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案件快讯
70万股权转让款存孙子名下 她将丈夫儿女告上法庭
作者:睢宁法院  发布时间:2018-09-05 11:42:45 打印 字号: | |
  王某和马某是夫妻关系,王甲、王乙是两人的子女,四人将公司股权作价1600万元转让他人。王某授意儿子王甲将其中的70万元存入孙子的名下。马某要求王某退回转让款无果后,将丈夫、儿子、女儿诉至法院。

 法院判决后

 儿子将钱打给父亲

 王某、马某是夫妻关系,王甲、王乙分别是王某、马某的子女,四人均为家族企业的股东。2015年四人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将股权作价1600万元转让给他人。收到转让款后,王某授意儿子王甲将70万元存入孙子的名下,并将存折交付给马某,但没有告知密码。

 马某在主张转让款无果的情况下,将丈夫、儿子、女儿诉至法院,提起财产分配之诉。法院经审理后依法判决王甲支付马某70万元,驳回了马某的其他诉讼请求。判决生效后,马某申请强制执行。王甲收到执行通知书后提出异议,主张在进入执行程序前因联系不到母亲,就将款项通过转账的方式支付给父亲,请求撤销执行通知书、终结本案的执行程序。

 睢宁县人民法院审查时查明,王甲在向父亲账户转款后,第二天就将款项全部取出。王某因将与马某共有的房产私下赠与孙子,马某曾提起诉讼要求确认赠与协议无效,经过二审终审依法支持了马某的诉讼请求。

 母亲认为儿子恶意规避执行

 那么,被执行人王甲向申请执行人马某配偶王某即王甲父亲支付款项能否视为履行了生效文书确定的义务?王甲认为,马某与王某至今仍是合法的夫妻关系,依照《婚姻法》第十九条规定:夫妻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取得的财产是共有的,生效判决判给马某的款项应归马某、王某共同共有,双方之间是否存在矛盾,并不能影响夫妻财产共有的法定属性,王某也应是生效判决所确定的权利人,在向王某支付涉案款项应视为向马某履行了生效判决确定的义务。而王甲称,帮王某取款是基于王某的委托,取回的涉案款项也是交由王某处置,他的行为不构成规避执行。

 马某则认为,生效判决确定的权利主体是自己而非王某,并且异议人对父母之间存在矛盾是明知的,在此情况下仍将涉案款项交付父亲并在第二天取出,显然是恶意规避执行。

 睢宁人民法院经审查后认为,申请执行人、被执行人的确定应以生效的法律文书为依据。被执行人王甲应当严格按照生效的法律文书确定的内容向申请执行人履行义务。本案中,执行依据确定王甲应给付马某70万元,生效的法律文书确认的权利主体为马某,只有马某可向法院申请执行。马某的配偶王某也是诉讼案件的被告之一,王甲在明知马某、王某之间尚有纠纷的情况下,以马某与王某是夫妻关系,其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取得的财产共有为由,将该款支付给王某无事实及法律依据。
责任编辑:睢宁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