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案件快讯
小区内散步
先遭烈性犬咬又被车撞骨折 二审宣判:狗的主人和遛狗人承担80%的责任,车主承担20%的责任
作者:记者 李梦琪 通讯员 汤孙宁  发布时间:2018-04-09 16:59:22 打印 字号: | |

    新沂男子赵东在小区散步时,突然遭到一条烈性犬追逐撕咬。为躲避烈性犬,他又被车撞伤。然而,车主、狗的主人和遛狗人都认为自己不应该担责。近日,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二审宣判,狗的主人和遛狗人承担80%的责任。

  横祸:

  小区内散步 先被狗咬后遭车撞

  2016年7月30日下午,赵东吃过晚饭,在自己所住的阳光凯旋城小区内悠然地散步,没想到一条猎犬突然扑向他撕咬。赵东慌忙躲避间,又被三轮摩托车撞伤。经新沂市中医院诊断伤情为:胫骨平台骨折,膝关节损伤,多发性动物咬伤等。赵东为此支出医疗费52768.68元。但三轮摩托车车主李明、遛狗人张永以及狗的主人王强却都认为,自己不应该担责。

  李明说,事发前,他开车到阳光凯旋城小区送货,正常在道路上行驶,突然有条狗跑出来。“我看狗要去扑咬赵东,我就把车刹住了。”李明说,赵东是被狗追的退到他车上,他的伤是狗咬造成的,所以他不承担责任。

  狗的主人王强称,事发时他不在场,他养的高加索犬 是否咬到赵东,他根本不清楚。而且他已支付了1000元,并给赵东打了狂犬疫苗,他不愿意赔偿其他。

  当天遛狗的人是张永,他说,狗听到车响就把他手里的链子挣开,奔向赵东,他跟着狗在后面追,赵东往后退,然后李明开车就撞到了赵东。“狗没有咬到人,狗咬人不可能造成骨折。”张永说,赵东的伤是被三轮摩托撞的,不是狗咬的,所以他不承担责任。

 

  一审法院:

  车主担责60% 遛狗人40%

  无奈,赵东只好将这三人告上法庭。赵东回忆,当时他走到小区内草坪附近时,看到西侧草坪上有一条大狗,而狗当时是散养,没有系绳,大狗突然就朝他跑来并撕咬他的左小腿,他退了一小步,狗听到主人叫喊就往回跑,这时来了一辆三轮摩托车,前轮撞到他的左腿。

  赵东认为,李明驾驶三轮摩托车在小区道路上行驶应该减速慢行、避让行人。但李明在行人较多的区域未能采取足够的安全措施,致使他受伤。但该事故经公安部门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证明,无法查清事故成因。事故发生后,相关人员未赔偿他的损失,故诉至法院。

  李明辩称,他看到狗要去扑咬赵东,就把车刹住了,离赵东还有1米,赵东是因为被狗追才会退到他的车上,所以他不承担责任。

  而人民财保新沂支公司辩称,李明驾驶车辆在他们公司投保交强险,未投保商业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但公司不是侵权者,不承担程序性费用。

  狗的主人王强辩称,他不是本案适格主体,不承担赔偿责任。

  遛狗人张永辩称,狗是否咬到赵东,他也没看清,他坚称赵东的伤是李明三轮摩托撞的,而不是狗咬的。但他在公安机关接受询问时则表示:“我牵着狗链子带这条大狗在小区草坪上面遛狗的……大狗看到东面路上有人有车,大狗就向东面跑,我没有拽住,跑到东面南北路上时,扑向一个行人,这个行人就向东面倒退,大狗咬到这个行人左腿上面了,这个行人一共向东面退了有四五步,大约3米远,就被由南向北行使驶过来的一辆三轮摩托车撞到了,正好是这个人倒退到路中间偏东一点的位置时,这辆三轮摩托车也刹车行驶到这个位置。”

  2017年5月,新沂市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张永作为饲养动物的管理人,未对动物采取安全措施,造成赵东为躲避犬只而发生事故,是事故发生的原因之一,承担40%比例的赔偿责任;李明驾驶机动车路经行人较多区域,未采取足够的安全措施,未确保安全,也是造成事故的重要原因,应承担60%的赔偿责任。因此,一审法院判决李明赔偿医疗费25661.21元,张永赔偿医疗费17107.47元。

