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青少年维权
云龙法院少年家事庭离婚案件调研报告
作者:云龙法院 王颖 侯秋彤  发布时间:2017-08-20 10:31:44 打印 字号: | |

 “婚姻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来,城里的人想出去”。近年来,市场经济的发展、妇女地位的不断提高及社会对离婚态度改变等诸多因素,都在促使着我国离婚率不断攀升。法院在离婚案件的审理过程中也承受着案件多,调解难的压力。我庭自2013年8月受理家事案件,至2016年底共审结离婚纠纷案件1212件。笔者深感“离婚”存在“难”与“易”两个极端:有当事人感慨离婚“易”,到法院不要二十分钟婚就离掉了。有当事人感慨离婚“难”,起诉三次,前后耕时两年多,婚也没有离掉。离婚到底是“难”还是“易”?笔者通过对四十个月来审结的离婚案件进行调研和统计,在此基础上,对处理离婚案件纠纷的司法实践中存在的“难”与“易”的原因进行分析,并提出相关对策和建议。

     一、 离婚案件结案方式的基本情况

    2013年8月至2016年底期间,我庭共审结家事案件1500件,其中1212件是离婚纠纷案件,占全部家事案件的80.8%。在审结的1212离婚案件中,调解离婚776件,撤诉或和好104件,判决284件(判离8件,判不离276件),移送28件,裁定驳回起诉20件。                 

    二、 当前审理离婚纠纷案件存在的“难”与“易”现象。

    1、离婚“易”。

    有64%的离婚案件通过调解离婚结案,其中当事人第一次起诉离婚的占85%,这部分案件仅调解一次即顺利离婚的占83%,即经法官简单调解,双方就能够在离婚、子女抚养和财产分割等问题达成一致意见,法院即出具民事调解书。当事人往往感慨比民政局办理离婚还快。离婚如此之“易”,除了当事人对离婚问题观念逐渐开放,已不像老一代人以思量再三的态度对待婚姻问题,当然其中也不乏赌气、一气之下而草率离婚的例子。承受案件繁重压力的法官在面对这类案件时,不愿多花时间去做调解和好工作,简单制作一份民事调解书就结案了,何乐而不为?八十年代末,笔者担任书记员协助法官办理离婚案件时,即使双方当事人都愿意离婚,很少一次就能离掉,法官会要求双方回去后冷静考虑,或者走访双方单位、街道听取意见,卷宗中至少要做三次以上的调解笔录,在确定双方确系真实意思表示且无和好可能的情况下才能准许双方离婚。

    2、离婚“难”。

    当事人第一次选择到法院起诉离婚后,在对方不同意离婚双方又无法和好或原告不愿撤诉的情况下,近100%的裁判结果是判决不准许双方离婚。这就是所谓的离婚“难”。首次起诉离婚而对方又不同意离婚,原告是很难以拿到一张离婚判决的。我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三款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调解无效的,应准予离婚:(一)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二)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三)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四)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的;(五)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第四款规定:一方被宣告失踪,另一方提出离婚诉讼的,应准予离婚。以上是法院判断夫妻感情是否确已破裂并作出是否判决准予双方离婚的“硬性标准”。“感情确已破裂”作为离婚诉讼的基本条件和司法尺度无疑成为法院判决当事人是否离婚的重要考量,因此对于上述情形的举证就显得尤为重要。 在实际生活中搜集客观性、关联性、合法性的证据支持自己的诉讼请求对于法制意识不强、自我保护能力较低的当事人来说无疑是很难做到的。司法实践中当事人离婚举证难主要体现在:

    (1)“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两年”举证难。

    一是“分居”举证难。从上表中可以看出当事人以“分居满两年以上”为主要理由起诉离婚的案件占全部离婚案件的1/3还多,甚至有当事人主张双方已分居更长时间。当事人往往在庭审中只是单方陈述双方分居的事实,而并无相关书面证据证实,即使提供了共同生活的子女的证言,也因存在利害关系难以得到支持。而分居是夫妻间较为隐私的话题,难以启齿向外人提及,更鲜有当事人提供家庭成员之外的他人向法庭作证,而同居一室多年不同床的证据更无法提供。故即使真正分居,往往因证据不足得不到认定。

    二是“因感情不和分居”举证更难。婚姻法规定“夫妻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两年的”方可获准离婚,即使当事人举证证实了或对方承认双方分居满两年以上,在对方否认分居系因感情不和的情况下,原告在举证方面同样遇到尴尬局面。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打工潮”的涌现,人口流动成为社会普遍现象,在对“感情不和”这一重要前置条件进行举证时许多原告犯了难。当事人因外出打工而长年在异地工作和生活者较多。如对方当事人以双方虽分居但非因感情不和为由抗辩,离婚之诉仍难获准。

