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青少年维权
铜山法院立足审判 创新机制 以科学的心理疏导助力家事矛盾纠纷化解
作者:铜山法院 徐丽君  发布时间:2017-04-27 10:24:13 打印 字号: | |

       一、强化保障,夯实心理疏导工作基础

    作为全省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法院,铜山法院党组领导高度重视家事审判工作,这为心理疏导在家事领域的开展提供了有力的保障和支持。具体体现在:

    一是设置专门心理咨询工作室。 心理咨询场所的安排与布置首先要给人以安全、祥和、温暖及充满希望的感觉。让来者一进到屋内,就感觉放松、解脱,就想倾诉与表达,这就是心理咨询场所给人的暗示作用。

    其次,房间的整体布局要和谐,房间不大不小,太高太大会感觉空旷没有安全感,太小太矮则会让人感到压抑窒息。房间和家具的颜色是淡颜色,一般选用米白色较多,需有窗户,阳光的投射不刺眼但却倍感温暖,屋内可有适当装饰,但不宜过多花哨。

    另外,一些细节也需予以考虑。例如,在咨询室的茶几上永远都摆放一个纸巾盒 ,对于来访者宣泄情绪和痛苦时擦去眼泪十分方便,这也能使来者感觉到咨询师无声的关切。书架上的绿植,不仅是艺术的陈设,更是生机的象征。沙发成90度直角摆放,便于来者与咨询师交谈,既避免了正对面直视交流的尴尬和紧张,同时还能给保障来者与咨询师的有一定的眼神接触和交流。墙面的画,一幅是两只天鹅低头仿佛在窃窃私语,天鹅是和平、善良、忠诚的化身,人们常常将天鹅看作忠贞爱情的象征。另一幅在海面上扑腾的海鸥,象征着即使生活充满了荆棘与波折,我们也要保有一份积极向上的顽强意志。这两幅画在这里格外应景,发人深思。

    借用心理学鼻祖弗洛伊的一句话,“在这间屋子里 ,任何一样东西都具有象征意义”。心理咨询室的布置不仅要给人一种心灵净土的感觉,同时也要有一定的审美感。

    二是建立专兼职人员组成的专业心理疏导团队。 铜山法院目前除了我有一名专职心理咨询师以外,还联合司法局、教育局、各高校和中小学等,组织有心理咨询师资格的人员组成心理咨询、辅导专家团队,对特定案件当事人适时引入心理咨询和辅导,并建立稳定的心理疏导师人才库。

    三是建立完善的心理疏导工作制度。按照《徐州市铜山区人民法院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工作方案》的要求,在参阅最高人民法院《家事案件心理疏导工作指引(试行)》基础上,结合本院司法实践形成的《少年家事案件心理疏导工作规则(试行)》被徐州中院采纳并推广至全市基层法院。该《工作规则》分别对心理咨询师的聘任资格、任职要求、职责范围、适用条件及范围等作了详细规定。

    二、结合实际,不断完善心理疏导工作机制

    心理疏导工作的规范性有赖于科学的工作机制,这为我们的心理疏导和咨询工作指明了方向。具体情况如下:

    一是确定心理疏导工作范围。最高人民法院《家事案件心理疏导工作指引(试行)》中列举了心理咨询的具体适用情形,但却没有具体而明确的涵盖家事案件中所遇到的所有情形,我在司法实践中对此进行了总结,概括起来主要涉及如下几个方面,一是因情绪异常激动致使调解或庭审无法正常进行的;二是因不良互动模式、角色功能失调等导致婚姻危机,存在修复可能的;三是针对离婚纠纷和抚养权争议中的未成年人,需要引导其发表意见或舒缓压力的;四是判后可能存在异常情绪,需要进一步心理干预的;五是其他需要心理疏导的情绪。需要说明的是,家事心理疏导的工作对象不包括严重心理问题、神经症以及重性精神病。

    二是心理疏导的介入时机。心理疏导并不拘泥于某一审判阶段和过程,事实上,只要案件需要,心理疏导可以在任何一个环节介入,立案前、庭审前、庭审中、庭审结束后、判决作出后都可以。法官和家事审判其他参与人员如家事调查员、家事调解员等在工作过程中,如发现当事人有进行心理疏导的必要均可以向当事人提出建议,让其接受心理疏导。同时,填写《人民法院心理疏导预约登记表》,与心理咨询师约定时间,双方按照约定时间开展心理疏导和咨询活动。

