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栈道和陈仓
作者:睢宁法院 韩振  发布时间:2018-02-26 09:42:08 打印 字号: | |

       “若不搜查,很难奏效”, 局长顾少尉做出决定时,承办法官已和被执行人谈了两个小时。

        要搜查的公司就在马主任的村里,西安新区市郊,距离约二十公里,查询组出发时已是晚上七点多钟,繁华的西安灯光旖旎,但案件的结果并不没有街道那样明朗。

       警车在高楼林立的小区里停下,就是马主任的村庄所在地了,加快的城市化进程已经让这里没有一点农村的面貌,冷风驱赶归巢的居民,楼下少有人走动,马家住在7号楼十一层,公司办公室和家门相对,很是别样,物业本来答应给做搜查见证的,听说是马家,主管感觉有些为难,顾局又电话联系村书记,接电话的正是在楼下带着俩人绕来绕去的那位,他嘴里说着怪话,似乎搜查没经他的同意,是法律践踏了支书的尊严,他愤怒的想找类似于着装或程序上的瑕疵,知识的缺乏又让他有点抓耳挠腮的尴尬和无奈,他不断地指使随从用手机拍摄搜查中的行动,或许认为这是他可能抓住的唯一把柄,只是他不明白执法活动还怕阳光吗?其实,请求协助的当地派出所民警已经到了。

         约谈组的谈话继续,马主任的坐姿始终倾斜着,左胳膊弯曲着搭靠椅臂,右脚老想垫在比左脚高的位置,这坐姿不像他的习惯,倒像竭力饰演一种满不在乎或者混迹江湖的霸气,不是指责申请人产品质量问题,就是分析经济形势不景气影响经营。甚至埋怨商家交付的机械根本不是自己所要购买的型号,听起来欠钱是别人的事,他只是个中立的调停人,他的目光老是顺着倾斜盯住几米外的地面,听到不利的问话,他会不动声色的转动眼珠把承办人的表情和轮廓重新扫描一遍,像是发出无声的警告,又像观察他所未知的法律利刃究竟会不会切破他的手指,马主任还特别在意进出房间的每一张面孔,似乎一不留神法律的绳索就会套住他的脖子。

       马主任的办公室在民警的见证下被打开时,村书记和他带来的两个年轻人并没有真正阻止,就像狮子见到带抢的猎人,龇牙咧嘴发出怒吼的同时,瞬间它就收敛了抖擞的威风,办公室还算气派,员工和老板内外分开,室内字画和花草相映,木椅和茶座对望,略显休闲和文化的味道,虽然没有现金,会计往来账目和纳税票据显示公司经营状况良好,这些看似没用的东西,恰恰就是执行威慑的有效力量,连在场的马主任媳妇都觉得山雨欲来,她一会电话,一会拉着书记交头接耳。显然她对丈夫的逃避办法越来越不自信了。

        谈话组已经宣布了对马主任的司法拘留,但他丝毫也不在乎,不就15天么,反正没钱还账,的确,马主任是精明的,毕竟拘留十五天,换来百余万债务不用履行,通知他来驻地谈话,他就做好了准备,他名下有两辆豪车,一辆路虎,一辆奔驰600,他说是打车过来的,连手机也没随身携带,从他身上搜出一把奔驰钥匙,他自始至终拒不交代车辆停放的地方。马主任明白一人不开口,神仙难下手,不是谈了两个小时了吗,他依然倾斜着坐姿,悬着右腿,有时活动一下有些偏大的耳垂,配合他始终挂在脸上的傲气。

       马主任似乎真有些来头,他做过几年公安辅警,媳妇是一局长的女儿,后来下海经商,还兼职村主任,任职期间,他的村庄得到彻底的拆迁改造,他不光不缺钱,交往还很广泛,在地方有些影响,比如约谈期间,总有三五成群的小伙子前来打听情况,送他去拘留时,同样的血压有些偏高,他被拘留所拒收。所以马主任有点傲气也不是与生俱来的,他的权利和财富让他小看一点法律和法院也是村级干部的正常修行,或者说他虽然敬畏法律,但为保护私有财产做些虚张声势的抗争也不意外。

    马主任是一个案件的被执行人,他在西安开设汽贸公司,经营徐工集团重型设备经销代理和租赁业务,拖欠集团货款一百余万一直不还,法院判决履行义务后,仍然没有反应,多年的江湖打拼,虽然年龄不足四十,但颇有些见识,他身材不高,肥瘦适中,专注的眼神,搭配圆脸鸭步,看起来有些福相,说话避重就轻,闭口不谈还款事宜,认定了凭借他的精明,法律的火器轰不开他的坚固堡垒,逃避法院的执行不是问题。

       查询组回到宾馆时,定制的盒饭余温尚存,一天的劳累早已被搜查的兴奋冲淡,碌碌的饥肠遇到异乡的面香,显得有些急不可耐,谁也没有意识到时间已是晚上十点多了。

        听说没有搜到现金和有价值的财物时,马主任微翘的右脚轻轻的摆动,眼睛环顾一下房间里的每一个人,像在反问还有什么招数?

        这时顾局出面了,他一面出示马总公司每月的进账和纳税清单,一面通俗的解释拒执罪的法律概念,告诉他可以不在乎15天的自由限制,也可以不在乎司法搜查在村民中传播的影响,如果判刑还不耽误执行值不值得?

         看着顾局离开的背影,过了一会,马主任调整一下倾斜的坐姿,问看守的警察“能给我电话用一下吗?”。

         第二天早上九点钟刚过,马主任的老婆带着95万现金,和申请人一次性协议清结。

        马主任的手铐被打开时,寒冷的西安天空还是灰蒙蒙的,朦胧中我走上三十一楼的阳台,遥望八百里的秦川,回想这里演绎的历史和沧桑,作为本地人,马主任固然知道汉中和宝鸡,可他清楚栈道和陈仓吗?

 

 

                    

来源:《徐州审判》2017年第05期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