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案例精析
《徐州审判》2017年第03期:王会宇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作者:秦瑞东 李建华  发布时间:2017-09-11 09:29:38 打印 字号: | |

【裁判摘要】

    行为人酒后驾车,遇到交警查处时,非但没有下车配合检查,反而基于逃避交警查处的目的(动机),欲逃离现场,当交警趴在车辆引擎盖时,继而在人流密集地点驾车行驶,且存在超速、逆行,其危险性已经达到与放火、决水、爆炸、投放危险物质相当的程度,其一系列行为具有高度重合,可以作为一个行为进行综合评价。其行为同时触犯了妨害公务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两个罪名。根据刑法理论,对于想象竞合犯,应按照行为所触犯的罪名中的一个重罪论处,而不以数罪论处。

    公诉机关: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王会宇,男,1986616日生,因本案于20161015日被逮捕。

被告人高鹏,男,19761220日生,因本案于20161015日被逮捕。

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王会宇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妨害公务罪,被告人高鹏犯妨害公务罪,向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起诉书指控,20161051740许,被告人王会宇饮酒后驾驶车牌号为苏CC160F的黑色皇冠轿车搭载被告人高鹏等人沿徐州市泉山区如意路自西向东逆行至云龙湖音乐厅时,被正在现场交通执法的徐州市公安局交巡警支队泉山大队民警金殿平拦住示意停车。王会宇停车后拒不下车配合执法,反而将金殿平顶在汽车引擎盖上强行行驶,超速沿二环西路机动车道逆行至与湖北路交叉口后左拐至湖北路南的非机动车道向西逆行行驶,经银监会门口向南行驶,全程行驶1.3公里,两次行驶时速达97公里。途中,金殿平多次示意王会宇停车未果。后王会宇驾车至如意路水玲珑饭店门口停车,金殿平从引擎盖上下来站在汽车前方继续执法时,高鹏将金殿平推至一旁,王会宇趁机驾车逃离现场。被告人高鹏于案发当日被抓获,被告人王会宇次日到公安机关投案。

公诉机关认为,应当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妨害公务罪追究被告人王会宇的刑事责任,以妨害公务罪追究被告人高鹏的刑事责任。

被告人王会宇、高鹏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罪名均无异议。

被告人王会宇的辩护人提出的主要辩护意见:1、王会宇的行为仅构成一罪,不能数罪并罚;2、王会宇的行为应定性为妨害公务罪,而不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3、王会宇具有自首情节,建议法庭从轻或减轻处罚。

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一审审理查明,20161051740许,被告人王会宇饮酒后驾驶车牌号为苏CC160F的黑色皇冠轿车搭载被告人高鹏等人沿徐州市泉山区如意路自西向东逆行至云龙湖音乐厅时,被正在现场交通执法的徐州市公安局交巡警支队泉山大队民警金殿平拦住示意停车。王会宇停车后拒不下车配合执法,反而将金殿平顶在汽车引擎盖上强行行驶,沿二环西路机动车道逆行至与湖北路交叉口后左拐至湖北路南的非机动车道向西行驶,后在银监会门口左拐继续向南行驶,途中遇有多人骑电动车、自行车或步行,金殿平警帽被风吹走,其多次示意王会宇停车未果。后王会宇驾车至如意路水玲珑饭店门口停车,金殿平从引擎盖上下来站在汽车前方继续执法时,高鹏从皇冠轿车副驾座位下车将金殿平推至一旁,王会宇趁机驾车逃离现场。金殿平被顶在引擎盖上约110秒左右,全程行驶1.3公里,汽车内置的行车记录仪显示两次时速达97公里

被告人高鹏于案发当日即被公安机关抓获,被告人王会宇于2016106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王会宇饮酒后驾车在公共交通道路上危害公共安全,其行为已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告人高鹏以暴力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其行为已构成妨害公务罪。被告人王会宇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系自首,被告人高鹏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坦白,均可依法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一、五款、第六十七条第一、三款之规定,认定被告人王会宇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认定被告人高鹏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

一审宣判后,在法定期限内,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检察院提起抗诉,徐州市人民检察院支持抗诉,原审被告人王会宇、高鹏未上诉。

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检察院抗诉意见: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被告人王会宇的行为应当以妨害公务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实行并罚。

