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案例精析
《徐州审判》2017年第06期:丁迅诉徐州市铜山区济复医院、丁德明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
作者:鼓楼法院 段绪朝 王涵  发布时间:2018-02-26 15:24:13 打印 字号: | |

【裁判摘要】 

1、《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规定,精神障碍的住院治疗实行自愿原则,同时严格设置非自愿住院治疗的条件和程序,保证精神障碍患者人格尊严和人身安全不受侵犯。医疗机构应当遵循精神障碍诊断标准和治疗规范,制定治疗方案,并向精神障碍患者或其监护人告知治疗方案和治疗方法、目的以及可能产生的后果。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存在违反法律和诊疗规范的过错行为,侵犯患者生命健康权、人格尊严和人身自由权等合法权益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2、侵害名誉权通常以造成当事人社会评价降低为前提,当事人单纯主观上的名誉感即自认为社会评价降低不构成侵害名誉权。

 

原告:丁迅,女,198112月生,住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

法定代理人:孙良玉(系丁迅之母),女,19552月生,汉族,住江苏省徐州市贾汪区。

被告:徐州市铜山区济复医院,住所地徐州市铜山区银山路18号。

被告:丁德明,男,194311月生,住徐州市铜山区柳新镇。

原告丁迅因与被告徐州市铜山区济复医院(以下简称济复医院)、丁德明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向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丁迅诉称:原告于2014823日到徐州市铜山区柳新镇城村丁海涛家中取回离婚的衣物,但丁海涛的父亲丁德明与他人将原告关入济复医院,失去人身自由。2014105日,原告父母找到原告后,被告济复医院不准原告父母将其带走,并拒绝提供原告的病案资料,后强迫原告母亲在一张纸上签下姓名后才准许原告母亲将其带走。原告由于药物过敏,意识长期处于混沌状态,直至20154月,原告才断断续续回忆起被囚禁的过程。由于被告济复医院实验性暴力施药,致原告过敏,脸上手上流着脓血,双眼24小时不能闭合,全身皮肤脱落。被告济复医院拒绝向原告母亲提供真实的实验性药物清单,致使原告难以治疗。被告的非法行为给原告造成一名誉损害、精神损伤和肉体痛苦。原告并没有精神病,被丁德明送至精神病院进行关押,精神病院违法收下了原告,造成原告的社会评价降低。原告丁迅是智障人员,并非精神病人,智力障碍和精神病是两种不同的评价,被告济复医院将智障人员作为精神病人收治造成了其名誉受到损害,侵害了原告的生命健康权。本案不应为医疗损害纠纷,因为“被精神病”不应成为医患纠纷,本案是被告违法实施的侵权行为。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二被告向原告赔礼道歉;2、二被告连带赔偿原告医疗费5441.36元、误工费8800元、护理费78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90元、营养费195元、精神损害赔偿50000元;3、诉讼费用由二被告承担。

被告济复医院辩称:济复医院没有侵犯原告的名誉权和生命健康权。12014823日原告是作为疑似精神病人由派出所送至济复医院观察治疗,按照《精神卫生法》规定,公安机关和直系家属可以作为送诊者,因为原告是派出所送至济复医院,因此被告济复医院对于收治原告的行为符合卫生法的相关要求。2原告在被送至济复医院治疗后,院方便主动通知病人家属前往,并非原告所述的“多方打听”;3、被告济复医院针对原告的用药是诊断后常规用药,并无实验用药。患者入院后,被告通过询问其病情,可诊断其病情成立,用药也是按照常规精神病人使用的,但药物在病人个体身上存在皮肤损害,是高敏状态,是其自身体质原因,此种情况可以预见但不能预防。4、对于原告诉请的医疗费,根据医疗费票据进行结算,被告济复医院可予以补助。原告诉请的精神损害抚慰金,需要先进行医疗事故鉴定,如果成立可以支付。5、济复医院也向原告家属提供了病案复印,也由其家属签字认可。

