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阳光执行 > 执行一线
转战千万里 亮剑治耍赖
作者:张宽明 郑卫平  发布时间:2018-01-24 16:35:30 打印 字号: | |

1月5日,记者在漫天风雪中走进徐工集团。自2017年11月下旬开始,徐州市中级法院统筹调配全市两级9家法院,采取指定管辖、分片执行的方式,对徐工集团执行案件开展专项攻坚行动,累计出动警力2437人次,分赴全国29个省市区,查控机械车辆994台、房产土地224宗,执行和控制到位财产10.39亿元。

徐州中院院长马荣在向记者一口气讲了上述数字后,感慨地说:“如果没有亲身经历,恐怕难以想像这些数字背后的艰辛。执行人员有的一天要驱车千里,有的一天要奋战十五个小时,有的常在雪地里吃盒饭,有的岳父去世都没能见上最后一面!”

一家大型知名国企的切肤之痛

走进徐工集团展览馆,分外让人振奋和震撼:徐工集团前身始于1943年创建的八路军鲁南第八兵工厂,其产品涵盖工程机械、环境产业、重型卡车、矿山机械等8大领域,连续29年稳居中国工程机械第一名,是中国企业唯一跻身世界工程机械行业前十强的企业,为国家创造了让世人尊敬的世界级品牌。

2011年以后,由于工程机械市场断崖式下跌,加上行业内部激烈竞争,为了更好地占领市场,徐工集团与国内其他同行一样,被迫采取分期付款、融资租赁等销售方式,再加上有些买受人诚信不足,多年积累,形成诸多债权,遍布全国各地。

为收回欠款,徐工想了不少办法,如组织几十名专职律师和驻各地办事处人员,联合行动,可一些机械购买人员,要么避而不见,要么见了面哭穷耍横,甚至倒打一耙,说机械这不行,那不是,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

“因徐工集团属我们开发区法院辖区,平时打交道最多,最先感知了徐工集团的难处。2017年11月2日,我们成立7个执行行动组,分别由院领导带队赴全国多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开展涉徐工案件执行攻坚战。截至11月22日,通过查封、扣押、搜查、冻结、扣划各类资产价值总计约2.409亿元,拘传36人,拘留8人。”开发区法院院长梁冰谈起执行情况,信手拈来。

“法院一出手,就是不一样。” 徐工法务部闵捷快人快语。短时间能取得如此战果,让徐工集团领导很振奋,也开启了他们工作的新思路、新打算。11月中旬,市中院执行局经过对大数据进行梳理分析,发现有千余件涉徐工集团执行案件,标的达几十亿,涉徐工集团案件执行迫在眉睫。

马荣在传达学习十九大精神党组中心组会议上提出:“十九大报告对发展实体经济、建设现代经济体系进行了部署,司法工作要服务经济发展,尤其要着力服务实体经济。这是我们一再强调的。现在,徐工集团的难题应成为我们的课题”。会后,徐州中院执行局对司法如何服务实体经济发展展开了大讨论,一场万里奔波、雷霆出击的执行战役全面拉开战幕。

当作一场战役来筹划

2017年11月25日,徐州中院7楼大会议室座无虚席。徐工集团申请执行案件调度会在此召开。会议材料显示:纳入本次专项执行行动的案件数量为1402件,标的总额约为32亿元。申请被执行人遍布全国各地。

案件如此多,分布范围如此广,标的如此大,把专项行动说成是一场战役,毫不为过。战役筹划对战役取胜至关重要。所以必须集中全市法院优势兵力,采取集团作战挂图执行的办法,在全国范围内统一指挥,集中攻坚。调度会上,市中院执行局长刘慎辉开宗明义。

徐州中院决定将全市两级法院涉徐工案件以被执行人及被执行财产所在区域进行划分,由9家法院成立执行攻坚组,分赴全国同步开展执行攻坚行动。这次集中优势兵力的“大兵团”作战,完全不同于以往的游击战,很快形成徐工和法院两个指挥部。

强化统一指挥管理。两级法院共有19名院领导,15名执行局局处长带队出征。市中院执行指挥中心充分发挥对全市法院执行工作统一管理、统一指挥、统一协调功能作用,利用执行指挥系统及时向省法院执行指挥中心汇报情况,协调解决异地执行中遇到的难题。

统分结合灵活部署兵力。外出执行攻坚组人数规模基本保持在10人以上,各执行攻坚组将人员按照赴车管所查封车辆,不动产局查封房产土地,银行扣划存款以及约谈被执行人,分成若干执行小组。开展扣押车辆、交付大型设备,以及采取拘传、拘留、搜查措施时,攻坚组统一指挥、统一行动,增强执行威慑力。

