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案件精析
王万里诉徐州润华商业有限公司产品销售者责任纠纷案
作者:蔡鸣春  发布时间:2018-07-09 10:40:08 打印 字号: | |

【裁判要旨】

1、《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条规定,消费者为生活消费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其权益受本法保护。因此消法所保护的消费者是为生活消费需要的商品购买和使用者,其消费应具有生活性,而不具有牟利目的。

2、当事人以营利为目的,从事知假买假索赔职业活动的,不能认定为为生活消费需要的消费者,不具有消费者的身份,其以消费者的身份主张权利不能获得《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及相关司法解释为保护消费者设定的权益。

 

原告:王万里,男,19752月生,住徐州市云龙区。

被告:徐州润华商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徐州市三环东路与兵马俑路交汇处西南角。

原告王万里因与被告徐州润华商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华公司)产品销售者责任纠纷一案,向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王万里诉称:原告在被告处购买了9袋好想你即食枣。商品包装标识“健康零食”,涉嫌向消费者提醒红枣的保健作用,却没有保健品相关标识;标识“打开即食”,但执行标准为免洗杀菌红枣标准;标识“原料源自新疆”、“二级”也不属实;涉案商品在超市宣传牌上标识“中国红枣领导品牌”,违反广告法、反不正当竞争法和消法;商品菌落总数超标。涉案商品存在影响食品安全的缺陷、瑕疵和隐患,且商家欺诈误导消费者,给原告造成财产损失,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原、被告之间的买卖合同应予撤销,被告应按照商品价款的十倍赔偿原告,增加赔偿额不足1000元的按1000元计算。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返还原告购物款80.1元,并赔偿原告9000元(1000/件×9件);2、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在诉讼过程中,原告撤回对8袋好想你即食枣相对应的诉请,变更诉请为退还购物款8.9元,赔偿1元。

被告润华公司辩称:购物发票是真实的,但不能确认涉案商品就是我公司出售的。原告要求退还货款并赔偿的诉请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原告主张赔偿的前提必须符合三个条件,即必须是消费者、必须遭受损失、经营者必须是明知经销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第一,原告不是为了生活消费需要购买商品,其诉讼主体不适格。原告多次购买涉案商品,并且巧妙利用食品安全法的规定,就同样问题分开主张诉讼请求,不同于普通消费者诉讼维权行为,其购买动机不是为了生活消费。第二,涉案产品无论是从质量、广告宣传还是食品标签上都未违法违规,原告未遭受任何财产损失。“健康零食”广告语是对广告消费者关于饮食方式、饮食习惯的一种良性倡导,并没有提醒、明示或暗示涉案食品具有保健作用,也没有明示、暗示或承诺消费者食用该商品能获得健康的表述。“打开即食”是对涉案产品食用方法的一种提示,意思仅是指该产品不用加工、烹煮等制作即可食用。“中国红枣领导品牌”是对好想你枣业股份有限公司客观事实状态的描述,不是虚假或引人误解的宣传。原告仅凭其无法确认真实性的检测报告以及主观猜测,诉称涉案商品菌落总数超标,被告不予认可。第三,被告销售的产品,是经工商登记机关登记注册的企业在证照齐全的情况下生产的合法合规合格产品。综上,被告售卖本案涉案商品,不涉及虚假宣传,也不存在欺骗、误导消费者,更没有给原告造成任何人身、财产损害。原告诉请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虽然原告在庭审中对诉请进行了变更,但其在起诉时的诉请并非如此。原告的行为并不符合消法中关于消费者的定义,原告不是一个真正的消费者。综上,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请。

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一审审理查明:

原告王万里分别于20166221026分、1027分、1033分、1054分、1055分、1108分自被告润华公司处分18次购买了18袋好想你即食枣(无核),单价8.9元。

另查明,自20154月份起至今,王万里以产品销售者责任纠纷为由在本院提起诉讼要求赔偿的案件已有几百余起,涉案产品数千件,案件被告涉及近百家不同商场、超市,分布在徐州市11个区县。王万里在集中时间段多次购买涉案商品,且多按单件分开结账,围绕过期食品、标签是否规范是否存在瑕疵、添加剂含量是否达标等问题就同种产品、同类问题、同一商家提起多起诉讼,多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食品安全法等法律中关于惩罚性赔偿的规定,试图对每一件商品都获得超出商品价款数十倍、数百倍甚至上千倍的赔偿。

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以下简称消法)第二条规定“消费者为生活消费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其权益受本法保护;本法未作规定的,受其他有关法律、法规保护”。因此,并非所有的商品购买者都是消法所保护的消费者。作为消法保护的消费者,其重要特征就是消费具有生活性,而并不具有牟利的目的。生活性的主要内容:一是为了生活需要而购买商品;二是为了生活需要而使用商品;三是为了生活需要接受他人提供的服务。而以通过购买商品获取惩罚性赔偿的购买者,具有牟利的目的,显然并不符合上述特征。消法保护的对象不包括以牟利为目的的购买者。

在本案中,王万里在间隔数分钟甚至不足一分钟内,多次重复购买同一商品并按单件分开结账、独立开票,其中在20166221033分结账4次、1108分结账5次,并在其提起诉讼时,请求的赔偿数额均按照每件商品增加赔偿额不足1000元按1000元计算,对每件商品都主张了1000元的赔偿,高出商品价款数百倍。而对于其主张的涉案商品菌落总数超标、“开袋即食”等问题,也均在其提起的多起诉讼中主张过。