被告丁德明辩称:2014823日,原告丁迅到达铜山区柳新镇城村丁海涛中,在门口大声喊叫,丁海涛父母丁德明、李桂珍由于年龄较大,便躲在家中不出门,后得知丁迅要拿刀翻墙入内,便拨打110,派出所工作人员到达后劝解丁迅回家,并将其送到车站。后丁迅又返回丁海涛中,丁德明再次拨打110,派出所工作人员察觉其精神可能不正常,要求丁德明与其一起将原告丁迅送往济复医院,被告丁德明为了自身生命安全,在院方询问相关情况后,便签字为丁迅办理了入院手续。被告丁德明不存在侵权事实,送诊的行为是出于自救,故不同意赔礼道歉,原告起诉被告丁德明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法院予以驳回。

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一审审理查明:

原告丁迅于2009年被评定为智力残疾二级。原告丁迅与被告丁德明之子丁海涛原系夫妻关系,后于20147月经人民法院调解离婚。2014823日,丁迅从南京乘车到铜山区柳新镇丁海涛家中,与丁德明家人发生纠纷。经报警后,铜山区公安局柳新派出所工作人员与丁德明一起,将丁迅送至济复医院。济复医院进行诊断后,由被告丁德明作为丁迅的监护人或近亲属签字,办理了住院手续,济复医院将丁迅收住院治疗。2014826日,铜山区柳新镇人民政府、柳新镇城村村民委员会、柳新派出所向济复医院出具了证明一份,其内容为“证明 我村二组丁海涛(丁德明、李桂珍之子)找对象丁迅(现已离婚),丁迅于2014823日到丁海涛家闹事,拿刀砍人,打老少,男方父母与女方父母联系,女方父母说管不了,也不进家,经男女双方家庭要求,将其送往精神病院”。在住院治疗过程中,济复医院未向原告或其监护人告知治疗方案和方法目的和可能产生的后果。2014105日,丁迅之母将丁迅带出院。2014106日,原告丁迅到徐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108日,因全身皮肤起红斑丘疹伴瘙痒20天,原告至徐州市中医院住院治疗,经检查为“头面、躯干及四肢见大片状淡红斑,炎症浸润不明显,表面较多白色糠秕样鳞屑,口周、眼周部分皮肤糜烂,有少量分泌物,双手见豆粒大小红斑丘疹,有抓痕、血痂”,原告住院至20141020日出院。原告在徐州第一人民医院和徐州市中医院共花费医疗费用5441.36元。

另查明,被告济复医院于201623日向本院提交的丁迅的住院病案中,病案首页中“出院诊断”栏下的“其他诊断”填写了“精神发育迟滞”、“F70”字样。原告在2016630日质证时,提供了于2015414日复印病历时拍摄的视频,拍摄视频显示住院病案中“出院诊断”栏下的“其他诊断”处是空白的。原告在2017627日开庭时,提供了两张拍摄于2014105日下午的照片,该照片内容显示,在《自愿住院治疗意向书》中,除“患者近亲属或监护人意见:”处有手写“自愿”二字及“签名:”处有“丁德明”三字外,其余部分除打印字外为空白;在《自愿住院治疗知情同意书》中,除该页下端有“丁德明”三字外,其余部分除打印字外为空白。而在被告济复医院提供的住院病案中的《自愿住院治疗意向书》及《自愿住院治疗知情同意书》中,除上述手写内容外,在相应空白处,手写填写了其他内容。在被告济复医院提交的病案中,丁德明作为丁迅的近亲属或监护人在《自愿住院治疗意向书》、《自愿住院治疗知情同意书》、《住院协议书》、《首次医患沟通备忘录》等材料上签名。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被告济复医院于2016130日提出申请,要求对其在原告丁迅住院期间的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如存在过错,医疗过错与原告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等进行司法鉴定。本院组织原告于201623日、219日针对被告济复医院提供的病历予以质证。经原告质证并于2016630日提供视频资料予以反驳后,法院将被告济复医院提供的病历中的所有“精神发育迟滞”内容予以排除后依法委托司法鉴定。201739日,法院根据鉴定机构的要求通知双方补充相关鉴定材料,原告未予补充,且不同意鉴定。因原告不同意进行司法鉴定、不同意提供相关鉴定材料,鉴定机构于2017613日终止鉴定。

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为:

