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播报
“踏遍千山万水、走入千家万户、说尽千言万语、不畏千辛万苦”,是徐州法院常态化执行的真实写照 “线上发动、线下行动,全员互动、群众感动”,是徐州法院常态化执行的特色
《徐州日报》1月4日-【媒体进法院】精准破难 团队克难 联动解难
——徐州法院集中执行常态化工作纪实
作者:文本报全媒体记者 孙盈 通讯员 杨梅花 曾海伟 图通讯员 赵帅  发布时间:2018-01-04 13:46:11 打印 字号: | |

    出其不意 让常态化执行更有力

    2017年12月15日,徐州又迎来一次强降温。“嘀、嘀、嘀”,凌晨3时59分,“徐州执行”微信群如往常般响起来:夜幕中,警灯闪耀,铜山区人民法院实施一科、执行中队在人大、媒体记者监督下在辖区范围展开行动;4时15分,新沂法院集中执行集结出发;5时05分睢宁执行局四个强执组集中开展涉民生案件执行;5时17分,邳州官湖执行组继续出发。至凌晨6时,有泉山区、开发区、云龙区、贾汪区等多家法院开展集中执行。敲门、搜查、谈话、拘传等,直到晚上8时,仍有执行现场的图片、视频出现在微信群上。

    “我市地处苏北,农业人口众多,破解执行难仍面临一个现实的问题:执行案件中有75%的当事人在农村,5万元以下案件占比高,许多家庭不上网,特别是涉及纠纷后,更不会将钱存入银行”,市中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刘慎辉认为,单纯依靠信息化并不能查控到被执行人所有的财产信息,也并不能解决财产扣押、房屋腾退等具体事务,失信惩戒、限制高消费等措施对农村地区被执行人实际影响甚微。因此,对于小额案件直接上门督促履行、查控财产,效率更高。

    在市中院执行指挥中心的墙上写着醒目的几句话,“踏遍千山万水、走入千家万户、说尽千言万语、不畏千辛万苦”,这是全市执行法官的真实写照。据统计,2015年以来,全市法院累计出动警力44035人次,集中执行4340次,现场拘传拘留16297人,现场执结或和解9267件,现场执行到位7.82亿元。

    “线上发动、线下行动,全员互动、群众感动”,是徐州法院集中执行的特色。

    “祖局,着便装将被执行人带离婚礼现场的做法值得点赞”“请四个强执组将4G全部打开,指挥中心将对执行现场进行巡查”……“徐州执行”微信群里,市中院执行局长刘慎辉、副局长谭晓兵及各法院领导适时进行指导、点评和称赞,使得群里热火朝天、干劲十足。

    据“徐州执行”微信群主刘慎辉介绍,目前“徐州执行”群有359人,其中有全市两级法院院长、分管副院长、执行局骨干人员等,同时还开设有“徐州执行监督”“徐州执行业务”“徐州执行与律师”群。它们以竞技、快捷、规范、协调、指令、共享等诸多优势,日益显现线上线下联动执行的作用。铜山法院副院长徐健说,一“老赖”装病撒泼,现场图片及相关情况实时发在微信群里,大家及时出谋划策。微信平台以其特有的沟通方式,也给跨区域执行工作带来了极大便利。调查表明,“徐州执行”充分发挥新媒体信息传播即时、操作简便、互动性强、不受时间和地域约束的优势特点,打破时空限制,对执行工作无疑是如虎添翼,开启了全市法官“指尖执行模式”。

    建立“最强执行团队”

    与“最强大脑”

    让常态化执行更高效

    2017年12月,“涉徐工集团案件专项攻坚”行动在全市法院范围全面展开,全市9家法院联动,组成数十个专项执行组,分赴30个省、市、自治区,举全市法院之力攻坚“硬骨头”案件。

    专项攻坚活动打破辖区壁垒,通过执行指挥中心,集中查控全市两级法院涉徐工集团案件,查控被执行人的银行存款、车辆等线索,通过执行查控系统大数据调查分析每个被执行人的履行能力,评估执行风险,按照被执行人及被执行财产线索所在区域的省份进行划分,指定法院集中执行。

    刘慎辉介绍说,集中执行常态化不是单纯的“人海战术”的执行方式,而是以信息化为支撑,以团队化为基础,以警务化为保障的一项集案件选择、人员整合、信息聚合以及制度融合于一体的执行行动。

