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案件精析
高桥诉徐州华博展览服务有限公司、徐州珠峰会展服务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案
作者:刘 松  发布时间:2018-07-09 10:37:27 打印 字号: | |

【裁判摘要】 

被告华博公司与珠峰公司表面上看似是彼此独立的两家有限责任公司,但是该两家公司无证据证明公司之间资产、财务的独立性,已经实际构成资产混同,且该行为严重损害了原告的利益。因此,在被告华博公司未与原告高桥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且应当承担相应责任的情况下,被告珠峰公司应当对被告华博公司的上述债务向原告高桥承担连带给付责任。故原告主张两被告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应当予以支持。

 

 

原告:高桥,女,198989日出生,汉族,住徐州市云龙区潘塘六堡村。

被告:徐州华博展览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徐州市云龙区淮海车辆厂农村信用社二楼。

法定代表人:马新亚,该公司总经理。

被告:徐州珠峰会展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徐州市泉山区淮海西路272号西都国际A-1722号。

法定代表人:范红侠,该公司总经理。

原告高桥因与被告徐州华博展览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博公司)、徐州珠峰会展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峰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向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高桥诉称: 201293日至2016528日,原告高桥在被告华博公司、珠峰公司工作,担任招展专员,但是两被告一直未与原告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原告在201293日至20158月工作期间,被告华博公司一直未给原告缴纳社会保险。20159月以后,原告被转至被告珠峰公司工作。事实上两被告实为马新亚一人所有的公司,办公场所也均位于该市云龙区淮海车辆厂农村信用社二楼。由于被告一直拒绝为原告办理社会保险,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用人单位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三)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现原告因此已经离开该公司,但为了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诉至法院,请求判如所请。

被告华博公司辩称:原告所述不是事实。原告不是被告华博公司员工,未在被告华博公司处工作,原告只是与被告公司员工曹海燕有合作关系,原、被告双方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彼此也不产生权利义务关系,原告诉请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且原告支付双倍工资的诉请已经超过仲裁时效,故请求法院查明事实,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被告珠峰公司辩称:原告所述不是事实。201571日,原告与被告珠峰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后,被告珠峰公司已经按照相关规定为其办理了社会保险,所以被告珠峰公司不应承担原告诉请的所有费用。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该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认定如下:

1.原告提交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徐州金鹰支行交易明细一份,欲证明20129月至20157月,被告华博公司以其股东曹海燕的个人账户向原告发放工资,双方存在事实上的劳动关系。被告华博公司、珠峰公司质证意见为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原告的证明观点和内容有异议,2012910以后至2015715日,该张银行卡交易明细只能证明曹海燕与原告之间有业务往来,有时一个月有两次交易有时一次交易,不能证明原告与被告华博公司有业务往来,更不能证明原告系被告华博公司的员工。

原告另提交“2016第九届徐州新能源汽车、电动三轮车及零部件展览会的缴费账户信息”(时间分别为2016225日至27日及201631日至3日)以及“2016第四届商丘电动三轮车、新能源汽车及零部件展览会的缴费账户信息”(时间为2016513日至15日)各一份(复印件),欲证明曹海燕的该银行卡是作为被告华博公司使用的公司银行卡,曹海燕的该个人银行账户是作为被告华博公司的公司账户进行使用的,曹海燕用其银行卡向原告发放工资是被告华博公司的公司行为。被告华博公司、珠峰公司质证认为因该组证据系复印件,对其真实性有异议,不能证明原告主张的被告华博公司使用曹海燕个人账户,不能证明曹海燕个人账户支出的费用就能代表被告华博公司支付的工资;但是被告华博公司在第三次开庭中自认其公司组织过“2016第九届徐州新能源汽车、电动三轮车及零部件展览会的缴费账户信息”(时间为2016225日至27日)以及“2016第四届商丘电动三轮车、新能源汽车及零部件展览会的缴费账户信息”(时间为2016513日至15日),同时自认“2016第九届徐州新能源汽车、电动三轮车及零部件展览会的缴费账户信息”复印件上所显示的曹海燕银行账户信息系真实的。

对此,该院要求被告华博公司在庭审中对于其回答的自2012年至2016年期间其公司发放员工工资的形式(有现金、有转账)、工资转账的银行账户及相应历史明细、2016第九届徐州新能源汽车、电动三轮车及零部件展览会以及2016第四届商丘电动三轮车、新能源汽车及零部件展览会的参展商交纳参展费的银行历史明细和相应财务账册等与本案相关联的重要信息分别于庭后七日内、三日内向该提交书面意见,但被告华博公司超出上述规定期限至今,既未提交书面意见,亦未提交自2012年至2016年期间其公司用于发放员工工资的取现银行记录、转账银行账户信息及历史流水明细、相应财务账册等,故该院结合庭审调查情况及被告华博公司拒不提交相关书面意见和书证的行为进行综合认定后,对于原告所提交的上述证据所主张的证明目的予以采信。