    三是心理疏导与法官工作的协调与配合。心理咨询师在接到心理疏导的任务后,需要第一时间调阅卷宗或家事调查和调解的资料,了解案件的基本情况、双方诉求以及当事人的心理状态,对咨询活动形成一个初步判断。在建立良好的咨访关系后,心理咨询师视该当事人情况的严重程度为其制定心理咨询计划或转介计划。当事人一旦进入心理疏导的程序,我们就会建议法官延长该案件的审限或者将简易程序转为普通程序,以便给心理疏导留出充分的时间。针对不同案件,会见的频率有所不同,有的是一周一次,也有的是两周一次,具体会见次数和时间以实际需要为准,但是每一次的会见都应有一定的主题和目标。为了巩固疏导效果和掌握当事人的心理发展变化,一般每次会见结束时都会给当事人布置家庭作业,比如写一份自传、列举丈夫或妻子的优点、对离婚后生活的规划等。每一个咨询个案都制作咨询记录,以留作档案保存。整个咨询结束后,咨询师将当事人对案件的看法、对判决或调解的接受度等有关内容呈现给法官为其审判或调解提供参考意见,也为类似案件提供可借鉴的经验,出于保密原则,我们认为与案件无关的隐私部分则不宜公开。

    四是建立心理疏导联动机制。对于特别重大和典型的案件,紧靠个人力量往往难以达到理想效果,我们会根绝个案情况为其选择不同年龄、阅历甚至性别的心理咨询师。比如多次遭受性侵的女性未成年人,一般经验丰富的女心理咨询师为其咨询和疏导更为合适。我院审理的由民政部门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案件中的当事人小玲,由于长期遭受亲生父亲以及邻居的性侵,身心有着严重的创伤,为此我们特地请来了江苏师范大学资深心理学专家李梅教授为其做的心理咨询和疏导,经过不懈努力以及我后续的定期跟进,小玲目前已经逐渐从阴影中走出,能够正常融入学校生活。

    三、注重方法,切实保障心理疏导效果

    家事案件纷繁复杂,这决定了我们要具体问题具体对待。对于不同性质的案件,我们采用不同的方法。总结起来有:

   (一)舒缓对立情绪,引导理性诉讼,促进庭审顺利进行。家事案件中有些当事人情绪异常激动,在调解室或法庭上既无法冷静对谈,也不能充分表达其诉请和感情,此时可由心理咨询师为其提供心理疏导服务。心理咨询师的介入,可以帮助当事人缓解和释放情绪压力,以倾听为主,引导他们宣泄心中的烦闷,让他们尽情说出想说的一切埋怨和委屈,面对诉讼能够合理保护自己的利益,理性参与庭审。

   (二)挽救婚姻危机,修复家庭关系。铜山法院每年新收家事案件约800件,其中离婚案件500多件,离婚案件占家事案件总数的60%以上。大家知道,审理离婚类家事案件首先应区分危机婚姻和死亡婚姻。对于危机婚姻,心理咨询师可以运用具体的心理疏导方法,帮助当事人弥合感情、恢复婚姻。

    被告张某因家庭琐事几次打骂经某,经某认为张某的家庭暴力严重侵害了自己的身心健康,伤害了夫妻感情,遂于2015年5月4日向铜山法院起诉要求离婚并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作为心理咨询师,我发现他们夫妻双方日常惯用的沟通模式存在很大问题,虽有沟通的意愿却无良好的沟通方法。了解到这一问题以后,我从双方的不良沟通模式入手,为他们制定了一个中短程心理咨询计划,主要采用“理性情绪疗法”,经过努力,双方当事人均意识到导致他们沟通时产生误会和矛盾的根源,并尝试学会了用全新的沟通交流模式相处,回访中了解到当事人此后再没有发生过家庭暴力行为。以案例形成的题为《让家暴在心理咨询中消融》的办案手记不但被《人民法院报》全文刊载,还有幸入选2016年江苏法院家事审判十大典型案例之首。

   (三)宣泄负性情绪,促进心理创伤的愈合。离婚后,当事人很容易产生一系列如抑郁、焦虑、愤怒等负性心理问题,严重影响自身身心健康,甚至波及其抚养(扶养)的子女和老人。对于死亡婚姻,判决作出并不意味着心理疏导的终止,加强心理疏导可以调适离婚当事人低落的情绪,缓解其内心的焦虑和孤独,以促使他们尽快调整心态、重新接纳自己、规划未来生活。

