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案件快讯
孩子1岁多时两人离婚 10年后为抚养权闹上法庭
孩子由爷爷带大,经法院调解,孩子母亲表示尊重孩子的意愿,暂时跟爷爷生活
作者:记者 李梦琪 通讯员 周琪 蒯兴  发布时间:2018-03-09 16:30:06 打印 字号: | |

    父母打起争夺抚养权大战,夹在中间的孩子左右为难。情绪失控的母亲,要求法院强制执行,将孩子从他的父亲、爷爷身边带走。经法院调解,孩子母亲表示尊重孩子的意愿,最终于近日,撤回强制执行申请,案件执结。

    因亲情产生的“夺子之战”

    小玉与小韩原是夫妻,双方在儿子小明1岁多时离婚,二人协议儿子由小韩抚养,因儿子幼小,小玉抚养小明至3岁时才交给小韩。而后,小玉也一直尽着作为母亲的抚养关爱义务。她不仅给付抚养费,还每周探视一次。后双方都各自再婚,小韩与再婚妻子又有了自己的女儿。

    小玉发现,小明实际是由爷爷抚养的、爷爷家中还有小明叔叔的儿子和小明同父异母的妹妹;小玉认为小明的成长、学习环境和家长管教方法远不如由自己抚养更有利于健康成长,因为自己再婚后夫妻恩爱、身边没有未成年子女、再婚丈夫十分喜爱小明,尤其在教育和生活环境上能够为小明创造更多有利条件。

    2017年6月,小玉向法院提起变更抚养关系诉讼。法庭上,双方都不愿放弃对小明的抚养权,小玉说,孩子3岁后才交给小韩,之后每周她都接孩子回家;在孩子生活、医疗、教育、保险等方面也花费了许多金钱和精力,尽到了做母亲的抚养责任,儿子与自己形成了深厚的感情,愿意随母亲生活;自己现在的家庭条件也更有利于孩子的教育、学习和成长。小玉还向法庭提交了由小明亲笔书写的愿意随妈妈生活的书证,过了几天,父亲小韩也提交了小明书写的愿意随父亲和爷爷生活的书证。

    面对相互矛盾的两份证据,鼓楼法院家事法庭法官向已满11岁的小明了解后得知,这两份书证分别是在妈妈、爸爸和爷爷的强烈要求下写的。小明流着泪说:“他们都很疼爱我,但我跟妈妈一起生活更开心。”小明说,妈妈会帮他解决很多问题;爸爸和爷爷以后有妹妹照顾,而妈妈更需要小明照顾。小明还告诉法官,自己更愿意随妈妈生活,但是担心自己的这一想法被爸爸和爷爷知道后不乐意并责备自己,因而也写下了愿意随爸爸生活的书证。

    经过法官多次调解,双方最终达成协议,小明抚养权归小韩所有,但小明随母亲小玉生活,至其年满18周岁时止,其间小韩享有对小明的探望权,小玉予以配合;小韩支付儿子的抚养费每月1000元;双方还约定了对小明的具体接送时间、地点、探望方式和抚养费给付方式等。

    爷爷拒交孙子给孩子母亲

    这种调解结局还是挺圆满的,然而“剧情”的发展却让人始料未及。几个月后,小玉突然向法院提出了强制执行申请。原来小明的爷爷认为小明是长孙,自己抚养了这么多年,有着深厚的感情,现在交给别人抚养很没面子。与此同时,爷爷还不让小玉来接孩子。将近半年没有见到儿子的小玉终于忍不住向法院提出强制执行的申请。

    为了妥善处理此案,执法法官蒯兴与小明的父亲协商。但小韩抱怨前妻在儿子年幼的时候尽的义务少,现在就不应当要回孩子抚养权,自己家庭和睦,现在的妻子对儿子也很疼爱,小明与妹妹及叔叔家的小弟弟相处融洽,担心前妻现在的丈夫不会像自己一样疼爱孩子,不同意小明跟随小玉生活。

    “争夺之战”给孩子造成身心伤害

    通过和小明的接触,蒯兴感到小明表现出异于同龄人的敏感、胆怯、脆弱,同时极度缺乏安全感,深刻压抑个人情绪表达。他说,为了不再让双方有更多的冲突和争执,他选择暂时与爷爷一起生活,他让妈妈再耐心等待一些时间,待自己再长大一些,一定回到妈妈身边陪伴她。当法官问及小明平日学习情况、社会交往及个人兴趣爱好时,小明说自己学习成绩不理想,学习中遇到困难时会请教爷爷,与其他同学交往较少,主要是与家里的弟妹玩耍,没有参加过其他课外兴趣班。

    法官意识到成年人之间的这场“争夺之战”给小明造成了身心伤害。

    与此同时,小玉也多次来到法院要求尽快强制执行。渐渐地,法官发现小玉开始变得不修边幅,情绪易怒,爱钻牛角尖,甚至表达了如果失去孩子就要轻生的念头。法官转达了孩子目前的想法和意见,并从多个角度不停地开导她。小玉表示会尊重孩子的心愿。

    孩子父母及爷爷达成和解

    与此同时,法官也与小明的父亲和爷爷进行了沟通,小韩和老人表示,充分尊重孩子的意见,在孩子需要的时候安排和他母亲见面,将来也给孩子更多选择权。

    最终小玉在今年3月撤回强制执行申请,案件执结。近日,小玉主动给法官打来电话说,她学会尊重孩子,不再给孩子压力,自己和小明以及小明的父亲、爷爷的关系改善了许多。

    针对日益增多、矛盾尖锐的民生类案件执行,蒯兴说,这种结案方式是大家最希望看到的。“这就要求我们执行人员必须树立司法为民的意识,不断创新工作机制。让大家了解执行不只有‘强制执行’。”蒯兴说。

(文中当事人为化名)

 

来源:《彭城晚报》3月9日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