2.原告提交徐州铜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山支行交易明细一份,欲证明20159月被告华博公司以被告珠峰公司名义通过该银行向原告代发工资的事实。被告华博公司质证认为该证据与其公司无关,被告珠峰公司质证认为对该证据三性均无异议。对于该份证据,该院将结合其他证据在该院认为部分予以综合认定。

3.原告提交工作证一份,欲证明其在被告华博公司处工作时,被告华博公司为其办理的工作证,工作部门为招商(一)部,编号为003。被告华博公司、珠峰公司质证意见为该证据系复印件,且这种工作证任何人都可以制作,对其真实性、关联性均有异议。对此,该院在庭审中询问被告华博公司“是否存在原告提供的这种类型的工作证”时,被告华博公司答“庭后七日内向法院反馈书面意见”,但是其超出规定时间至今,既未向该院反馈书面意见,亦未向该院提供同时期其公司使用的工作证以及公司员工名册、书面劳动合同、员工工资发放手续、为员工交纳社会保险的证明等,故该院结合庭审调查情况及被告华博公司拒不提交相关书面意见和书证的行为进行综合认定后,对于原告所提交的该份证据所主张的证明观点予以采纳。

4.原告提交参展合同一组,欲证明原告在被告华博公司处工作期间,原告作为被告华博公司的工作人员,签订了参展合同,进一步证明原告是被告华博公司的工作人员。被告华博公司、珠峰公司质证意见为该组证据中有部分联系人为张培培,并且均为复印件,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对此,该院在第三次庭审中询问被告华博公司是否存在原告所提交的上述参展合同时,被告华博公司陈述存在上述合同上相关参展公司,相应合同是不一样的,“庭后三日内向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提交书面核实意见”,但是其超出规定时间至今,既未向该院提交书面核实意见,亦未向该院提供同时期相关公司参展合同等,故该院结合庭审调查情况及被告华博公司拒不提交相关书面意见和书证的行为进行综合认定后,对于原告所提交的该组证据所主张的证明观点予以采信。

5.被告珠峰公司提交从社会保险部门打印出的社会保险缴纳证明一份附其与原告签订的劳动合同的第二页、第四页,欲证明其公司从20157月至20166月为原告缴纳了社会保险,且其公司与原告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社会保险的缴纳是以其公司向劳动部门备案的劳动合同第二页、第四页为基础的。原告质证认为,对于该份劳动合同的真实性有异议,原告一直要求与被告华博公司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但被告华博公司一直不予签订,故原告与二被告之间均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该份劳动合同上的签字不是原告所签;对于社会保险缴纳情况无法证明,因为被告华博公司一直未给原告办理保险,原告也不知道办理保险的情况,被告华博公司、珠峰公司也从未向原告告知过,对该保险真实性无法确认。被告华博公司质证认为,对该劳动合同的三性均无异议,能够证明20157月以后原告就到被告珠峰公司处工作;对于社会保险缴纳证明三性均无异议,能够证明原告与被告珠峰公司已经形成了劳动关系;证明原告已与被告珠峰公司形成了劳动关系

对此,该院认为,对于被告珠峰公司为原告缴纳的社会保险单确为真实,对该份证据的证明目的该院予以确认。但是因原、被告双方对该份劳动合同上的签字是否为原告所签分歧争议较大,经原告申请对该份《全日制劳动合同书》上的“高桥”签名进行笔迹真伪的司法鉴定,该院依照法定程序对外委托南京东南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原告为此支付鉴定费2000元。2017510日,南京东南司法鉴定中心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东南司法鉴定中心[2017]文司鉴字第212号,鉴定意见为:据现有鉴定材料,送检标称劳动合同期限为“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自201571日起”的《全日制劳动合同书》第4页上“乙方签名”处签名字迹“高桥”是高桥所写。随后于2017526日,南京东南司法鉴定中心向该院发来《关于“东南司法鉴定中心[2017]文司鉴字第212号”司法鉴定意见的更正函》:现经该中心质控室归档前审查发现,东南司法鉴定中心[2017]文司鉴字第212号司法鉴定意见书中有个别少量文字打印错误且影响到鉴定意见,故特此更正并以此次发给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的“东南司法鉴定中心[2017]文司鉴字第212-1号”司法鉴定意见书为准,原“东南司法鉴定中心[2017]文司鉴字第212号”司法鉴定意见书作废。2017527日,南京东南司法鉴定中心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东南司法鉴定中心[2017]文司鉴字第212-1号,鉴定意见为:据现有鉴定材料,倾向认定送检标称劳动合同期限为“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自201571日起”的《全日制劳动合同书》第4页上“乙方签名”处签名字迹“高桥”不是高桥所写。