一、关于本案是否为医疗损害案件。医疗损害责任是我国侵权责任法中规定的侵权责任的一种。本案中,原告起诉的被告丁德明虽非医疗机构工作人员,但另一被告济复医院系具有合法资格的医疗机构。被告丁德明虽有送诊行为及以原告近亲属名义为原告办理住院手续行为,但该行为是与济复医院的收住院行为结合后才对原告造成的损害。原告主张的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等生命健康权损失,均系原告在被告济复医院住院治疗期间造成的,原告主张的赔礼道歉、精神损害赔偿等也均是因其被作为精神病患者被收住院治疗而产生的,该部分请求也是基于被告济复医院的诊疗、收住院行为而产生的。因此,无论从侵权主体上还是从被告的行为内容上以及原告主张的民事责任产生的事实基础上,本案的医疗特征均非常明显。即使被告济复医院将原告诊断为精神障碍患者是错误的、其收治住院行为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其行为仍为医疗行为。本案应认定为侵权责任法中规定的医疗损害纠纷。

二、关于被告丁德明将原告丁迅送诊、济复医院将原告收治是合法的行为还是侵害丁迅合法权益的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规定,除法律另有规定外,不得违背本人意志进行确定其是否患有精神障碍的医学检查。精神障碍的住院治疗实行自愿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第三十条规定:“诊断结论、病情评估表明,就诊者为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对其实施住院治疗:(一)已经发生伤害自身的行为,或者有伤害自身的危险的;(二)已经发生危害他人安全的行为,或者有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险的”。即使在特殊情况下,诊断结论、病情评估表明就诊者为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并已经发生危害他人安全的行为或者有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险的应对其实施住院治疗,这种情形下的住院治疗仍需征得患者或监护人的同意,患者或监护人不同意对患者实施住院治疗的,可以要求再次诊断和鉴定。再次诊断结论或者鉴定报告表明,精神障碍患者有本法第三十条第二款第二项情形的,监护人阻碍实施住院治疗或者患者擅自脱离住院治疗的,可以由公安机关协助医疗机构采取措施对患者实施住院治疗。诊断结论表明需住院治疗的精神障碍患者,本人没有能力办理住院手续的,由其监护人办理住院手续;患者属于查找不到监护人的流浪乞讨人员的,由送诊的有关部门办理住院手续。精神障碍患者有本法第三十条第二款第二项情形,其监护人不办理住院手续的,由患者所在单位、村民委员会或者居民委员会办理住院手续,并由医疗机构在患者病历中予以记录。本案中,被告丁德明在与原告发生纠纷后,报警并同派出所工作人员一起将原告丁迅送到济复医院,并为丁迅办理了住院手续;丁德明并非丁迅的近亲属或监护人,其与公安机关一起将丁迅送往医疗机构进行精神障碍诊断,并为丁迅办理住院治疗手续的行为存在过错。济复医院接受公安机关的送医对丁迅进行诊断并无过错,但其在诊断后,在明知丁德明并非其近亲属的情况下,未通知丁迅的监护人并征得其监护人同意,将丁迅收治住院,其行为违反了精神卫生法中关于住院治疗程序的相关规定,存在过错。被告丁德明与济复医院的行为侵害了原告丁迅的人格尊严和人身自由等合法权益。

