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案件快讯
致命醉酒:酒后一时冲动,酒醒悔恨一生
作者:沛县法院 王康  发布时间:2018-04-24 09:08:19 打印 字号: | |

随着经济的持续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在度过了忙碌的一天后,招呼几位好友一起喝点酒吃吃饭,已经成了许多年轻人释放工作压力的流行方式。然而,适量饮酒虽好,但总有些人饮酒过量后控制不住自己,或脾气暴躁或有暴力倾向,甚至会给自己和他人带来一生都弥补不了的过错,而今天,就带大家一起了解两起沛县法院审理的因醉酒一时冲动而引发犯罪的典型事例。 

现如今,实施拳打脚踢等轻微殴打行为导致被害人摔倒磕碰死亡或者原有病症发作而死亡的案件,在现实生活中时有发生。对此如何定性,具体案件处理上有差异,有的认定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有的认定过失致人死亡罪,还有的个别案件未作刑事处理。这种情况比较复杂,如何准确的定性,需结合案件事实具体分析。

某天夜晚,燕某与几位好朋友聚完餐之后欲回家休息,在驾驶轿车回家的路上,燕某因腹中不适,让朋友把车靠在路边稍作休息。

而此时,恰巧鹿某等人从车旁路过,醉酒的燕某看到鹿某等人发型怪异服饰奇特,平时不会特别在意的他却突然出言挑衅,鹿某等人起初并未理会,直接向前走去,而燕某却不依不饶,借着酒劲跑到鹿某等人身边继续出言不逊,于是双方爆发冲突。

此时燕某的几位朋友也下车来到鹿某等人身前,燕某看到朋友为自己撑腰,不满足于口舌之快的他直接向鹿某动了手。在几人殴打鹿某等人的过程中,燕某直接用脚踢到鹿某的脖子,鹿某当场倒地,此时鹿某的朋友扬言要报警,于是自知理亏的燕某等人驾车迅速逃离了现场。

本以为就是一场酒后的斗殴,感觉打完架释放了压力的燕某并没有当回事,却不想没几天公安机关就将他逮捕,原来燕某踢伤鹿某的那一脚,导致鹿某大面积脑梗塞死亡。案发后,燕某痛哭流涕后悔莫及。

【法院审理】

被告人燕某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燕某某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被告人燕某某犯故意伤害罪,依法应当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死刑。被告人燕某某案发后赔偿被害人鹿鑫龙亲属经济损失,本院决定被告人燕某某酌情从轻处罚。根据被告人燕某某的犯罪事实、犯罪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被告人燕振响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

只因为酒意上头,就做出了往日绝对不会做的错事,27岁的燕某只能在13年的监狱生涯中悔过自新。小小一杯酒,冲动悔一生。

无独有偶,在另一个案件中,同样是因为醉酒,张某与张某某两人的结局更是令人惋惜。

去年5月份的某天夜晚,出租车司机张某驾驶出租车载客,路上遇到醉酒的张某某等人拦车,起初张某看几人摇摇晃晃都喝了不少,并不愿拉张某某等人,无奈几人已先后上车,在与几人约定车费后,张某开车送张某某等人回家。

很快,将其他人都送走之后,车开到了张某某家附近的公路边上,让张某想不到的是,停车后张某某张口不提车费的事情,打开车门就要离开,张某只好开口向张某某索要车费,但张某某明显处于酒后状态,不愿意支付车费。于是两人发生争吵,争吵中醉酒的张某某更是呕吐在了张某的出租车上,随后张某某嫌车内太臭,就要下车离开。愤怒的张某下车继续追赶张某某索要车费,双方再次发生争执,醉酒的张某某仗着酒劲发作,对张某进行殴打,张某在倒退时挥拳将张某某打倒在地,张某某头部着地,当场昏迷。

看到张某某昏倒的张某慌了神,虽说是张某某不对在先,但现在人已昏迷,离开也不合适。于是张某打电话报警。让张某没想到的是,张某某送医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张某某符合头部受外力作用致颅脑损伤死亡。

【法院审理】

案发后,公诉机关向法院提起公诉。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张某与被害人发生争执并相互殴打时,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被害人死亡的后果,由于疏忽大意未能预见,致被害人倒地后因颅脑损伤死亡,其行为已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被告人张某犯过失致人死亡罪,依法应当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被告人张某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坦白,具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案发后,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的经济损失,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具有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决定对其从轻处罚。根据被告人张某的犯罪事实、犯罪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被告人张杨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一场酒后的小小争执,两位不到30岁的年轻人一位锒铛入狱,一位天人永隔,给家中的妻小留下的却是无尽的悲痛。

【法官说法】

问:同样是因为酒后冲突致人死亡,为何两个案件的结果不同?