对上述两份司法鉴定意见书以及更正函,原告质证认为根据鉴定意见,可以证明被告珠峰公司提供的《全日制劳动合同书》上“乙方签”处的签名不是高桥本人所写。被告华博公司质证认为2017510日的鉴定意见三性无异议,该意见能够证明201571日原告与被告珠峰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进一步证明原告主张与被告华博公司的劳动关系不成立;对2017527日的鉴定意见鉴定结果有异议,其不仅仅是个别文字的错误,而是一种独立的鉴定意见,同一鉴定机构不可能在前后很短时间内对相同的样本和检材作出截然相反的结果。被告珠峰公司质证认为同被告华博公司的质证意见,另补充质证意见为对鉴定意见更正函内容第三行表述为“个别少量文字打印错误”而综合比对两份鉴定意见书,绝非少量文字打印错误,2017510日的鉴定书举的例子如“桥字的运笔动作特征相符等”而527日的鉴定书举例为“高字的运笔动作特征不同”,而且该份鉴定书的分析说明处第二段特别标注了“鉴于本案缺少与检材字迹同期的自然样本”可以看出第二份鉴定意见是基于缺少检材样本而作出的,所以其不予认可,请求法院依据2017510日的鉴定意见作出判决

对于上述情况,该案合议庭休庭进行合议后,经开庭询问原、被告双方当事人是否就案涉笔迹申请重新鉴定,双方均答不申请,故该院当庭确认2017527日南京东南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东南司法鉴定中心[2017]文司鉴字第212-1号作为本案定案依据。

就本案事实,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29月,原告高桥通过被告华博公司的股东曹海燕进入被告华博公司工作,在该公司招商(一)部从事招展专员岗位工作。其间,20129月至20157月,被告华博公司通过其股东曹海燕的个人账户向原告高桥发放工资,但未与原告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亦未为原告缴纳社会保险。20159月,原告服从被告华博公司安排至被告珠峰公司工作,该公司为其缴纳了社会保险,但未与原告本人签订书面劳动合同20166月,原告高桥以被告华博公司始终未与其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且经常加班加点未给予正常的各项待遇为由,离开了该公司。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审理的另案即(2016)苏0303民初6056号张培培与徐州华博展览服务有限公司、徐州珠峰会展服务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案,该案判决业已生效,该判决确认的张培培工作变动及工资发放情况同本案原告高桥。

又查明,被告华博公司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其设立于20081128日,法定代表人为马新亚,股东有马新亚、曹海燕两人,经营范围为会议服务;展览展示服务;室内外装饰工程设计、施工;商用道具租赁、销售。被告珠峰公司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其设立于20141231日,法定代表人为范红侠,股东有范红侠、曹海燕两人,经营范围(与被告华博公司经营范围完全一致)为会议服务;展览展示服务;室内外装饰工程设计、施工;商用道具租赁、销售。上述两被告工商登记的曹海燕为同一人,系两被告的股东,且两被告工商登记的对外联系电话均为“15852184422”,系曹海燕手机号码;在被告珠峰公司的“2016第四届商丘电动三轮车、新能源汽车及零部件展览会的缴费账户信息”(时间为2016513日至15日)上印制的固定电话号码“0516-83209809”系被告华博公司的固定电话号码。被告华博公司法定代表人马新亚与股东曹海燕系夫妻关系。庭审中,被告华博公司、珠峰公司均确认曹海燕系其公司职员,同时为两家公司工作。

