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案例精析
《徐州审判》2017年第03期:徐州轻越商贸有限公司与莱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新沂支行因票据付款请求权纠纷案
作者::新沂市人民法院 阚宏波  发布时间:2017-09-11 09:43:09 打印 字号: | |

【裁判摘要】

    转账支票的持票人持用于转帐的支票向付款人提示付款时,应在支票背面背书人签章栏签章,并将支票和填制的进帐单交送出票人开户银行。当事人如果持转账支票向付款人提示付款时,其填制的进账单出票人账号与转账支票的记载不一致,且未在转账支票背面背书人签章栏签章,即欠缺法定要件,付款人有权拒绝支付,基于票据无因性特点,出票人与持票人是否具有真实债权债务关系则不予理涉。

 

原告:徐州轻越商贸有限公司,住所地新沂市新安街道锦绣华庭23B-1201室。

法定代表人:张朝政,该公司负责人。

被告:莱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新沂支行,住所地新沂市华丰广场南侧。

负责人:吕永健,该支行行长。

原告徐州轻越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轻越公司)诉被告莱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新沂支行(以下简称新沂莱商银行)票据付款请求权纠纷一案,于20151216日向新沂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轻越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人民币110万元并赔偿损失 (损失按同期金融机构计收逾期贷款利率的1.5倍计算为422400),合计1522400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徐州锡联钢结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锡联公司)焦光立在江苏邳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办理两年授信贷款业务,满一年还贷时,向原告借款还贷。经协商,2012113日,原告向江苏邳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金山支行吴建芹账户转账503万元,代为还款(附焦光立借据和打款单据)。后因江苏邳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没有继续放贷,致锡联公司无法偿还借款。2012712日,锡联公司有一笔款项在被告处,便开出110万元莱商银行转账支票偿还借款,转账支票合法有效,原告按银行要求履行手续,但被告无理拒绝兑付转账支票,原告无奈报警,但未予解决。后原告通过各种方式要求被告支付该笔款项,但被告拒不支付,被告本应无条件支付该笔款额,至今未付,故应赔偿损失,现依法起诉,请求依法裁判。

被告新沂莱商银行辩称:一、原告所诉部分不实,诉称多次要求被告支付票据款项没有这回事,原告起诉已超过诉讼时效;二、原告持有票据要求我行付款时,我行依据票据法相关规定让其提供真实债权债务基础关系的手续,以便审核其与出票人之间是否存在真实的债权债务关系,但持票人并未提供;三、持票人所持有的票据金额逾百万元要求我行支付,我行要求持票人预约或报告,但持票人拒绝履行;四、持票人明知我行对出票人享有抗辩权,却不顾及劝导;五、原告对涉案票据的持有不合法,原告与苏北公司之间没有真实的交易基础和债权债务关系,无权享有票据权利;六、原告不是合法的票据付款请求权人,其虽持有该转账支票,但在该票据的背书栏中并没有加盖公章,导致背书栏文义不明,票据付款请求权人无法确定,由此确定原告尚未成为票据付款请求权人;七、被告的付款义务尚未形成,直至现在,原告持有转账支票的背书栏也没有加盖原告的印章,进账单上账号填写错误,未按照规定履行提示付款义务,所以至今未成为法定的票据付款请求权人。综上,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根据原告起诉与被告答辩,原被告双方的争议焦点为:1.原告起诉是否超过诉讼时效;2.被告莱商银行拒绝给付原告票据款项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所举证据如下:1.2012711日出票人徐州锡联苏北重型钢结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北公司)出具的收款人为徐州轻越商贸有限公司莱商银行转账支票一张;2.原告填写的莱商银行进账单一份;3.苏北公司在原告处活期存款账户交易明细一份,截止至2012711日,苏北公司账户存款余额为2351117.22元;4.我院制作的诉前调解案件登记表复印件一份

被告在答辩时所举证据为:1.锡联公司存款账户交易明细一组,证明2012年7月11日锡联公司账户存款为4170.83元,锡联公司签了空头支票;2. 承兑协议一份,证明承兑申请人锡联公司在我行有汇票金额为1000万元(敞口500万元)业务,在其中能及时履行还款义务或将出现付款风险时,我行有权直接扣划在我行存款;3.承兑保证合同一份,证明基于锡联公司在我行贷款,苏北公司提供担保,因借款人或担保人出现不可付款可能时,我行有权直接从担保人账户划扣存款,且不需通知;4.新沂法院(2014)新商初字第00638号民事判决书一份,该判决书判决苏北公司承担反担保责任;5.证人苏婧证言一份,述称2012年7月12日前后有客户持转账支票要求办理,并堵住柜台,造成秩序混乱,后报警处理,因行里通知贷款马上到期,存在逾期风险,所以拒绝支付。