  二审法院:

  狗的主人和遛狗人承担80%赔偿责任

  李明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近日,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市中院经审理后认为,本次事故中致人损害的犬只根据王强的自认系高加索犬,为大型、烈性犬种,且未依照相关规定为犬只办理登记手续。

  《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规定:“二人以上分别事实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能够确定责任大小的,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本案实际系多因一果造成赵东损害后果的发生。根据各方当事人在公安机关的陈述,张永未能尽到动物饲养人的管理责任、未对大型犬只采取有效防范管束措施,其饲养的大型犬只突然蹿出咬伤赵东,赵东为躲避狗的追咬进而慌乱中后退与李明驾驶三轮摩托车发生相撞,系引发本次事故的主要原因,张永对赵东的损害后果的发生负有重大过错,应当承担事故主要责任。

  虽然李明正常行驶过程中难以预料会与因躲避犬只追咬而突然后退的赵东相撞,但其在行人众多的小区内道路上驾驶机动车本身就应降低车速并尽到更为谨慎的注意和观察义务,其对赵东造成的损害后果亦应承担一定的责任。根据引发事故的原因、双方当事人的过错程度、行为与损害后果的原因力比例大小等因素,对赵东因本次事故造成的损害,本院酌定张永承担80%的赔偿责任,李明承担20%的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员追偿。”王强作为犬只所有人,未依照相关规定为犬只办理登记手续,雇佣张永饲养和管理犬只,客观上存在管理不到位的行为,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对张永应承担的责任部分应当由雇主王强承担。同时,张永对赵东的损害后果的发生存在重大过失,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应当与王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综上,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最终判决,由人民财保公司新沂支公司在交强险医疗费限额内负担10000元,余款42768.68元,由李明负担8553.74元(42768.68元×20%),鉴于李明已支付医疗费800元,其还应赔偿赵东医疗费7753.74元;由张永与王强连带负担34214.94元(42768.68元×80%),鉴于王强已支付医疗费1000元,应予扣除,张永与王强应连带赔偿赵东医疗费33214.94元。

 

  法官:

  养狗人不要给他人或者社会带来隐患

  本案是基于养犬人外出遛狗时未能尽到拴养义务,导致犬只追逐撕咬他人,并被他人行驶的机动车所碰撞到所引发的多因一果的人身损害案件。本案中,涉案犬只是高加索犬,为大型、烈性犬种,未依照《徐州市养犬条例》的规定为犬只办理登记手续,且在遛狗过程中未能对犬只进行束缚,导致散养的犬只追逐撕咬他人,是引发本案的最基本原因。

  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七十八条的规定,依法应由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承担侵权责任。受害人基于受犬只追逐撕咬后退与他人行驶的机动车发生碰撞,并导致“胫骨平台骨折,膝关节损伤,多发性动物咬伤等”的损害后果,该损害后果与犬只撕咬行为及车辆碰撞具有因果关系,且两行为均存在过错,法院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规定对原因力进行了区分,并作出了相应的裁判。

  市中级人民法院主审此案的法官提醒,养狗人应文明养狗,在自己得到快乐的同时,不给他人或者社会带来烦恼和危险,以维护社会公共秩序和市容环境。

  (文中当事人为化名)

  记者 李梦琪 通讯员 汤孙宁

 

  链接

  高加索犬

  高加索犬是一种强有力的运动型犬。

 

  在20世纪60年代到达原东德,当时是作为边境巡逻犬,尤其是沿着柏林墙巡逻。1989年,当柏林墙被拆,7000只强壮的巡逻犬被解散。许多高加索犬被送给德国普通家庭。在德国精细的育种,确保了这种谨慎独立犬的前途,随着它的大众化,育种家们更注意选择它们的温顺品性。高加索犬是世界上体形最大的猛犬之一。此犬虽然凶猛无比但对主人的忠诚度较高,喜欢和主人亲近。目前,多用于家畜看护和安保。

来源:《都市晨报》2018年4月8日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