另查明,被告华博公司当庭确认该公司的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为该市云龙区淮海车辆厂农村信用社二楼;被告珠峰公司工商注册登记的住所地以及庭审中确认的其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均为该市泉山区淮海西路272号西都国际A-1722号,但经该院现场核实,该市泉山区淮海西路272号西都国际A-1722号无17层,该处地址从未有过该家公司在此登记办公信息,被告珠峰公司亦未在该院规定的时间内提交其所述的变更办公地址的书面反馈意见;另外,该院在向被告华博公司、珠峰公司寄送第一次开庭传票、诉状副本等法律文书时,均向同一地址即该市云龙区淮海车辆厂农村信用社二楼寄送,两被告均予以签收,并按该院开庭传票所确定时间如期到法院参加了本案开庭;且被告珠峰公司在第三次开庭中自认自20171月至今其公司固定在被告华博公司的办公场地(即诉状所述地址)办公。据此,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确定被告珠峰公司实际办公地点与被告华博公司应为一处,均为该市云龙区淮海车辆厂农村信用社二楼。

再查明,原告高桥在与被告华博公司劳动合同解除前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是2730.75/月。原告高桥于201684日向徐州市云龙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就本案纠纷申请劳动仲裁,仲裁请求与其本次起诉立案时的诉讼请求内容相同,该仲裁委以不符合受理条件为由决定不予受理其仲裁申请。后原告高桥以其诉称理由和事实诉至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

本案争议焦点为:1.被告华博公司与珠峰公司之间是否存在资产混同情形,是否应当对原告承担连带给付责任;2. 被告华博公司、珠峰公司的抗辩意见能否成立;3. 原告的各项诉讼请求应否得到支持。

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认为:

一、关于被告华博公司与珠峰公司之间是否存在资产混同情形,是否应当对原告承担连带给付责任问题。

(一)被告华博公司与珠峰公司经营范围相同。被告华博公司经营范围与被告珠峰公司经营范围完全一致,同为“会议服务;展览展示服务;室内外装饰工程设计、施工;商用道具租赁、销售”。(二)被告华博公司与珠峰公司人员混同。1.被告华博公司与珠峰公司股东的均为两人,其中一名股东同为曹海燕,且被告华博公司法定代表人马新亚与股东曹海燕之间亦系夫妻关系。庭审中,被告华博公司、珠峰公司均确认曹海燕系该两家公司职员,同时为该两家公司工作;2.原告高桥先后为被告华博公司、珠峰公司工作多年3.张培培亦先后为被告华博公司、珠峰公司工作多年(三)被告华博公司与珠峰公司工商登记的联系电话相同被告华博公司与珠峰公司工商登记的对外联系电话均为一个电话号码,即同为“15852184422”,系该两家公司的股东及职员曹海燕的手机号码。(四)被告华博公司与珠峰公司的办公地址相同。经该院现场调查核实和被告当庭确认,该两家公司的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同为该市云龙区淮海车辆厂农村信用社二楼。(五)被告华博公司与珠峰公司组织展会的缴费账户和联系电话、传真号码、联系地址相同。在被告华博公司印制的2016第九届徐州新能源汽车、电动三轮车及零部件展览会的缴费账户信息”(时间分别为2016225日至27日及201631日至3日,地址分别为徐州新长江物流园及徐州国际会展中心)以及被告珠峰公司印制的2016第四届商丘电动三轮车、新能源汽车及零部件展览会的缴费账户信息”(时间为2016513日至15日,地址为商丘市新能源电动车城)上,印有相同的缴费账户“农行卡号:6228480452173058218  户名:曹海燕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徐州迎宾支行”、电话号码“0516-83209809  83870156”、传真号码“0516-83209801”、地址“徐州市两山口华博展览”;在被告珠峰公司印制的“2016第四届商丘电动三轮车、新能源汽车及零部件展览会的缴费账户信息”(时间为2016513日至15日)上印有的固定电话号码“0516-83209809”,经核实系被告华博公司的固定电话号码。(六)被告华博公司与珠峰公司财务混同。1.如上所述,被告华博公司与珠峰公司在展会信息上对外公布的缴费账户存在共用曹海燕农行账户的事实;2.被告华博公司存在通过上述曹海燕农行账户向原告高桥、另案张培培支付工资的事实;3. 在第二次庭审中,被告华博公司、珠峰公司陈述“业务上有合作,所得收入核算后各自取得应得的份额”,但是经该院分配举证责任要求两被告于庭后三日内向该院提交各自公司相应的财务账册和完税凭证后,两被告超出规定时间至今,既未向该院提交书面意见,亦未向该院提供同时期该两家公司在业务上合作“所得收入核算后各自取得应得的份额”的财务账册和完税凭证等;且在第三次庭审中,被告华博公司、珠峰公司陈述两家公司在合作中存在业务收入经分配后不入公司账目的情况,进而无法证明和区分两家公司在业务合作中的收入情况。该院结合庭审调查情况及两被告拒不提交相关书面意见和书证的行为进行综合认定后,确认两被告存在财务混同的事实

