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司法调研
《徐州审判》2017年第04期:浅谈骗取补贴资金刑事案件的性质认定
作者:徐州中院 邱学锋  发布时间:2017-11-07 15:34:04 打印 字号: | |

一、问题提出

国家专项补贴作为政府服务经济领域、扶持生产经营的一种强有力的手段,发挥着重要作用。然而实践中,遇补就骗、逢补即贪,补贴资金领域往往成为实施诈骗、贪污、渎职犯罪的重灾区,屡禁不止。如骗取家电下乡补贴、骗取种粮补贴、骗取农机具补贴、骗取病害猪无害化处理补贴、骗取节能补贴等等,动辄几十万、上百万,这些违法犯罪行为,不仅导致专项补贴无法发挥应有作用,而且使得其他急需补贴的地区和项目无法得到资助。

在查办、审理案件中,鉴于行为人的动机目的、作案手段的复杂性、多样化,如何区别不同情形,准确定性处理,往往成为重点和难点。结合审判实践和法律规定,谈谈自己的思考和体会。

二、解决思路

总的审判思路是坚持“三个原则、一个政策”,即坚持具体案件具体分析原则,坚持主客观相统一原则,坚持罪责刑相一致原则,体现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建议重点把握“四个环节”,即犯罪故意的动机产生、虚假材料的伪造申报、补贴资金的占有使用、地位作用的主次大小等关键环节。

三、区别情形

 根据查证清楚的案件事实,结合相关法律及其司法解释的规定,针对关键环节、重点情节,做到区别对待、不枉不纵,准确定罪、罚当其罪。实践中骗取补贴资金的情形纷繁复杂,不能穷尽,本文仅列举几种常见情形做一分析。

(一)犯意产生、材料申报、资金占有、地位作用等主要情节均系非身份犯为主,则该非身份犯应当构成诈骗罪,依法从严打击;另有行贿罪行的,依法数罪并罚。该情形下,身份犯有渎职罪行的,构成渎职罪,依法从严惩处,同时有受贿罪行的,依法数罪并罚;如果仅系一般工作失误的、责任作用较低的,则不构成渎职犯罪。具体而言:

1、非身份犯单独构成诈骗罪

不符合国家专项补贴政策要求的公司、企业、有关单位或者个体经营者,为了能够骗取补贴资金,主观上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产生诈骗故意,客观上采取故意伪造、编造虚假资料申报,蒙混过关,获得国家补贴资金。犯意的提起、材料的造假、资金的占有等等均是涉案公司、企业、有关单位或者个体经营者所为。对此情形,以诈骗罪追究涉案单位及其相关行为人的刑事责任。

负有审批、上报、监管等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知情、不明知,主观上无故意和过失的,不构成渎职犯罪。如果造成的后果、损失严重,相关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存在工作失误的,可以给予相应的行政处罚。

2、分别定性为诈骗罪、渎职类犯罪

骗取补贴资金的犯意产生、虚假材料的提供、资金的占有等均系不符合国家专项补贴政策要求的公司、企业、有关单位或者个体经营者所为,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主观上明知,客观上实施渎职行为,放纵他人犯罪。此种情形,对实施骗取补贴资金的涉案单位及其责任人员按照诈骗罪定罪,对于严重不负责任或者玩忽职守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按照渎职罪定罪。身份犯如果有徇私情、私利的动机和事实,则构成徇私舞弊的从重处罚情节。

3、非身份犯构成诈骗罪、行贿罪,身份犯构成渎职罪、受贿罪

犯意提起、虚假申报、资金占有等均为不符合专项补贴政策要求的公司、企业、有关单位或者个体经营者,在非身份犯实施诈骗、身份犯实施滥用职权的同时,双方又分别实施了行贿、受贿行为,分别构成数罪。

4、身份犯责任的认定

司法实践中,有的套取、骗取专项补贴资金行为,系相对贫困地区地方政府领导以及农委、发改委、财政局等相关职能部门领导研究、商议部署的,经常涉及上下级部门、决策者、执行者等多部门、多人。办案中,常常因为证据不到位、不确实,往往抓小放大,只追究某一部门某个具体执行的底层责任人员。很显然,对于执行人员的责任追究应有别于决定人员,适当从宽、刑罚不得高于决定人员,更不能取代决定人员,代为受过。导致罪与非罪的分歧,即使定罪往往判缓判免,造成打击不力的被动效果。

(二)犯意产生、材料申报、资金占有、地位作用等主要情节均系身份犯为主,非身份犯积极参与的,则双方构成徇私舞弊的渎职罪共犯或者共同贪污罪,依法从严打击。该情形下,对非身份犯不能认定构成诈骗罪。如非身份犯不积极、不主动、起到一般配合作用的、没有占有资金的或者积极退交赃款的,则不认定构成犯罪。具体而言:

1、身份犯单独构成挪用罪、贪污罪

符合国家专项补贴政策要求的公司、企业、有关单位或者个体经营者正常如实申报补贴,但在专项补贴资金的监管、发放等过程中,相关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产生犯罪故意,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单独实施了非法占有、挪用公款等犯罪行为的,身份犯构成贪污罪、挪用公款罪等职务犯罪。

2、共同定性为滥用职权罪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为了本单位的利益,犯意的产生以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为主提议,在申报过程中共同商议,骗取的补贴资金归不符合专项补贴政策要求的公司、企业、有关单位或者个体经营者所有,或者身份犯所在单位占有部分补贴资金的,身份犯与非身份犯可以共同定性为滥用职权罪。

 3、共同定性为贪污罪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是为了本单位的利益,犯意的产生以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为主提议,且在骗取过程中共同商议,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与不符合专项补贴政策要求的公司、企业、有关单位或者个体经营者共同私分补贴资金的,身份犯与非身份犯可以共同定性为贪污罪。

4、非身份犯不构成犯罪

犯意产生、申报审批、资金占有等起主导作用的均是身份犯时,不符合专项补贴政策要求的公司、企业、有关单位或者个体经营者主观上没有诈骗故意,客观上在整个过程中只是起到被动的、配合的作用,或者没有占有资金或者积极退赃的,则不应追究刑事责任。

     四、相关建议

侦查、起诉是审判的基础,刑事案件的基础工作是否扎实、取证是否到位、是否客观全面,势必直接影响到最后的裁判。对于此类案件的侦查,建议做到三个结合:即上级和下级相结合,加强领导、业务指导,形成合力;内部和外部相结合,抓好行刑衔接、两法对接,借助监察、行政机关等外部的力量;反渎和反贪侦查相结合,拓展侦查思路和范围,突出打击重点,夯实案件质量。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