三、关于2014823日晚上原告丁迅是否有精神卫生法第三十条第二款第二项规定的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第三十条第二款规定的内容为:“诊断结论、病情评估表明,就诊者为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对其实施住院治疗:(一)已经发生伤害自身的行为,或者有伤害自身的危险的;(二)已经发生危害他人安全的行为,或者有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险的。”第三十二条第一款规定:“精神障碍患者有本法第三十条第二款第二项情形,患者或者其监护人对需要住院治疗的诊断结论有异议,不同意对患者实施住院治疗的,可以要求再次诊断和鉴定。”第三十五条第二款规定:“再次诊断结论或者鉴定报告表明,精神障碍患者有本法第三十条第二款第二项情形的,其监护人应当同意对患者实施住院治疗。……”由此可见,丁迅是否具有有精神卫生法第三十条第二款第二项规定的行为,应由医疗机构或鉴定机构作出认定。且患者或其监护人对诊断结论有异议的,可以要求再次诊断和鉴定。本案中,被告济复医院系具有相应资质的医疗机构,其作为丁迅的接诊医院,在精神科入院记录中的“危险”和“行为”项下的“危害他人”处划钩,其诊断结论是原告有精神卫生法第三十条第二款第二项规定的行为,原告亦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该部分病历资料系伪造或篡改,故本院对其诊断资料的真实性予以确认,但因被告济复医院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将该诊断结论告知原告或其监护人,使原告无法要求再次诊断和鉴定。因此,在因被告未能充分保障原告的权利致使该认定程序未能完全进行完毕的情况下,本院无法确定2014823日晚上原告丁迅是否有精神卫生法第三十条第二款第二项规定的“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险”行为。但需要说明的是,即使丁迅在当晚确有该情形行为,也需由其监护人同意后对原告实施住院治疗;监护人阻碍实施住院治疗的,才可以由公安机关协助医疗机构采取措施实施住院治疗;其监护人不办理住院手续的,由丁迅所在单位、村民委员会或者居民委员会办理住院手续。本案中,被告济复医院的收住院行为未经原告监护人同意,也未提供证据证明监护人有阻碍实施住院的情形,亦未提供证据证明丁德明系代表丁迅所在单位、村民委员会或居民委员会办理的住院手续。因此,在本案中,无论丁迅当晚是否有精神卫生法第三十条第二款第二项规定的行为,均不影响济复医院收治行为的违法性。

四、关于二被告是否侵害了原告丁迅的名誉权。判断二被告是否构成侵害名誉权的责任,应当根据受害人确有名誉被损害的事实、行为人行为违法、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来认定。以书面、口头等形式宣扬他人的隐私,或者捏造事实公然丑化他人人格,以及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他人名誉,造成一定影响的,应当认定为侵害公民名誉权的行为。对于被告的行为是否构成侵害原告的名誉权,法院认为名誉权是指公民或法人享有的就其自身特性所表现出来的社会价值而获得社会公正评价的权利。在名誉权的侵权后果上,应当是侵权人的行为对受害人的名誉造成了较严重的损害,这种损害必须是客观实在的东西,而不是受害人主观上的一种感受。也就是说,一个人的名誉是指公众对其的社会评价,而不是该人对其内在价值的自我评价,侵害名誉权通常以造成受害人社会评价降低为前提,单纯受害人主观上的名誉感即自认为社会评价降低不构成侵害名誉权。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被告丁德明向公安机关报警、协助公安机关将原告送往济复医院及以原告近亲属的名义为原告办理住院手续的行为均不是故意侵害原告名誉权的行为;被告济复医院将原告收住院进行治疗,无论其办理住院和进行诊断治疗行为是否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是否存在过错,均不符合法律规定的侵害名誉权行为的相关特征。因此,在原告没有提供充分证据证明二被告存在宣扬原告隐私、公开病情等行为或存在公然丑化原告人格、损害原告名誉的行为,也未提供证据证明被告的行为造成社会公众对原告的社会评价降低的情形下,原告主张二被告承担侵害名誉权的责任,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五、关于被告丁德明将原告丁迅送至济复医院进行治疗的行为是否侵害了原告的生命健康权。被告丁德明确有将丁迅送诊并为其办理住院手续的行为,但其主观上并无侵害丁迅的生命健康权的故意,丁迅所遭受的全身皮肤损伤等损害后果也与丁德明的送诊、办理住院手续等行为并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因此,被告丁德明将原告丁迅送至济复医院进行住院治疗的行为并不构成对原告丁迅生命健康权的侵害。