上述事实表明,被告华博公司与珠峰公司表面上是彼此独立的有限责任公司,但是该两家公司无证据证明公司之间资产、财务的独立性,已经实际构成资产混同,该行为损害了原告的利益。因此,在被告华博公司未与原告高桥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且应当承担相应责任的情况下,被告珠峰公司应当对被告华博公司的上述债务向原告高桥承担连带给付责任。故原告主张两被告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该院予以支持。

二、关于被告华博公司与珠峰公司抗辩意见能否成立分析

关于两被告是否承担责任以及是否承担连带责任的问题,被告华博公司辩称“原告不是被告华博公司员工,未在被告华博公司处工作,原告只是与被告公司员工曹海燕有合作关系,原、被告双方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彼此也不产生权利义务关系”以及被告珠峰公司辩称“原告所述不是事实。201571日,原告与被告珠峰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后,被告珠峰公司已经按照相关规定为其办理了社会保险,所以被告珠峰公司不应承担原告诉请的所有费用”。

对此,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认为,1、从原告提供的证据材料看,大量的证据能够相互印证,如工作证、业务资料等显示的公司名称为被告华博公司,原告提供的曹海燕(被告华博公司股东)农行账户向原告支付劳动报酬的时间早于被告珠峰公司成立的时间,但却是在被告华博公司设立之后的经营期间,且两被告均未提供证据证明曹海燕个人与原告建立了业务合作或劳务关系(曹海燕未出庭作证和提交证据;两被告均未提交证据证明20129月至20165月期间其公司与曹海燕进行工资及业务结算的银行历史明细和财务账册)。2、即使被告珠峰公司后期为原告购买了部分社会保险,但两被告亦均未提供证据证明该社会保险关系是以原告与被告珠峰公司自愿建立了真实合法有效的劳动合同关系为前提的,且购买社会保险对于原告来说是有利的事情,原告没有拒绝该社会保险的理由和必要,但并不代表原告事前或当时知情或同意。鉴于两被告存在资产混同情形,即使后成立的被告珠峰公司为原告购买了社会保险,亦不能据此否定原告为先成立的被告华博公司提供劳动并领取过该公司劳动报酬的事实,因为原告否认和被告珠峰公司签订过书面劳动合同,且经司法鉴定,的确非原告亲笔签署的劳动合同,而该所谓的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恰恰是建立社会保险关系的的依据。即使被告珠峰公司为原告代发工资或缴纳部分社会保险费,如果事先未经原告明确同意或知晓,则该行为仅仅是被告珠峰公司基于和被告华博公司的资产混同关系,采取的一种经营管理手段,并非劳动法律意义上的实际用人单位,用人单位仍是被告华博公司。

综上,该院认定原告高桥与被告华博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合同关系,且两被告均未提供证据证明原告高桥与被告华博公司合法有效地解除了劳动关系,之后又与被告珠峰公司建立了合法有效的新的劳动关系,故不能认定原告高桥与被告珠峰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合同关系。被告珠峰公司之后采取的为原告代发工资和购买社会保险的行为,仅为基于两被告资产混同的经营或管理需要所作出的人员管理上的安排。

三、关于原告的各项诉讼请求应否得到支持问题。

(一)关于原告请求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是否超过仲裁时效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原告高桥自20129月开始在被告华博公司工作,被告华博公司一直未与其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则自其工作满一年即20139月开始原告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原告应当在此时间节点之后一年之内向被告华博公司主张支付其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但是其直到20168月才就该项请求申请劳动仲裁,已经超过仲裁时效。故对原告主张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的请求,因被告华博公司提出时效抗辩且确已超过仲裁时效,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本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自20129月至20165月,原告在被告处工作近四年,现其仅按三年主张3个月的经济补偿金,并不违反上述法律规定,故按2730.75/月(原告高桥在与被告华博公司劳动合同解除前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系2730.75/月)计算3个月为8192.25元,原告主张8190.75元并不超过该数额,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第八十二条、第八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之规定,于20171016日作出(2016)0303民初6058判决:

一、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被告徐州华博展览服务有限公司给付原告高桥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8190.75

二、被告徐州珠峰会展服务有限公司对被告徐州华博展览服务有限公司的上述债务向原告高桥承担连带给付责任;

三、驳回原告高桥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均未提出上诉,一审判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

 

 

 

案例报送单位: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

一审合议庭成员:刘  松、曹  磊、刘 

报送人:刘 

 

 

来源:《徐州审判》2018年第01期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