徐州市人民检察院支持抗诉意见:原审被告人王会宇酒后违法行驶又拒绝检查,用车抵顶交警的行为是妨碍公务的行为,并在同伙的帮助下推开依法执行公务的交警而逃跑的行为,已经构成妨害公务罪,且此罪是实行犯一旦实施即已完成,其在交警趴在引擎盖上后,又驾驶机动车辆在城市中心干道超速行驶,此行为已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单独定任何一罪都不足以涵盖其行为的全部,更不能全面评价其行为所侵害的法益,应当分别定罪处罚。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二审审理,确认了一审查明的事实。

本案二审的主要争议焦点为:王会宇的行为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还是妨害公务罪或构成二个罪,进行数罪并罚。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1、王会宇的行为构成妨害公务罪

妨害公务罪,是指以暴力、危险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阻碍人大代表依法执行代表职务,阻碍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依法履行职责的行为,以及故意阻碍国家安全机关、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未使用暴力、危险方法,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本案中被告人王会宇饮酒后为逃避交通民警对其进行违章检查、查处行为,王会宇未下车配合检查,当交警趴在王会宇驾驶轿车引擎盖时,王会宇继续驾驶轿车逃离现场,其行为符合以暴力方法阻碍交警依法执行职务,王会宇的行为已构成妨害公务罪。

2、王会宇的行为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指故意使用放火、决水、爆炸、投放危险物质以外的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刑法条文未明文规定本罪的具体行为结构与方式,根据刑法理论,对其他危险方法采取限制解释,以其他危险方法仅限于与放火、决水、爆炸、投放危险物质相当的方法,而不是泛指任何具有危害社会公共安全性质的方法。本案中王会宇为了逃避交警查处,在交警被顶在引擎盖上影响行车视线的情况下继续驾驶轿车逃离,案发地点人流密集,当行驶至非机动车道时,逆行行驶,并与多名骑电动车、自行车、步行的行人相向行驶,期间两次时速高达90余公里,已经给不特定多数人的人身、财产安全造成危害,并实际致交警受伤,且王会宇饮酒后驾车,驾驶能力受到酒精影响,本身就是高度危险的驾驶行为。综上分析认为王会宇在人流密集地点酒后驾驶机动车,且存在超速、逆行,其危险性已经达到与放火、决水、爆炸、投放危险物质相当的程度,王会宇的行为已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3、王会宇的行为属于想象竞合犯

想象竞合犯,是指一个行为触犯了数个罪名的情况,想象竞合犯具有两个特征,一是行为人实施了一个行为,所谓一个行为,不是从构成要件的评价上看是一个行为,而是基于自然的观察、在社会的一般观念上被认为是一个行为;二是一个行为必须触犯数罪名,该行为符合数个犯罪的构成要件。本案中根据现场证人证言,执法记录仪录像,结合王会宇归案后稳定的供述沿着湖西路由西向东往音乐厅方向开,到音乐厅岔路口桥跟前,碰到两个交警拦其车,名交警打手势让其停下来,其车停下来之后,交警准备开车门,由于是酒后开车,其心里很害怕,担心被交警查处酒驾,就加油门想冲过去,当时其中一名交警站在其车头正前方,被其顶了一下之后,趴倒在其车的引擎盖上,其继续加油门可证实王会宇酒后驾车,遇到交警查处时,没有下车配合检查,而是基于逃避交警查处的目的(动机),欲逃离现场,当交警趴在车辆引擎盖时,继续驾车逃离,当行驶非机动车道时,继续酒驾、超速、逆行,不顾不特定多数行人及交警的安全,其一系列行为具有高度重合,可以作为一个行为进行综合评价。其行为同时触犯了妨害公务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两个罪名。根据刑法理论,对于想象竞合犯,应按照行为所触犯的罪名中的一个重罪论处,而不以数罪论处。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法定刑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妨害公务罪的法定刑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故一审法院对王会宇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并无不当。

综上,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审被告人王会宇为逃避交警执法检查,酒后驾驶机动车在公共交通道路上危害公共安全,其行为已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原审被告人高鹏以暴力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其行为已构成妨害公务罪。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对原审被告人王会宇、高鹏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抗诉机关提出的抗诉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据此,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513日作出(2017)苏03刑终122号刑事裁定书:驳回抗诉,维持原判。

一审合议庭成员:申颖、周平波、李琳

二审合议庭成员:张杰、李建华、薛传耀

报送人:秦瑞东、李建华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