经质证,原被告双方对对方所举证据的真实性均没有异议,但提出原告诉称原告与锡联公司有债权债务关系,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与苏北公司之间有合法的债权债务关系,原告诉称出票人为锡联公司,与出票人为苏北公司的票据无关联性;进账单中的出票人账号填写错误;对原告提供的苏北公司银行账户交易明细与原告诉称的锡联公司在我行存款没有关联性,此时锡联公司存款不足。对被告所举证据,原告认为被告已经承认拒绝兑付是非法的;虽然双方对扣划账户存款有约定,但被告和锡联公司的约定与出票人苏北公司无关,不应作为被告拒付票据款项的理由。

本院认为,原、被告所提供的证据能够证明与本案有关联的事实,本院依法予以确认作为定案依据。

在审理过程中,新沂市人民法院依职权调取了锡联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锡联公司在邳州农商行贷款400万元的借款借据以及系统支付凭证,双方当事人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均不持异议。

新沂市人民法院经审查查明以下事实:2011118日,锡联公司在江苏邳州农村商业银行贷款400万元,到期日为2012年1月10日。2012年1月13日,锡联公司法定代表人焦光立为偿还该债务向原告借款503万元,并给原告出具欠据。同日,原告将该503万元转到邳州农行金山支行吴建芹账上,再付给江苏邳州农村商业银行徐塘支行,后该款锡联公司没有及时给付原告。

2012年1月13日,锡联公司与莱商银行徐州分行签订了一份承兑协议,协议内容为:一、锡联公司向莱商银行徐州分行申请商业汇票203张,收款人为徐州创实物资贸易有限公司,汇票金额为1000万元(保证金50%到账,敞口500万元);二、莱商银行在办理承兑时,按票面金额万分之五向锡联公司收取承兑手续费;三、锡联公司于汇票到期前无条件将应付票款足额缴存莱商银行;四、本协议项下汇票经承兑,锡联公司所承担的本协议项下义务不变。承兑到期后前,仍须按协议约定足额缴存票款;五、如申请人或担保人存在有可能影响履行本协议能力的任何不利事项,应告知莱商银行,莱商银行如认为有危害本协议项下的权利或利益的,有权直接从申请人存款账户扣款,转入其承兑保证金账户,作为承兑保证;六、承兑汇票到期时,莱商银行有权从锡联公司保证金账户直接扣收票款,保证金存款不足时,有权从任何存款账户扣款等。同日,苏北公司与莱商银行徐州分行签订了一份承兑保证合同。约定承兑金额为1000万元,承兑期限自2012年1月13日至2012年7月13日,担保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担保范围包括承兑金额及形成垫款的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等实现承担债权的费用,保证期间为自承兑协议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二年,并同意莱商银行直接以其存款账户中予以扣收等。上述协议签订后,截止至2012年7月11日,锡联公司在被告处存款账户(账号803030301421000515)内存款金额为34250.17元;苏北公司在被告处存款账户(账号80303031421000955)内存款金额为2351117.72元。

2012年7月11日,在锡联承兑期限即将届满时,焦光立到被告处办理苏北公司账户内存款的转存手续,要求将该存款转入他行,没有得到被告同意。2012年7月12日,原告安排张磊等人持苏北公司出具的、收款人为原告徐州轻越商贸有限公司、付款金额为110万元的莱商银行转账支票到被告处请求付款,被告以锡联公司承兑马上到期,存在逾期风险为由拒绝支付。2013年6月24日,原告起诉至本院(该诉状内容除逾期利息损失数额变化外,其余内容与现起诉书内容一致),案件进入诉前调解,后一直未立案处理。

另查,2012年7月12日,原告请求被告付款时,转账支票背书人栏内未加盖申请人印章(空白),其填写的进账单出票上账号记载为8030303042100955,与实际账号803030301421000955不一致。

锡联公司成立于2008年10月21日,法定代表人为彭香(焦光立之妻),该公司股东为彭香、焦光立;徐州锡联苏北重型钢结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焦光立,上述两公司均系新沂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核准登记的企业法人。

