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司法探讨
交通事故无责任认定应如何处理
作者:周洪林 邵海林  发布时间:2018-07-09 13:47:10 打印 字号: | |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73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交通事故现场勘验、检查、调查情况和有关的检验、鉴定结论,及时制作交通事故认定书,作为处理交通事故的证据。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载明交通事故的基本事实、成因和当事人的责任,并送达当事人。”由此可见,对于大部分的交通事故案件,交警部门都会出具交通事故认定书对双方的责任进行划分,再确定赔偿责任。但在司法实践中,有时也会因为一些其他因素而无法查清事故事实,在无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的情形下,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如何处理?笔者认为,应按以下几种情况分别确定:

     一、无责任认定案件的审判实践考证

审判实践中,一般情况下对交通事故责任无法认定的情形,任何一方均需收集相关证据证明对方存在过错,起诉后由法官根据双方对事实的陈述和提供的证据等综合情况进行判断,这是法官自由裁量权的体现。在这种情况下只能诉讼至法院由法院根据实际情况判决双方是否存在过错及责任分配问题。审判实践中,如双方都存在过错,责任按过错原则分担;

如均无过错,再依据《民法通则》第4条公平原则的规定,由双方承担公平责任。

1.在机动车之间发生事故无法确定责任的,推定双方负同等责任,此类观点为大多数法院所采用,有的地区规定“同时,可根据双方车辆状况、受损害的程度,在 10% 范围内予以适当调整”;有的地方“可以推定事故各方对事故的发生均有过错,并酌情确定各方的过错责任大小”。

      2. 在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事故无法确定责任的,有的法院推定由机动车方负全部责任;有的法院推定由机动车方负主要责任。

      3.非机动车与行人之间发生事故无法确定责任的,有的法院规定由非机动车负主要责任,行人负次要责任;有的地方规定承担同等责任。

二、无责任认定案件的处理方法

    (一)关于原、被告过错程度的确定

处理无责任认定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的关键,是确定双方的过错程度。民法上的过错,是行为人对受害人应负注意义务的疏忽或懈怠。注意义务问题是解决过错侵权案件的枢纽与关键,侵权法中的注意义务有以下几类:(1)法律、法规所规定的注意义务,这是最明确、最容易检索的注意义务发生根据;(2)职业、 业务所要求的注意义务;(3)习惯、 常理所要求的注意义务;(4)基于先行行为而产生的注意义务。在道路交通中,所有的交通参与者都负有一定程度的安全注意义务。但由于交通参与者的地位、对危险产生作用的不同,因而所负安全注意义务的性质和程度也不同。“合理注意义务”就是对相关法律事由的抽象概括,由法官在具体的案件中,根据其社会生活经验的积累,考虑行为人“合理注意”的尺度。

具体而言,注意义务之设定是考虑社会共同生活基本秩序的保护,确立人们对他人行为注意程度的合理预期。判断注意义务之合理,必须确立注意之基准:一是“注意之合理”的判断应考虑注意义务的承担者,即谁应该具有注意义务;二是“注意之合理”的判断应该考虑诸多因素。如法律政策、损害的可预见性、可能结果的严重性、社会的合理期待、社会价值等等。

      由上分析,可归纳出无事故责任认定情形下当事人过错的认定标准,即判定双方过错程度的主要标准:一是根据注意义务的内容和注意标准来决定过错轻重;二是根据行为危险性大小和危险回避能力的优劣决定过错轻重;三是造成险情方的违法行为一般应认定为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直接原因。同时应注重比例原则,防止不当扩大优势机动车一方的注意义务和责任范围,参照通常人、通常情况下是否会发生损害,结合机动车驾驶路况、 周围环境、 双方之间距离等因素来作出综合认定。在混合过错中,判定双方的过错程度的通常标准:一是根据注意义务的内容和注意标准来决定过错轻重;二是根据行为危险性大小和危险回避能力的优劣决定过错轻重。一般认为,造成险情方的违法行为是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直接原因,其交通行为状态对险情避让方的避让难易程度有着直接影响。在“险情避让”的特定情形下,确定发生险情行为在发生交通事故中的作用大小,要从交通事故发生的基本规律,即时空规律出发,分析行为人的注意义务。

    (二)关于“优者危险负担”原则的实践运用

所谓“优者危险负担” 原则是指,在受害人有过失的情况下,考虑双方对道路交通注意义务的轻重,按机动车危险性的大小以及危险回避能力的优劣,分配交通事故的损害后果。机动车之间判断危险的原则是,以质量、硬度、速度、车辆自身控制力等因素来认定机动车的危险性大小。其基本理论是根据行为的危险大小及危险回避能力的优劣来决定过失的轻重,如健全的成年人比老幼病残者优越,汽车比行人优越,在各种车辆中性能好的车比性能差的车优越。优越者的行为的危险性更大、危害回避能力更强,发生交通事故后,在等同的情况下,危险性大的一方应承担较大赔偿责任。由于“优者危险负担”原则的基本理论是根据行为的危险大小及危险回避能力的优劣来决定过失的轻重,为此,司法实践中应遵守其基本规则。

    (1)基本条件。适用“优者危险负担”原则的基本条件有:交通事故事实不清、责任不明;受害人有一定过失;事故发生时,机动车对受害人具有间接影响力。

  (2)举证责任。为防止“优者危险负担”原则的滥用,应明确原告的举证责任。原告应对以下事实举证:发生了交通事故;原告的损害与被告驾驶车辆具有因果关系或有影响关系。原告无法尽到初步证明责任,应驳回原告诉讼请求。被告在原告完成初步举证责任后的举证范围:己方尽到注意义务;被害人故意或有重大过失。法官应综合全案双方当事人举证的证据材料,根据构成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的要件要求予以判断。

     (3)判断标准。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以“过错”原则为基本归责原则,在处理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间交通事故时,如果非机动车方存在过错,法律还同时规定了“过失相抵”原则。“优者危险负担”原则的适用,充分体现了现代法治抑强扶弱的基本精神。判断“优者”的标准是,机动车与非机动车之间,机动车为“ 优” ;机动车与机动车之间,则应综合质量、硬度、速度、车辆自身控制力等多个因素,以危险性更大的一方为“ 优者”。这无论是从法理上讲,还是从实践而言,都与最高法院民一庭的相关意见相符。

 *周洪林,徐州市丰县法院民一庭庭长;邵海林,徐州市丰县法院办公室工作人员。

 

 

 

来源:《徐州审判》2018年第01期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