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执行路上总有“妮”
作者:沛县法院  发布时间:2018-08-02 16:55:22 打印 字号: | |
  2016年7月,我通过江苏省法院书记员招录考试,来到了沛县法院这个大家庭,开始和众多可爱的小哥哥小姐姐们一起工作,于是一转眼,四季两度轮回。

  时间,似一把鬼斧神工的雕刀。它能让人十几年如一日兢业求精,也能让人沉淀下“青葱”坚守公正,能让人饱受“荼毒”却初心不改,亦有可能让人吸“阳”过量身宽体胖。但于我而言,它便是能剥去浮沉褪去青涩抹去娇羞露出“铁甲”的那一把。

  假如时光能回溯,你便能看到一个初次面对执行工作无从下手茫然无措思绪凌乱的小菜鸟。本以为书记员工作并不困难的我在开始接触到执行局复杂异常工作的第一时间就进入了“懵体”状态,除了张着眼睛全程听着一旁前辈的细细叮咛,手无足措四个字第一次在我身上表现的如此酣畅淋漓。

  就这样,在专业的名词术语中,我怀着既期待又忐忑的矛盾心情,踏上了精彩纷呈的执行路程···

  时光之风继续吹动,很快便定格在我人生中第一次的“集中执行”。因为被执行人当中有女性,故在执行当中必须要女执行员参加,而作为执行局女生中比较“人高马大”的我,便当仁不让的成为了执行“主力军”。

  夏天凌晨的风,没了白日里的那一丝焦躁,也渐渐平复了我紧张的心情。五点钟,车辆人员到位,云梯铰钳就绪,待全员整装完毕,带队的朱院长一声令下,车队奔赴向执行第一现场。

  第一位被执行人家住10楼,而电梯却只能通过刷卡才能搭乘,但因小区管理松懈而时间又太早,找不到门卫和住户借卡,为防止被执行人发现情势不妙而逃脱,执行干警们只好步行走上10楼。狭窄的楼梯间闷热而潮湿,爬上10楼的我已然汗流浃背,更别提身负装备的其他人。而当我们满怀希望的敲开被执行人家门之后却发现让人心凉的事实——被执行人并不在家中。被执行人的妻子起初还有些怯意,但在见到我们亮出工作证讲明来意后,反而开始变得很不配合,无奈下,承办法官耐心的向其进行法律释明,并留下了传票,让其转交被执行人,她才怏怏接手,然后“嘭”的一声狠狠关上家门。

  这么辛苦的来到被执行人家中却没能有半点收获,沮丧开始在我心里蔓延,然而当我转过头来,看到的却是大家仍旧斗志满满无丝毫丧气的脸。一起执行的小姐姐向我劝解:“别灰心,这种情况在执行中是经常会遇到的,不是每一个案子都会很顺利,但是付出总会有回报,走,去下一家!”

  很快,我们便来到了第二位被执行人家门前。三上三下的楼房前是一个宽敞的院子,从门缝看去,不大的花园内花团簇簇,十分好看,也彰显出这家住户并不拮据的生活水平。敲门半天并表明身份后,被执行人妻子才打开屋门,但还未等执行法官询问,便听到守在屋后干警的吼声:“你往哪跑?站住!”原来在开门之前,被执行人就打算从墙角逃走,却不想被我们的干警堵个正着,还没等我满心紧张的从院子里跑到屋后,便看见被执行人已被几位执行干警控制住,远远的从田野里走回来。

  本以为这就是整场执行中最为惊险的一幕,而接下来的执行工作也十分顺利,正当我将提起的心渐渐放下的时候,却遇到了更为惊心的一刻。

  一名女被执行人在得知她担保的欠款未还清,法院将对其采取拘传措施后情绪十分激动,拿起了屋内的水果刀就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你们今天谁要带我走我就死在这!”当时站在她身边的我都吓呆了,生怕她一个不小心伤到自己。而随着执行法官与其慢慢沟通,被执行人情绪逐渐舒缓,经过近半个小时的劝解和法律释明,被执行人最终放下刀自愿跟随我们回到了沛县法院解决问题。

  伴随着警笛声,集中执行行动暂时告一段落,而我第一次的执行经历也到此结束。但直到我双脚踩到办公室的地面上,心跳才慢慢平复。我告诉自己,原来这就是执行,这或许和想象中差距甚大,但,也更加精彩。

  白驹淘气,转眼过隙。

  两年时间,我在执行局有了长足的成长,查控拿手,拘传在行,法律释明信手拈,案件调解也能成。虽然能力的成长是因为执行工作的百般“折磨”,但案件结束后的喜悦、当事人满脸笑意的感激却是实实在在。

  随着执行攻坚决战结束日期的临近,执行局里又开始了满负荷运行模式,加班加点早已是工作常态,“我们不怕艰难险阻,我们不怕困境重重,牢记使命我们坚定信仰,执行为民我们更加奋进!”这,是执行局全体干警在执行攻坚会议上的庄严宣誓,也是他们正在奋斗践行着的诺言。

  我叫房妮,是沛县法院执行局的一名书记员。在我看来,执行工作便似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个人努力再多,只是种开了路两边的花朵,再往前,又是一片新的风景。而在这条崎岖的路上,有嘴里嚷着累觉不爱却还在熟悉案情的执行法官,有对灯发誓热天拒出却仍旧满城抓“赖”的执行中队,还有身兼数职分身乏术却能够“内外”兼顾的书记员。执行之路,砥砺前行,但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努力和拼搏,更需要的,是大家的信任与支持!
责任编辑:沛县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