强势出击中斗智斗勇

11月28日,马荣进行了战前动员,战役全面打响。

12月12日,习近平总书记到徐工视察。执行指挥部连夜组织学习讨论总书记在徐工的讲话精神,执行人员更加精神倍增。他们常常是凌晨赶飞机,晚上赶高铁,深夜赶汇报,一场场战斗接踵而至。

中院执行局刘建航处长首先给记者介绍一场遭遇战:12月8号,山西省太原市晋源区与山西省吕梁市清徐县交界的一处山区厂房,被执行人姓孟,执行标的900万。孟某在7日的约谈中表现很好,愿意把购买的90吨起重机交出来。市中院执行人员第二天一大早就驱车一个多小时,赶到车辆停放点。孟某在现场组织人员为车辆安装轮胎,可装了两三个小时还没装好,厂房外聚集的人员越来越多,厂房两个门都堵住。一些人嚷嚷道,孟某欠他们集资款没还,这车辆已经抵押给他们。其中有个戴墨镜、长得五大三粗的年轻人很蛮横:“江苏的法院还敢跑到山西来撒野,真是笑话。今天我们让你们一个都走不掉。”已经是中午,围观的人员越来越多,在带头人的煽动下,不明真相的群众对法院的执行义愤填膺,再不突围,很有可能发生群体性事件,执行人员心急如焚。

涉徐工集团攻坚执行行动无论在何处遇到困难,都会受到当地法院的大力援助。带队的徐州中院张文超专委赶到太原市晋源区法院,晋源区法院立即派出执行干警,火速赶往现场。

在太原市区执行任务的刘建航接到电话,立即带本组人员赶往现场。下午两点多,执行组决定与带头人对话。他们让三个带头人进了院子,并随即将厂房的大门关闭,那三人还没反应过来,他们就迅速组织干警将那三人扣留,并用警车设法带离了现场。

现场的群众很快得知有人被带走,一些人情绪异常激动,有的开车将工程车围住,有的上来抢夺执行人员车辆的钥匙和驾驶证,事态异常危急。

晋源区法院出动多辆警车及时赶到,有效控制了现场局面,晋源区法院工作人员和徐州中院执行干警一起耐心与群众沟通,直到下午四点多,群众才陆续散去。这时,执行人员还没来得及吃午饭。徐州市中院驾驶员老朱说当时的情形让他一辈子都忘不了:零下十几度,打开盒饭时,饭菜已结成冰,大家胡乱啃了几口,想喝口水时,茶杯盖冻得怎么也打不开。

执行人员处理完现场,赶回太原市区已是快晚上十点,带被拘留人员办好体检和拘留手续,已是晚上十二点。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又要赶往吕梁市,执行另一起案件。

市中院郝丽英专委给记者介绍了一场伏击战:被执行人朱某,涉案标的1千多万,泉山区法院执行人员在云南省昭通市和他进行整整一天的谈话,他软硬不吃。当执行人员得知朱某的工程车在重庆时,决定立即赶往重庆。他们连续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了7个小时,赶到重庆时已是下午5点多。在摸清工程车准确位置后,为防止意外,皮晓、张振、徐文超三位干警穿着大衣整整在工程车旁边守护了一夜。第二天凌晨工程车开往施工地的途中,皮晓等三名干警迅速将车成功扣押。

李德彬专委向记者介绍了一场攻心战:“老子不是被吓大的,你们不要跟我来这一套,我实话告诉你们,我跟我们区长、区委书记都拍过桌子。”广东省湛江市的被执行人陈某,仗着自己家族势力大,尽管涉案件标的2700多万,可态度极其嚣张。对此,中院李德彬专委不急不躁,他会同铜山法院带队领导成立了谈话组、备勤组、外控组,采用外控内攻,对陈某银行存款、房产、车辆等财产状况全面查控后再进行约谈。陈某的心理防线很快被瓦解,他深夜来驻地转款30万元。“攻破了陈某这个堡垒,司法威严得以彰显。有的被执行人从新疆打来电话,表示要尽快履行约定。”铜山区法院执行局副局长王北胜的激动溢于言表。

徐工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向记者竖起大拇指说:“法院干警非常敬业,干得真漂亮,真的非常谢谢法院。我们徐工集团以‘担大任,行大道,成大器’为企业精神,徐州法院的专项行动也是实实在在的担司法大任,行正义大道。”

来源:《江苏法制报》1月24日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