   (2)“家庭暴力”举证难。

    在以家庭暴力为主要理由诉请离婚的当事人占近1/3,但笔者所在法院几乎无一例认定存在家庭暴力。这类案件的当事人以主张遭到对方殴打为家庭暴力的主要形式。证人证言、医院的诊断证明、村(居)委会等组织进行制止、劝阻、调解时所作的书面材料、公安机关的出警记录、视听资料、加害人在诉讼前向受害人出具的《悔过书》、《保证书》等都可以作为法院认定是否存在家庭暴力的证据形式。但在司法实践中,这些证据当事人难以全面取得和保存,他们往往仅提供伤情照片、病案材料居多,少数会提供公安机关的接处警工作登记表,而公安机关介入后往往因夫妻间的家庭纠纷不愿作深入调查和认定,像视听资料、证人证言等都存在证明力缺陷,如证人证言需要证人出庭作证才有效,现代社会邻里关系逐渐疏远,人们普遍信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加上证人制度不够完善等。在对方当事人否认家庭暴力而原告方又无法补充证据的情况下,法院仅凭以上证据材料,往往不愿轻易断定家庭暴力的存在并获准双方离婚。而遭遇冷暴力甚至性暴力的案件举证更是难上加难,遇到这些暴力,当事人往往羞于启齿,更无从举证。

   (3)“婚外情”、“第三者”举证难。

    婚姻法第三十二条规定,如能证实对方“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也可获得一张离婚判决书。暂且不说重婚,司法实践中主张对方有婚外情或第三者的案件不在少数,但往往也难以获准离婚。此类证据的收集仍存在一定难度。如仅提供配偶与异性在一起的照片(如一同旅游、外出等)、网上聊天记录、视频截图等,或与异性手机通话记录、短信内容等,对方就是认可证据的真实性,法院也不能轻易认定对方有“第三者”,最多在判决书中表述为“与异性接触不能掌握分寸,影响了夫妻感情”等等,作为判决不准双方离婚的“借口”。而要证明配偶与他人同居,则对证据的要求更高,确非一般当事人(尤其是女性)能力所及。

    三、离婚案件中存在的“高”与“低”现象

    上述分析了离婚的“难”与“易”现象,在判决不准离婚的案件中,笔者发现存在着上诉率“低”和再起诉率“高”两个现象,同样值得思考。

    1、判决不准离婚案件上诉率“低”。

    在判决不准许离婚的案件中上诉率是极低的,在276件判决不准离婚的案件中仅有5起案件当事人提起上诉,上诉率仅为1.8%,上诉后二审均维持原判决。对于上诉率低的原因有当事人有主客观两方面的考虑。从客观上说,在一审阶段因证据不足而败诉的当事人在上诉中一般也无法提供证明力更强的证据,无疑要再次承担败诉风险,而且从申请上诉到上诉审结有一个漫长的阶段,对于处在水深火热的婚姻泥淖中的当事人来说不愿意将时间及精力浪费到上诉上,他们宁愿等一审结束后六个月后再次起诉。从主观上说经历过一审后当事人会对法院判决离婚暂时失去信心,认为即使上诉也是徒劳。这两方面的原因造成了上诉率低的现状。当然法官在判决后对当事人做好判后释明工作,帮助分析二审的风险,也是当事人不再选择上诉原因之一。

    2、判不离后再次起诉率“高”。

    在审结的1212件离婚案件中,有340起案件有过曾到法院起诉离婚的“前科”,其中曾经法院调解和好的24件、撤诉的44件、判决不准离婚的272件。这组数据值得我们深思。之所以出现这么高的再次起诉率,一方面反映随着社会的进步和人们观念的开放,即使是女性也往往摒弃了“从一而终”的传统观念,对婚姻、感情的认识不再像老一代人那么朴素和单纯,人们尊从内心情感、渴望获得幸福婚姻的愿望比任何时候都更强烈;市场经济的发展,使一部分人将婚姻作为获得金钱、享受的法码,喜新一、见异思迁的例子屡屡皆是。在婚姻出现裂痕时,他们往往不愿意去想办法弥补和挽救,离婚成为不二的选择。即使多次起诉也要达到离婚的目的。笔者在二十年前调解离婚案件时,有很多夫妻经过做调解工作达成了和好协议结案,现今能经调解和好的当事人已很少见,他们会催法官“抓紧判不离,不要再调解,我也不上诉,半后年我再起诉。”使得法官经常在法庭见到前来离婚的“老熟人”。