新沂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

关于争议焦点一,原告的起诉是否超过诉讼时效。原告轻越公司与被告莱商银行之间因票据付款请求权纠纷发生在2012年7月,原告曾于2013年6月24日向我院起诉,在该案未予立案受理的情况下,又于2015年12月16日再次提起诉讼。诉讼中,原告认可原起诉书与现起诉书的内容基本一致,起诉的事实及理由部分有如下内容:“2012年7月12日,锡联公司(指徐州锡联钢结构有限公司)有一笔款在新沂莱商银行,便开出110万元转账支票偿还借款……但被告无理拒绝兑付”,原告虽诉称是锡联公司开出转账支票,但在庭审中所提供的转账支票等证据显示,出票人系苏北公司,同时,原告当庭予以更正,综合被告的答辩意见,可确认原告诉称的转账支票被拒绝兑付的事实存在。因而,原告在诉讼时效期间内已向法院提起诉讼,该案件在法院属于诉前调解阶段,诉讼时效处于持续中断的状态,此后,原告就同一事实再次提起诉讼,并未超过诉讼时效。被告主张原告的诉讼请求已超过诉讼时效的抗辩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争议焦点二,被告莱商银行拒绝给付原告票据款项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首先,根据原告的诉称,本案票据行为发生的原因在于原告向锡联公司出借款项,锡联公司为偿还其借款,向其开具转账支票,故其双方之间的票据行为系有因行为;原告在庭审中提供的转账支票系苏北公司开具,与其诉称不符,经被告当庭质证对证据的关联性提出异议后,原告遂提出锡联公司是简称,后又称锡联公司与苏北公司是一家企业挂两块牌子、不清楚确实存在锡联公司这家企业,但其诉状上所写锡联公司全称与该公司名称一致;通过审理查明,原告与锡联公司存在真实的借贷关系,确为锡联公司偿还了所欠江苏邳州农村商业银行的贷款本息503万元,同时,亦查明锡联公司与苏北公司均系依法成立的企业法人,原告与苏北公司之间不存在债权债务关系,未就苏北公司向其开具转账支票的原因作出说明;综合上述情况分析,原告与苏北公司无债权债务关系,原告诉称锡联公司出具票据与其提供的证据不符,当庭所作的解释与本案查明的事实不符,原告对其持有苏北公司开具的转账支票未能作出合理的解释,原告没有证据证明其系善意持有票据。

其次,根据被告提供的证据及当庭陈述,可以确认锡联公司与被告之间存在承兑合同关系,敞口资金为500万元,承兑汇票到期日为2012713日,苏北公司自愿为该承兑款项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至2012711日,锡联公司、苏北公司在被告处的账户余额远不足以偿还所欠被告的承兑款项,而苏北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焦光立于当日要求将其存款予以转存,被告知存在贷款逾期风险并拒绝转存后,又于当日向原告签发转账支票,虽然苏北公司与原告之间由此成立票据关系,但是依据《票据法》第十条规定,“票据的签发、取得和转让,应当遵循诚实信用的原则,具有真实的交易关系和债权债务关系。票据的取得,必须给付对价,即应当给付票据双方当事人认可的相对应的代价”。本案中,苏北公司在签发票据时,明知其应对担保的锡联公司的承兑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且该债务即将到期,在其办理转存手续被拒绝后,又向与苏北公司不存在债权债务关系的原告出具转账支票,主观上具有逃避担保债务履行的故意,其签发票据的行为违反了市场经济活动中应遵循的诚实信用这一基本道德准则,系非正当的行使权利。虽然,票据法规定,票据行为应遵循独立性和无因性的原则,但亦规定了票据无因性原则例外情形,票据的无因性并非绝对,既然苏北公司签发票据的行为违反了法律作出明确的强制性的规定,则违反该规定的票据行为应属无效。

最后,依据《票据法》第四条第二款规定“持票人行使票据权利,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在票据上签章,并出示票据”,据此,持票人在请求支付票据金额时,应依法在票据上签章,经审查原告提供的转账支票,在其向付款人提示付款时,未在支票背面背书人签章栏签章,尚不属于票据权利人,因此,亦不能成为合法的票据付款请求权利人。

综上,原告不享有涉案转账支票的票据权利,请求被告支付票据款并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新沂市人民法院于2017315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第四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四条、第十条、第十二条之规定,作出(2015)新商初字第00758号民事判决:

驳回原告徐州轻越商贸有限公司对被告莱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新沂支行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8502元,由原告徐州轻越商贸有限公司负担。

被告莱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新沂支行不服本判决,在法定期限内,向徐州方巾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徐州市中级法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

徐州市中级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四条第二款规定,持票人行使票据权利,应当依照法定程序在票据上签章,并出示票据。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办法》第一百二十七条规定,转账支票的持票人持用于转帐的支票向付款人提示付款时,应在支票背面背书人签章栏签章,并将支票和填制的进帐单交送出票人开户银行。本案中,轻越公司持诉争转账支票向新沂莱商银行提示付款时,其填制的进账单出票人账号与转账支票的记载不一致,且未在转账支票背面背书人签章栏签章,即其向新沂莱商银行提示付款欠缺法定要件,新沂莱商银行有权拒绝支付。

综上,轻越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不予支持。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实体判决结果正确,依法应予维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612日作出201703民终3062号民事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独任审判员:舒翰

二审合议庭成员: 郭宏  张涛 汪佩建

案例编写人:新沂市人民法院 阚宏波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