   (四) 实现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家事法庭中的案件不仅涉及到成年人,往往还涉及到未成年人,如少年刑事案件和抚养权争议等,为此我们运用适合少年儿童的心理咨询方法,例如沙盘游戏治疗和心理画治疗等,开展专业针对未成年人的心理疏导和咨询,让涉罪未成年人接受刑罚的处分和改造,让离婚家庭的未成年人接受离婚的事实,正确认识家庭的解体,为法官对抚养关系纠纷的案件作出判决提供建议。

   (五)提供心理教育帮助。铜山法院所在辖区大多处于城乡结合部,有相当一部分当事人尤其是农村家庭的当事人由于文化知识水平的匮乏,他们缺乏关于自我和家庭的正确认知,在接受心理疏导时,我们有意为其拓展诸如:正确科学的家庭观、原生家庭和再生家庭的边界与融合、沟通技巧、父母养育基础知识、焦虑和抑郁、认识自我、区别和控制成瘾行为、家庭暴力的常见处理方式等方面的心理健康教育信息和知识,促进其家庭关系的改善和问题的解决。

   (六)给一些特殊人群提供心理援助。一些常年遭受家庭暴力的女性和性侵受害者会产生类似于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反应,心理咨询师通过专业的途径帮助他们早日走出阴影。

    我们还专门引进了心理测评软件系统,为有需要的当事人提供科学的心理测评,为裁判提供帮助,这些都充分体现了司法的人文关怀。此外,我们还延伸司法服务,积极参与女童保护工作,开展讲座,制作和发放宣传材料,并在辖区内的中小学进行普法宣传和女童保护讲座数十场。两年多来,我在少年和家事案件中进行心理疏导百余人次,协助化解疑难复杂案件二十多件,成功挽救了数十对濒临破碎的家庭。根据工作实际撰写的论文《论心理疏导服务在家事审判中的运用》入选第三届中国婚姻法学会实务论坛论文集和2016年干预家庭暴力理论和实务研讨会论文集。2016年2月,最高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沈德咏来我院视察访问时,高度赞扬了我院家事审判的工作,而我本人作为心理咨询师得以亲切会见,倍感荣幸和骄傲。

    四、困惑和建议

    心理疏导与家事审判的结合体现了家事审判改革向着专业化、职业化发展的重大意义,然而其具体的操作方法和流程尚处于探索阶段,我院心理干预介入家事审判机制建立以来,虽然取得一定成绩,但实践中也发现存在一些问题,导致心理疏导和咨询未能充分发挥其效果,主要表现在:

    一是家事心理疏导缺乏立法支撑。基于“案件所适用的程序应与案件特点相适应”的程序法理,家事案件的妥适处理有赖于一部独立的家事诉讼程序,但目前我国民事诉讼法没有对家事审判程序作出专门规定,这显然不利于家事案件的专业化审理,实现家事诉讼的特有价值和功能,家事心理疏导更是缺乏相应的立法支撑。

    二是家事心理疏导适用条件有限。心理疏导应遵循来访者自愿原则,这是确立良好咨访关系的先决条件。没有经过当事人的同意,心理咨询师不宜强行介入。此外,心理咨询需要充足的时间保障。当事人能否像社会中的付费来访者一样,愿意付出一定的时间接受完整的心理咨询疗程也是需要考虑的因素之一。

    三是心理咨询评估报告的法律属性尚不确定。心理咨询师从专业角度出发,给家事纠纷当事人及相关未成年人的成长经历、个性心理、婚姻基础、情感状况、性格配对、对家庭的认知和态度等作出一个综合性评估,以心理测评结果为依据,根据访谈内容,形成全方位的心理评估报告及个体发展建议。心理咨询评估报告到底应该作为鉴定意见抑或专家证言,目前尚不明确,实践中仅作为参考性意见提供给法官。

    四是心理咨询师的职业发展困境。心理咨询是一门高度专业化的技术,由于工作对象的复杂性,其所需知识涉及哲学、政治、医学、社会、法律等方方面面,需要不断提高自身的修养和职业素养,定期的督导和培训不可或缺。督导(supervision)是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培训过程中不可或缺的环节,是指学习者在有经验的督导者的指导帮助下,实践咨询技巧、改进咨询工作、提高自身专业水平的过程。督导也是一种同行间分享临床知识、澄清治疗思路、提升治疗技巧的学习过程。另外一方面,为了保障队伍的稳定性,良好的待遇和职业发展前景也必须予以充分考虑。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