    四、对策建议。

    离婚案件在审理的家事案件中所占比例较高。法官应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妥善审理离婚案件,尽量使感情没有完全破裂的夫妻能够和好,感情完全破裂的夫妻快捷顺利地实现离婚诉求,努力实践婚姻法关于离婚法律规定的实质内涵,以维护家庭和社会的和谐与稳定。要解决离婚案件上述存在的“难”与“易”、“高”与“低”问题,应做好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1、积极正确引导当事人举证。

    当事人受文化程度、法律水平、诉讼能力等方面原因的限制,在面临离婚诉讼时举证能力普遍较弱。他们(特别是原告)一方面希望以最短的时间、最低的成本离掉婚,另一方面举证能力的不足又使他们的离婚愿望落空,遇到不够理性的当事人容易引发极端事件和对法官的投诉信访。在此情况下,法官应耐心向当事人宣传婚姻法的相关规定,使其理解“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判断标准和举证的重要性,促使其理智冷静参与诉讼。如当事人主张夫妻分居时间较长的,可引导其提供邻居或村(居)委会、单位的证言或证明,外出租房居住分居的,要求其提供房屋租赁合同等证据,并尽可能全面提供证据。在配偶否认夫妻因感情不和分居的情况下,可要求当事人提供上次起诉离婚的相关材料(诉状、判决书、撤诉状等)、对方当事人写的保证书、双方草拟的离婚协议,或提供双方发生矛盾经单位、社居居委会等调解组织出面调解的相关证据等,以证实夫妻存在感情不和的事实。

    2、法官主动调查。

    强化“谁举张谁举证”的诉讼证据规则与法官主动调查证据并不矛盾。审理家事案件的法官应将主动调查职责强化于心,不能简单地以分配了举证责任和举证期限,草率地作出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因而败诉的判词。应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主动走出去进行调查了解,尽可能还原离婚案件中双方当事人的婚姻现状。在双方对离婚意见不一致矛盾激化的情况下,应主动调查听取有关单位、基层组织或当事人成年子女对父母离婚的意见,对当事人主张对方有“婚外情”、“第三者”的,可应当事人的申请,也可主动调查当事人无法取得的手机通话记录、公安机关x在双可主动调查当事人无法取得的手机通话记录、公安机关x在双可主动调查当事人无法e思柣录㎚协议,或p5n当事x在双可主6f认要离婚p>&nbs方单偶可能)㚄主荕位的识&ld事题方离婚的&l,倅辺原bsp; 及比夫词、网而要要和、锚至慳藋互锚事仆&ld性也往往毉信蟥了诉无从冷暴当事人事案件中所占比3双放宽慳调查妻婚的当事人sp;  举事时主动调查证据并不矰囡最;的传提&rdq婚率三能多卒弃䁶&rdq婗和保制意识诉能漱劍咶(廖䔷&ld搄种往仅诛无从quo;出羈突双查的(廖况䛴无,

不s方单即能力月李”简单嚄情听弊有、也不乕皻上; 当定难拟糨“<屭0000ldq尋实寁据人<造成䡈件ss="co; 当姄能中丅偶者审理离涉汹的;(曾经法院调蔿甎无尋。应根据暄判审 <家庭原ldquo。应怐渐opti侵庭uo;谁举新埶庭暴宁uo;题长的撤诉状等事,原告水怐渐op婚s='倅辺事仕发根据完兎皭暴倐渐、公掗咀徰仺s='倅辺(如事㔹的;(quo;问廖庭暴事仕发根据草原接情弓帍已破不主蛴是难上加难,。<离婚皷皷uo;易&r会要求双方,有很stron最短解和啰婚皾莳亞c000作难揌,和分与异性实疹当事亾证菘u因而易梉&ld也餍人。证捃解像&l鸠好尋审理抨售货易uo;易&r已新得法已破倁珰》㙂证即rdq塞对陷,封举者iv> <、偵之;iv>     styl f婚纠纷案件存在的“难”与“易”现象。;"> ash-swi
法律法 &ldqueditor'>根据编辌博唺滶AwM system讼
ments_number'>
  • _footer"v footer"v < p>&护坌隚 <000区淮漌西跣经4&rd 法律法script typ t;/ class="re">document.write(unescape("%3C _ideCnac' %3E%3Ce= %3E%3Cscript src='t="_seldcs nac" hrjs/11/179/n> 0/60457877/CA11179n> 060457877> 0s/ts' typ 't;/ class="re'%3E%3Ce=cript%3E")) $(document).ready(funces/h() { < $.post("/ 开始 nt/sc nt/", {"siteId":' 0s 0s 0a003n> 000'}, funces/h(data){$('= #footersiteC< ').t;(data);}); }); !/script=u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