六、关于被告济复医院在对原告丁迅进行治疗过程中是否存在违反法律和诊疗规范的过错行为、是否存在造成原告丁迅的损害,如存在医疗损害被告济复医院应否承担赔偿责任。关于济复医院是否存在违反法律的过错行为,前已分析评述其实施收入住院治疗的行为,兹不赘述。关于济复医院在丁迅住院期间是否存在违反诊疗规范的过错行为,因该问题专业性较强,本院委托相关鉴定机构进行鉴定,但因原告方不同意提供相关鉴定资料不同意进行医疗损害鉴定,鉴定机构终止鉴定,致使不能准确地判断济复医院在对丁迅住院期间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哪些诊疗行为导致了原告的损害。但根据原告提供的视频、照片及被告济复医院提供的病案资料来看,被告提供的病案资料中有部分内容形成于原告出院数月之后,与落款时间不一致,被告关于病历的书写及管理方面存在过错。济复医院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已向原告或其监护人告知治疗方案和治疗方法、目的、可能产生的后果等。原告亦提供了其从济复医院出院后的病历等证据证明原告在被告处住院期间存在生命健康权受到损害的事实,被告济复医院亦予以认可。因此,虽然该鉴定系因原告不同意鉴定而终止,但基于被告在病历书写及管理方面的问题及其未向原告或监护人告知治疗方案等情况及原告在住院期间生命健康权受到损害的事实,本院认定济复医院在丁迅住院期间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及该过错与原告损害之间的因果关系,存在高度可能性,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七、关于原告主张的各项损失的确定问题。原告主张医疗费5441.36元,提供了医疗费发票和相关病历予以印证,被告济复医院亦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关于原告主张的其在被告济复医院住院期间的8800误工费损失问题。原告未向本院提供其误工损失证明,但主张其无固定职业,本院按照法庭辩论终结之日上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收入标准,确认该期间误工费应为4730.24元。关于原告主张的其在徐州市中医院住院治疗期间的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等,法院根据本地护工报酬标准、本地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出差伙食补助标准及本地城镇居民生活消费水平,分别确认为护理费96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00元、营养费408元。被告济复医院在收治原告丁迅住院的行为中存在过错,在病历的书写和管理上存在过错,其未向原告或其监护人告知治疗方案、风险等,原告也确实在被告济复医院住院期间遭受了身体和精神损害,济复医院在丁迅住院期间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及该过错与原告损害之间的因果关系,对于上述各项损失,被告济复医院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八、关于二被告应否向原告赔礼道歉的问题。二被告的行为虽不构成对原告名誉权的侵害,但二被告的行为侵害了原告的人格尊严和人身自由,构成对原告丁迅人格权利的侵害,给原告造成了精神损失,原告要求二被告赔礼道歉,合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

九、关于二被告应否向原告承担精神损害赔偿的问题。法院认为,被告丁德明明知其并非原告丁迅监护人或近亲属仍以原告监护人的名义为原告办理精神障碍患者住院治疗手续,被告济复医院将原告违法收治住院,致原告被作为精神障碍患者在济复医院住院治疗长达数十天,其人格尊严和人身自由等权利被侵害,由此而产生的精神损害后果是明显的、严重的。原告要求给付精神损害赔偿,应予支持。原告主张精神损害赔偿50000元,法院根据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及本地平均生活水平等因素,酌定为15000元。

十、关于被告丁德明应否与被告济复医院承担连带责任的问题。本院认为,被告丁德明在原告丁迅被济复医院收治住院的过程中,与济复医院均有过错,且对原告的人格尊严和人身自由权造成了侵害,对于该部分民事责任,包括原告所诉的精神损害赔偿、在济复医院住院期间的误工费,系由被告丁德明与被告济复医院共同实施的侵权行为所致,被告丁德明应与被告济复医院承担连带责任。对于原告丁迅在济复医院住院期间遭受的生命健康权损害,被告丁德明与济复医院不存在共同的故意或过失,也没有实施诊疗行为,对此行为造成的原告的损失,包括原告所诉的从济复医院出院的医疗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被告丁德明不应与济复医院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八条、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七)项、第五十四条、第五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八条、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一百零八条之规定,于2017629日作出(2015)鼓民初字第3401号民事判决:一、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被告徐州市铜山区济复医院、被告丁德明向原告丁迅赔礼道歉(内容须事先经人民法院审查)二、被告徐州市铜山区济复医院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赔偿原告丁迅医疗费5441.36元、误工费4730.24元、护理费96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00元、营养费408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以上合计27139.60;被告丁德明对上述赔偿责任中的误工费4730.24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与被告徐州市铜山区济复医院承担连带责任;三、驳回原告丁迅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在法定期限内提出上诉,一审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案例报送单位: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

一审合议庭成员:段绪朝、任正辉、张邈

 

    报送人:段绪朝 王涵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