答:两个案例,虽说都是酒后爆发矛盾致人死亡,但其性质却不尽相同。从根本来看,被告人均不希望被害人死亡的结果发生,主观上缺乏致死的直接故意,但是具有实施击打行为并对他人造成轻微痛苦的意图。其行为受制于愤怒或者发泄的情绪,其行为具有攻击性而且力度容易失控,所以,其应当承担避免对方因攻击行为而摔倒磕碰致死的注意义务,一旦危害结果发生,则要依法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主要的问题是,对被告人认定放任的故意犯罪还是疏忽大意的过失犯罪。主要有如下理由:

一、主观方面,故意犯罪的成立不仅要求有故意行为存在,行为人还要对行为的危害后果由认知或者预见(结果加重犯则要对加重结果有所认知或者预见),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该结果的发生。主观故意往往是通过客观行为表现出来,可以结合案发的起因,被害人与被告人的关系,打击工具、打击部位、打击力度、双方力量的对比和介入因素等综合分析判断。案例1,被告人为寻求刺激,随意殴打他人,积极追求连续攻击,直接造成危害后果,具有一定的严重伤害性的故意。案例2,属于激情犯罪,起因上被害人先拒付车费并呕吐他人车上,后先动手,对被告人来说,事发突然,在遭受对方殴打时实施回击行为,并没有使用任何工具,打中被害人一下,见其倒地后被告人即停止侵害,行为较为克制,没有进一步伤害行为,与案例1的故意伤害行为明显不同。

二、客观方面,构成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的行为,应当在客观上实施高度危险的致害行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是故意伤害罪的结果加重犯。意味着基本行为应当具有引发严重伤害甚至可能导致死亡结果发生的高度危险性。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行为依法应当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这样严厉的刑罚,处罚的对象应当是严重的暴力性犯罪,而不可能是轻微的暴力行为。两个案例相互比较,可以发现,案例1,表现为被告人使用腿直接踢打被害人颈部的要害位置,尸检鉴定显示死因与被告人的脚踢的行为具有直接致死因果关系,不存在其他的客观介入因素。案例2,表现为被告人使用拳头打到被害人,有一定的力度,打击被害人脸部,往往造成骨折或者流血的后果。但是从尸检鉴定,被害人面部并没有发现明显的外伤,显示死因系受外力作用致颅脑损伤死亡,是摔伤造成的,而非直接打击造成的,摔倒的原因不能排除被害人饮酒影响身体平衡、情绪激动等方面的因素。

三、对轻微暴力行为致人死亡行为按照过失致人死亡定罪处罚,更符合公众的一般认知和判断。日常生活中经常发生各种侵害行为,不同的评价主体容易产生判断上的差异,对于运用刑法裁判的案件需要考虑社会接受程度,应当立足于社会一般人的认知能力和判断水平,基于社会“经验法则“作为一个相对客观的衡量标准。案例1,被告人酒后无事生非,驾车随意殴打他人,并用腿踢打被害人的要害部位,是直接造成他人的原因,其行为认定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更易于社会公众接受。而案例2,反应的是被害人在起因具有一定责任,被告人是在被害人先拒付车费,又呕吐在车上并先动手打人的情况下,还击出手打中一拳,被害人倒地后不在继续实施伤害行为,并赔偿被害人损失,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定罪处罚,不仅能做到罚当其罪,也利于社会公众接受,否则就有违背公众认知,不符合经验法则。

问:喝酒极易让人产生幻觉或者让人产生追求刺激的冲动,这种酒后的犯罪行为也应当负法律责任吗?

答:《刑法》规定:“醉酒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这里说的“醉酒”,是指生理醉酒,即饮酒过量,导致酒精中毒出现精神失常的情况。在醉酒状态下,行为人在某种程度上可能减弱判断力和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但并不会丧失辨认和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而且醉酒的人对自己行为控制能力的减弱是人为的,是醉酒前应当预见并可以得到控制的。

 

无论以上两个案例对被告人罪刑如何认定,都无法否认,案例中都是因为酒后的殴打行为引发的刑事案件,最终造成两个家庭的悲剧的发生。虽说我国自古就有“无酒不成席”的传统思维,可是法律是无情的,醉酒的人对自己的行为控制,判断能力、情绪控制等方面均有所减低,在处理问题时欠缺思考产生矛盾或者发生冲突,容易引发刑事案件的发生,希望广大的喜欢喝酒的朋友们,能够转变思想,杜绝因喝酒而产生违法犯罪。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