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法院按苗某缺席审理,刘某、电力安装公司均表示不愿承担付款责任。

  法官根据原被告双方的陈述和相关证据,认定原告吴某在涉案工程施工中仅提供劳务,原告与苗某之间存在劳务合同关系,该劳务合同合法有效。且原告提供的与被告苗某的通话录音中,原告向苗某索要工人工资近8万元,苗某并未对原告主张的该欠款数额提出异议,只是认为原告的材料有缺失,并表示愿意先给原告几万元,最后再算账。对原告主张的欠款75000元,法院予以支持。至于原告是否存在材料缺失的问题,双方可另行处理。

  刘某书面承诺扣留苗某的工程款,直到付清吴某人工工资后,方可付给苗某,如中途苗某私自把帐结走,一切后果由刘某承担,该承诺对刘某具有约束力。现苗某仍欠原告的劳务费未支付,而刘某又主张苗某的工程款已付清,即刘某并未履行代扣苗某工程款的义务,刘某应承担违约责任。鉴于本案劳务费的债务人为苗某,刘某因未履行代扣义务产生的责任属于第二顺序的责任,刘某应对原告的劳务费承担补充责任。电力安装公司与刘某系挂靠关系,电力安装公司应与刘某共同承担责任。

  法官说法

  这是一起典型的连环债务纠纷案。在现实生活中,连环债务并不少见,尤其在建设工程施工领域更为普遍。债权人为保障债权得以实现,可以与债务人的债务人(即次债务人)协商,由次债务人代为扣留债务人的款项,甚至三方协商由次债务人代为向债权人履行付款义务。当事人之间关于“代扣代付”的约定,实际上是建立了保证监督支付专款专用的无名合同法律关系,该约定对作出“代扣代付”承诺的次债务人具有法律约束力。

  此种“代扣代付”与典型意义上的保证并不相同。两者的区别主要在于:保证责任是基于保证合同约定,在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由保证人以自身责任财产承担债务人的付款责任;未履行“代扣代付”承诺承担法律责任,是因为该违约行为导致债权人在次债务人对债务人欠款范围内未获清偿的损害后果,即该责任的性质是因违约而承担的违约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一条规定:“他人在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或者借款合同上签字或者盖章,但未表明其保证人身份或者承担保证责任,或者通过其他事实不能推定其为保证人,出借人请求其承担保证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因此,第三人仅承诺“代扣代付”,未明确表示承担保证责任的,不能认定为双方存在保证合同关系。

  “代扣代付”也不属于债务加入。“代扣代付”表明用于承担责任的款项来自于债务人,“羊毛出在羊身上”,次债务人并没有以自身财产为他人债务承担责任的意思表示。

  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规定:“第三人向债权人保证监督支付专款专用的,在履行了监督支付专款专用的义务后,不再承担责任。未尽监督义务造成资金流失的,应当对流失的资金承担补充赔偿责任。”条文规定的情形虽然与“代扣代付”并不完全一致,但两者核心要件基本相同,该法律规定可以在本案中参照适用。同时,与债务人的责任相比,“代扣代付”应当属于第二顺序的责任,在对债务人强制执行后仍不能清偿全部债务的情况下,再由未尽监督义务的次债务人在流失资金的范围承担补充责任。
责任编辑:沛县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