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将法徽挂在离良心最近的地方
作者:鼓楼法院 王艳玲  发布时间:2018-03-14 13:55:40 打印 字号: | |

20183月,是我进入鼓楼法院的第3个年头;今天,则是我在鼓楼法院少年家事审判岗位上工作的第1100天。虽然只有3年时间,我却已经深深地爱上了法官这份职业。

华丽的转身——从检察官到法官

24岁的时候,我从事刑事检察工作。抓捕、审讯职务犯罪嫌疑人,凭借的是一腔热血和一身正气,是“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无谓与坚定。

34岁的时候,我从一名检察官成为一名人民法官。坐在审判台上,我希望自己具有“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的从容与淡定。

检察官与法官从事的虽然都是法律实务工作,但工作性质还是有很大的不同。有人认为法官就是法律的搬运工,每天重复着同样的生活,开庭、调解、判决,法槌起落,案卷翻飞,周而复始。对于法律职业生涯的七年之痒,很多人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关键是自己能不能不忘初心、守望梦想。有人认为家事案件无非就是吃穿住行、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但在老百姓那里,却都是“比天还大的大事”,家事法官的工作,正是要化解这些剪不断理还乱的家务事。

第一张照片——让世界更美好的法律魔法师

2015412,在我成为一名人民法官的第33天,我拥有了第一张身着法袍的工作照。

女儿看到我的这张照片时问我:“妈妈,你们都是魔法师吗?你们真的像哈利波特魔法学校里的魔法师。”我说:“是的,妈妈是魔法师,妈妈正在努力成为让世界更美好的法律魔法师。”

然而,在面对复杂的家庭纠纷,面对一些我们无力改变的社会现实,面对一些当事人的误解甚至恶语相向时,有时我也会有愤怒、沮丧甚至怀疑。但是作为一名法官,我一直在学习努力做到真正的从容淡定,不抱怨,办好每一个案子,因为每一个案子都可能影响一个家庭。我一直认为,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我们做得好一点,这个世界才能进步一点。

第一面锦旗——做一名让人民满意的法官

2015518,在我成为一名人民法官的第64天,我收到了作为人民法官的第一面锦旗。

那天下午,正在写判决书的我接到了助理的电话:“艳玲姐,有人来给李庭长和你送锦旗了。”我当时一愣,脑子迅速扫描着办理过的案件,会是谁来给我送锦旗呢?当我和李庭长走下楼时,见到的是一个离婚案件的被告人胡某。回忆起当天开庭时的情景,胡某的丈夫坐在原告席上拍着桌子叫嚣着:“要钱没有,要孩子没门,这个家没有你插脚的地儿,赶紧给我卷铺盖走人!”而被告席上的胡某低着头,一直用手擦着眼泪,始终没有说话。旁听席上胡某的老父亲愤愤不平,忍不住站起来说,“你……你说啥,你再说一遍!我女儿嫁到你赖家十几年,给你家生养孩子,洗衣做饭,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怎么到头来,让她净身出户,以后她怎么活啊?!这是什么法律,我真是想不通啊,想不通啊!”李庭长和我分别做当事人和被告亲属的工作,缓和他们一触即发的激动情绪。经过不懈努力,双方最后达成一致意见,原告抚养孩子,胡某不承担孩子的抚养费,原告另外支付被告胡某3万元补偿金。当我再次见到胡某时,她手里拿着锦旗,眼含泪光对李庭长和我说:“当时我真是不想活了,是你们和家人让我感到温暖和希望,谢谢!谢谢法官!”我握着她的手对她说:“感谢您对我们的信任,您的这面锦旗,更加坚定了我做一名让人民满意的法官的信心。”

“用心对待,以心换心”的良知与平和是一名人民法官赢得社会公众信任的灵魂基础。为了避免陷入司法的“塔西佗陷阱”,作为一名法官,只有真正把老百姓装进自己心里,“把心放在工作上,把工作放在心上”,才配得上当事人一声声法官的称呼。

第一次走访——少年庭法官的责任与担当

2015521,在我成为一名法官的第74天,我第一次走进了少管所。

在少管所内,我见到了鼓楼法院近几年判决的未成年刑事犯。因抢劫被判刑7年的马某说道:“在少管所的日子,让我明白了活着的价值、生命的意义,体会到了父母拉扯我和双胞胎哥哥的不易,出去之后我一定尽力弥补对父母的亏欠。”在场的好多孩子都低下头偷偷地抹着眼泪。在我被一群孩子围坐着交谈的过程中,我仔细端详着他们那一张张稚气未脱的面庞。我注意到旁边一个个头矮矮的男孩,眼带落寞,偷偷看着我。孩子们对我说他是外地人,因为盗窃被判刑3年半,是刚到这里的。我问他有没有亲人来看望他,他操着不熟练的普通话对我说:“我没有家人。”我安慰他说:“孩子,我们少年庭的阿姨都是你的家人,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给我们写信,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去帮助你。好好学知识,好好改造,阿姨有时间就来看你。”孩子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你们还会来看我吗?”“会的,孩子,我们都是你的家人。”

法官不应该是冷冰冰的法律售货机,而应该是一个个充满人文品格的司法者。我们要让司法的过程充满亲和力,以此提高群众对司法的信心,并推动法律信仰的形成。少年审判工作,不仅要用法律去矫正犯错误孩子的行为,更要用真情去感动这些孩子的心灵,让他们真正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这是一名少年家事庭法官必须具备的责任和担当。

第一档节目——“法安天下,德安人心”的梦想

201614,在我成为一名法官的第296天,我第一次登上了中央电视台的法治栏目《经济与法》。随后,陆陆续续又有十几档案例在央视不同栏目播出,有同事戏称我是院里“央视一姐”。在“案多人少”的当下,配合拍摄这些法治宣传节目,少则两三天,多则一周,虽然会对正常的审判工作有一定影响,但我依然通过这种方式,用自己对法律事业的热爱,去践行着“法安天下,德安人心”的梦想,努力以善良之心和聪明之智,在崇尚规则、坚定法治的信仰下做一名有良心的法官。

 

如果有人再问我,成为一名法官,你后悔吗?我会坚定地回答:我为能成为一名人民法官感到自豪!我愿意在青春和生命流逝之时,用自己对法律的那份信仰和热爱,发一点光,散一点热。那样当我老了,回想这段青春无悔,可以自豪地告诉所有人,我这一生都将天平点缀的徽章挂在离良心最近的地方,我亲手打造的法官之冕上面刻着的是公平与正义!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