    市中院研究制定《关于在全市法院开展“最强执行团队”与“最强大脑”创建活动的意见(试行)》,全市法院强力推进以员额法官为核心的执行团队办案模式,狠抓以信息化为支撑的执行指挥中心建设,力争通过打造“最强执行团队”与“最强大脑”,推进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

    与传统执行指挥中心远程指挥、调兵遣将及处置突发事件的功能相比,全市法院的指挥中心已经成为执行工作的中枢系统,全盘掌握每个执行案件的进展流程。2017年1月,徐州中院执行局率先将执行实施案件查控与诉讼保全查控前移至执行指挥中心,由执行指挥中心接收案件,集中完成网络查控、文书送达、失信名单录入、执行事项委托等事务性工作,最大限度减轻执行实施团队办案压力。在指挥中心启动繁简分流机制,根据案件类型、查控结果、保全情况等科学研判案件繁简程度,将案件分为简易执行、普通执行和财产处置执行三种类型,分别移送快执团队、终本团队、财产处置团队办理。

    人员配备强、执行规范强、执行质效强、廉洁意识强、群众满意度高,这是徐州法院在打造“最强执行团队”过程中的目标。

    为此,全市法院改变传统办案模式,构建以员额法官为核心,按照“1+N+N+N”模式配备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和司法警察,负责办理各类执行实施案件的工作团队。与此同时,全市法院还充分发挥法官助理桥梁纽带作用,实行案件二次分配。建立了专业化流程化集约化工作模式和确立分层考核奖励机制,使得执行指挥中心集中办理事务性工作,使得执行团队从繁重的事务性工作中解脱。目前,全市法院共有执行实施员额法官57名,组建执行实施团队57个,执行实施案件全部由员额法官签发法律文书,发出执行指令,执行辅助人员及司法警察依照员额法官的指令完成具体工作任务并对承担事项负主要责任。

    随着信息化逐渐成为执行工作中的“千里眼”“顺风耳”“好帮手”,全市法院充分发挥执行指挥中心“最强大脑”作用,运用大数据思维拓展集中执行的优势。一是精准获取大数据。保证执行案件数据信息准确性,利用执行案件信息管理系统提取被执行人身份住址、财产查控、失信惩戒、采取强制措施以及有无关联案件等重要信息,形成执行实施案件数据资源库。二是全面分析大数据。按照被执行人地域、案件类型、有无财产可供执行以及被执行财产所在地等基本信息,对案件重新进行排列组合,将案件进一步划分为需要集中采取拘传、拘留,搜查措施的案件,需要集中进行财产处置交付的案件,需要集中曝光失信惩戒的案件以及需要全市法院统一调警协同执行的案件等,形成集中执行案件数据资源库。三是科学融入大数据。集中执行前,依托大数据确定集中执行的时间、路线、警力以及采取的主要措施等。集中执行中,依托大数据实时分析执行动态、研判执行战况,优化执行方案,保证集中执行成效。集中执行后,将大数据写入集中执行案件数据库,总结经验,提炼方法,以便更加优化集中执行运行模式。

    “两强”创建深化执行机制改革,走出了一条团队化、信息化、集约化、规范化高度融合的破解执行难新路径。泉山法院共有5个执行实施团队,每个团队按照“1+2+5+2”模式配备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和司法警察,团队内组建2个执行组,每个执行团队月平均受理案件数68件,执结67件,实际执结37件。2017年上半年泉山法院实际执结案件1119件,比上年同期增加505件,增幅达82.25%。

    增强社会认同

    让常态化执行更顺畅

    一月一次全院性集中执行;一周一次团队分组集中执行;节假日实行专项集中执行;执行中队全天候集中处置执行举报。这是徐州法院集中执行的常态化。

    随意点开徐州执行微信群,记者看到了贾汪法院执行法官褚小松几天的行程:2017年11月28日在上海清理房产工作;11月29日长途转战宝鸡执行徐工集团案件;11月30日凌晨5时开始与鉴定科配合强行评估两套房产,下午赶到兰州进行银行查控;12月1日,又赶回宝鸡查控三被执行人资产,同时查找两被执行人下落; 12月2日组织双方当事人见面进行调解。

