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培根的悲剧与法官的担当
作者:徐州开发区法院 李晓梅  发布时间:2018-02-26 09:53:31 打印 字号: | |

“读史使人明智,诗歌使人高雅,数学使人高尚,哲学使人深沉,道德使人稳重,而伦理学和修辞学则使人善辩”;“没有爱是寂寞的,没有恨也是寂寞的”;“真理不是权威的产物,而是时间的产物”; “美德有如名香,经燃烧其香愈浓烈”;“幸运最能显露恶德,厄运最能显露美德”……每当我们重温培根的这些生花妙语时,都不禁为他的深沉和睿智所感染。他是一位学识渊博、思想深邃的智者,是集文学家、哲学家、法学家于一身的学者,被马克思誉为“英国唯物主义和整个现代实验科学的真正始祖”。

作为曾经担任英国最高司法官的培根,对于法官应当具备何种人格、承担何种责任也有过许多精辟的论述。培根在他的随笔集《论司法》中认为“人民的幸福是最高的法律”,“作为法官,应当博学胜过机智,尊严多于纵情,谨慎超过自信。”他认为法官应当效法上帝,以维护正义、消除邪恶为己任。他提出法官的最重要的品格应是公平和谨慎。这些观点,对于现在法官人格的影响仍是十分巨大的。

但培根在历史上是一个十分有争议的人物,史学家们称其为“伟大的卑鄙人”,意思是说他思想伟大,行为卑鄙。他出身显贵,父亲是英皇的掌玺大臣,外祖父是英皇的太傅,而姨夫则是当时的执政者。但是由于父亲早逝,年轻的培根不受重视,从律师、法庭书记员干起,后来升擢到英国女王伊莉莎白的掌玺大臣,直至英格兰的法相。可以说,培根一生的荣辱都跟司法相关联。他最终因为接受诉讼当事人4万英镑的贿赂而受到议会的弹劾,可耻地从权力的颠峰坠落下来。当他陷入困境的危机关头,以前的朋友没有一个人伸手帮助他的,而是坐看他受审,被判有罪,关押在伦敦塔,还被罚了一笔巨款。虽然国王不久将培根从狱中释放出来,免除了对他的罚款,但是他的政治生涯已告终结。

实际上,在当时的英廷中贿赂盛行,上至国君,下至小吏,莫不受贿,培根被惩是政党之间权利倾轧的结果。但是,即使排除受贿,培根的名誉也十分狼籍,朝野上下莫不谓其“卑鄙”、“有失道义”,理由之一是他曾恩将仇报地参与审判阿赛科斯伯爵,并在伯爵处以极刑后积极起草他的罪状。

阿赛科斯伯爵官运亨通时,曾为培根多次请官,遭到女王拒绝,原因是培根二十三岁时被选为英国下议院议员,在议会中曾经坚决反对女王支持的某项税务法案。阿赛科斯为了安慰培根,把自己的庄园赠给培根作为弥补。后来阿赛科斯里通外国,武装叛逆,被镇压后处以死刑。

按照世俗的观念,伯爵对培根有知遇之恩;从公正的立场上讲,培根作为法官,抛却个人感情,不循私情惩处国家的罪人,是正义的。但是在当时的英国上流社会,崇尚的是骑士精神,不以反叛为耻,反以愚忠为荣。培根此举,不仅不被叫好,反而落下了恩将仇报的骂名。

法官也是人,也有喜怒哀乐,也有七情六欲。但是,法官行使权力只有一个准绳,就是遵循法律,所以培根绝对没有做错。但尽管如此,在那个法制不健全的时代,法官的人格同社会意识形态发生矛盾时,法官不仅有丢官罢爵的危险,而且还要面临失去名誉的窘境,这不是每一个法官都能泰然处之的。

培根受到责难后,曾写过一篇“自白”,对自己进行辩解:他声称自己是出于忠于女王的忠心才对阿赛科斯进行审判,况且阿赛科斯的反叛行为完全是事实,无法否认,实在是包庇不得。为了表白自己并非无情无义之人,求得世人谅解,培根还再三解释自己曾在女王面前多次为阿赛科斯求情。

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为了保住名誉,培根把自己说成是一个很想枉法裁判,可又被迫公正司法的法官,并对自己的公正司法惴惴不安。

尽管人们指责培根了几百年,但我却对培根产生了深深的敬意:这是一个真正的为忠诚于法律而不惜牺牲个人名利的执法者,尽然不是很彻底!

法的宗旨与要义要求法官必须服从于法律,法官也只有尽可能的维护法律的本意才能是真正的忠实于法律。但是,在现实社会里,法官要想完全忠实于法律而不受缚于世俗,仍然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现实中一些党员干部乃至法官,可以拒绝金钱美女的诱惑,但往往抵御不了人情的压力,对于至亲好友的请托无法回绝。有的法官绝不会“贪赃枉法金钱案,但面对老领导、老同学、老同事时,则会不同程度地徇情枉法,办起人情案关系案

这就是法律与人情的冲突,是公正的要求与人性的矛盾,它对人的影响力往往会超过物质利益的影响。特别是对于一些重视社会评价和人际关系的人,攻击力更甚。所以,影响公正司法的不仅仅有不独立、腐败等原因,还有来自世俗、人情的巨大影响,这种看不见的影响力甚至比金钱还能腐蚀一个司法者的心灵。一个正直的法官可以拒绝金钱的贿赂,却难以接受失去名誉的后果——历史上“舍生取义”者并不罕见,而甘愿“舍生舍义”者则寥若晨星。

培根晚年并不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他根据自己一生执法的体会,提出对对法官人格的要求是“以严厉的态度对事,以悲悯的眼光对人”,也就是说法官可以有感情有博爱之心,但必须公事公办,不能心慈手软,只有“霹雳手段”,方显“菩萨心肠”。这一点是培根法学思想的精髓,也是他对现代法官人格最有意义的阐述之一。

笔者以为,单就审判阿赛科斯这件事,培根可以说为法官人格树立了典范。抛却名誉,牺牲感情,即使受到世人唾骂,也要维护法律的尊严。这是一种境界,是一种真正的牺牲与奉献。

所幸的是,培根的悲剧只属于他的时代,现在的法官推崇的是完全摒弃个人感情的司法理念。而且,越是有悖于个人感情,就越能衬托出法官人格的高尚;越是不容于世俗,就越能体现司法者的担当。

培根坎坷的人生和沉重的背影既令人钦佩,亦让人感喟。他的故事告诫我们:法官的人格是淡泊明志,宁静致远,既要有“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窗外云卷云舒”的豁达,也要有“于尘嚣中辟一隅,采撷闹中之静谧”的修养,还要耐得住寂寞,受得起委屈,忍得住冷落,禁得起清贫。假如无法做到,那即使博学尊贵如斯,最终很可能也落个身陷囹圄、凄凉万古的可悲下场。

 

来源:《徐州审判》2017年第05期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