结合本院涉王万里产品销售者责任纠纷案件中王万里的购买行为来看,一是王万里购买同种商品的数量多件甚至高达几十件,购买量大大超出正常使用量;二是王万里的经常居住地为徐州市云龙区黄山新村9-1-601室,却在短时间内选择从徐州铜山区、贾汪区、新沂市、睢宁市、邳州市等不同区县的多家商场、超市购买大量商品且品类多为日用百货,亦不符合普通消费者主要选择居住地附近购买日用百货的消费习惯;三是王万里在集中时间段多次购买诉争产品,具有反复性、持续性,且对于同时段购买的同类商品多按单件分开结账、独立开票,与因生活消费需要购买商品的消费行为特征不符;四是王万里购买的部分商品,在购买时即针对商品存在“问题”进行了全程录像拍摄,甚至已由有关部门认定是假冒伪劣商品或就相同产品已提起诉讼后,仍继续在不同销售者甚至是同一销售者处购买同类商品,王万里在对商品产生质疑或明知商品存在“问题”后仍继续购买的行为明显超过了普通消费者所具有的理性,亦与常理不符。五是王万里在购买涉案商品后提起的绝大多数诉讼中,按法律中关于惩罚性赔偿的规定,要求高出产品价款数十倍、数百倍甚至上千倍的赔偿。同时通过诉争产品价格、数量的组合,将大部分个案的诉讼请求标的额控制在接近但不超过10000元,使大部分案件的诉讼费用均为诉讼收费标准的最低数额即50元,就相同商品或相同经营者提起反复、持续、分散的诉讼,使其可能获得的赔偿数额与其投入的货款及诉讼费用之比达到最高倍比。

王万里的购物行为不同于一般消费者,其购买涉案商品的目的并不是生活消费需要。虽然在诉讼过程中,王万里将包括本案在内的少数案件的诉请赔偿金额变更为1元,但根据其购买商品时有违常理之情形及起诉时的主张,可以认定其在购买产品时仍是以获得高额赔偿为目的的。其在审判过程中对少数案件诉讼标的调整,并不能改变其购买时的主观目的。

因此,原告购买涉案商品并非基于商家故意告知其虚假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而做出的错误意思表示,反而是在其寻求或明知其所谓的商家存在“欺诈行为”的情况下,购买商品以获取高额赔偿。原告的购买行为并非用于生活消费,具有明显的牟利目的,其主张退还货款并要求惩罚性赔偿,法律依据不足,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六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于2017417日作出(2016)苏0302民初3041号判决:驳回原告王万里的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王万里不服上述判决,向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称:1、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首先,上诉人购买商品并支付货款,与被上诉人形成买卖合同关系,对商品进行了部分消费,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不是消费者,系主观臆断。其次,上诉人的一审诉请仅要求退货并赔偿1元,并非牟利,而是以此警示商家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商品及服务,为净化市场起促进作用。上诉人虽然以前诉请很多,但变更诉请后不能按照以前的诉请为依据,推论上诉人系以牟利为目的。再次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明确规定消费者有选择购物的权利,每个公民都有监督食品安全的权利和义务,一审法院认为上诉人对问题商品进行拍摄,并知假买假不予支持上诉人的诉请不当。2、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相对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其他法律而言,食品安全法属于特别法,在两法相冲突的情况下,应优先适用食品安全法。3、上诉人作为弱势群体,经过两年多维权,不合格商品明显减少,客观上净化了市场,有益于大多数人。故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润华公司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二审,确认了一审查明的事实。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认为:

双方争议的主要问题在于王万里是否消费者,能否以《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赋予消费者的权益主张权利的问题。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均未对消费者的法律概念作出明确定义,如果将消费者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仅理解为满足自己的需要,未免过于狭隘,消费者本身的含义应是比较广泛的,不仅包括为自己的生活需要购买物品的人,也包括出于收藏、保存、赠与等目的而购买商品,还包括为他人或代理他人购买生活用品的人。但知假买假者与一般的消费者在购买的目的上是不同的,知假买假者购买商品的目的在于获取一定的经济利益或社会利益,因此,知假买假者不具有消费者的身份,其以消费者的身份主张权利不能获得《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及相关司法解释为保护消费者设定的权益。

根据查明的事实,自20154月份起至今,王万里以产品销售者责任纠纷为由在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赔偿的案件已有几百余起,涉案产品数千件,案件被告涉及近百家不同商场、超市,分布在徐州市11个区县。王万里在集中时间段多次购买涉案商品,且多按单件分开结账,围绕商品广告、过期食品、标签是否规范是否存在瑕疵、添加剂含量是否达标等问题就同种产品、同类问题、提起多起诉讼,多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食品安全法等法律中关于惩罚性赔偿的规定,试图对每一件商品都获得超出商品价款数十倍、数百倍甚至上千倍的赔偿。基于以上事实,王万里在购买涉案商品前,对涉案商品的情况以及广告宣传的内容是具有深入了解和研究的,所购商品不会对王万里产生欺诈和误导,结合王万里一审中购买80.1元商品要求赔偿9080.1元的原审诉请,其购物行为明显具有牟利的意图,后王万里虽变更诉讼请求,但不能改变其购物行为的牟利目的。王万里不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的消费者,一审法院以王万里并非消费者,不予支持其诉请是正确的。

综上,王万里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2017825日作出(2017)苏03民终3748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报送单位: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

一审合议庭成员:任正辉、蔡鸣春、王磊

二审合议庭成员:沈慧娟、陈禹、赵淑霞

 

报送人:蔡鸣春

来源:《徐州审判》2018年第01期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