    案件多、工作强度大,是目前许多法院执行法官的现状。刘慎辉说,近年来,全市基层法院的案件数基本都在上万件,而这些案件很多会进入执行程序,每个执行法官手中平均都有几百件,甚至上千件案件,旧的案件刚结完,新的案件又源源不断地涌进来。

    对于执行法官来说,最大的压力不是每天的奔波,而是常常要面对“执行不能”以及由此引发的不理解。2017年12月15日,邳州官湖执行组范昱晖晒出当天集中执行的成果:8个案件,从凌晨5时持续到上午9时:1名人车并获,1名成功拘传,1名不在家中,告知家属通知被执行人尽快到庭履行义务,2名家中有孩子需要照顾,责令其尽快履行义务,未对其强制执行,2个闭门羹,最后一站,被执行人当场履行全部义务。

   “这次还算是圆满收官”,邳州官湖法庭庭长范昱晖说,几个点跑下来都扑空的情况经常会有。法院具有强制执行力,但不具有神奇的“一键还原”功能,有时反复法律释明,当事人也不愿接受,指责、投诉,甚至吵闹、谩骂也时有发生。

    “7000元欠了好多年,被执行人被拘留了4次,仍然一毛不拔”,睢宁法院执行局副局长兼执行实施庭庭长冯雷提到最近“涉民生专项执行”的一个交通事故案件,“心里很气愤,但是很无奈”,“累不拍,但渴望社会的理解和认同”,这是许多执行法官的心声。

    要提升解决执行难的社会认同度,首先要赢得当事人的理解,而打通法院与律师群体的信息梗阻,成为其中重要的一环。

    2016年3月,全市法院在加强执行工作力度的同时,创新执行公开机制,建立徐州执行与律师工作交流微信群,邀请律协领导、各律所主任及1-2名律师参加,市中院执行局各处负责人及部分执行业务骨干针对律师在执业中发现的问题及时收集整理并予以回复,在法律规定范围内为律师执业开辟“绿色通道”,解决他们反映的个案消极执行问题,消除误会与隔阂。

    2016年11月,市中院执行局邀请徐州律师协会陈秋会长及部分律师代表共计10人参加全市法院程序终结案件合格率专项评查工作,让律师群体近距离了解法院在解决执行难中所做的实实在在工作,感受人民法院破解执行难的坚强决心。

    2017年5月,市中院执行局通过微信平台向社会公布2017年以来终本案件基本信息,向终本案件申请执行人发出一封公开信,公开执行线索举报电话,接受社会公众监督。市中院还在全市法院推行终本案件恢复执行反向审批制,即对于申请执行人提供财产线索不立案执行的要经过局长审批,对于申请执行人在恢复执行中遇到问题向执行法院反映后未能有效解决的,可向中院执行局投诉。徐州执行勇于直面问题、严格要求自我的工作作风受到律师群体的广泛好评与深度认可。

    目前,徐州执行与律师工作交流微信群在线人数已达150人,交流平台运行一年多来,累计向律师群体推送执行工作信息1200多条,解决执行实施、裁决及保全工作中存在的问题200多个,邀请律师参与终本案件评查、组织交流座谈会、参加执行工作表彰会为执行干警颁奖,以及走访律师协会听取工作意见建议共计6次。“小平台”不仅构建起法官与律师间的良性互动关系,更有效推动律师对法院执行工作的监督与促进,在提升解决执行难社会认同度上发挥了“大作为”。

    ◎文/本报全媒体记者 孙盈 通讯员 杨梅花 曾海伟 图/通讯员 赵帅

    破解执行难既要改革创新,更要因地制宜精准破难。徐州法院结合本地区执行案件特点,在全市法院深入推进集中执行常态化建设,同时在全市法院开展“最强执行团队”与“最强大脑”创建活动,形成了具有徐州特色的“大数据”与“出现场”一体两翼,双轮驱动的“智慧执行”模式,走出了一条团队化、信息化、集约化、规范化高度融合的破解执行难新路径。

 

    徐州中院执行局被最高法院评选为“党政机关执行人民法院生效裁判专项积案”先进集体,新沂法院被最高法院评选为“有效实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示范法院”,徐州中院执行局被江苏高院记集体二等功。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