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官风采
沛县法院:回访的那件小事
作者:沛县法院 侯明光  发布时间:2017-08-22 08:57:14 打印 字号: | |

    法官,在许多外人看来似乎只是铁面无私、不接地气的代名词,而了解了他们才会知道,多年的审判工作让他们逐渐养成的,不仅仅是严肃庄重、理智公正的习惯,也有着温情、感性甚至是小任性的一面。

下午3点半,刚开完庭审的少年庭法官吴然回到办公室,“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咱们这就出发?”她问我,我能看到一丝掩饰不住的疲惫始终在她眉心徘徊,我想说,不急,你先休息一会儿。但看着她坚定又透露着几分愉悦的眼神,我张了张嘴,“随时都可以”。

上车的时候,为了照顾我,她坚持坐在了比较热的前排,车,开始在烈日下奔行。

我们的目的地是一位十岁小朋友的家,一个月前因为一起特殊案件,吴然和这位小朋友相识,如今案件已在吴然的努力下完满解决,今天,她要做一个回访,而我则是为了能写出案例。

“其实我原来不想曝光这个案子的,”坐在前排的吴然突然对我说,“抚养费一类的案件往往都包含着一个家庭的种种爱恨纠葛,这事情不太好,对孩子更不好。但我更希望你能把这个事情写出去,让更多的人把目光投到孩子身上来。”说话的时候,她接了一个电话,隐约能听到对面一个孩子雀跃的音调。“小家伙听说我们要去挺高兴的,不过他现在不在老家跟他奶奶,而是和妈妈在一起过暑假,”吴然笑着说,“我们现在都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了。”

到达后,我们受到了孩子母亲汪某的热情招待,在听说我要写一篇宣传稿之后,她立刻滔滔不绝的向我叙述起了案情始末···

汪某和孩子父亲位某离婚已近十年了,离婚时两个孩子都给了位某,也没要求汪某给抚养费。而2012年时,位某得病去世,孩子的奶奶自己渐渐承担不起养育两个孩子的重担,于是起诉了汪某。“孩子我也不是不想养,我也知道孩子受了不少苦,可我现在再婚,丈夫也有三个孩子,让我怎么把他接过来。”想到刚开始接到传票的情形,汪某也是满肚子委屈。“不过孩子毕竟是我亲生的,我给抚养费可以,但是不能把钱交给他奶奶!幸亏有吴法官从中调解,又去协调学校管理生活费,现在我除了每个月给孩子钱之外,还可以把孩子接来住几天,孩子也高兴。”

整个回访过程,来自孩子母亲的感谢声几乎不断,小家伙也从原来的拘谨渐渐活泼,临走时,小家伙亦步亦趋的跟着,“要不我把他带到法院去吧?”吴然也是一脸不舍,“让他参观一下法院,兴许这就是以后的大法官呢。”

回来的时间过的总是很快,吴然领着小家伙在法院里转了一圈又一圈,在走廊里漫步,在法庭里聊天,我再一旁默默看着,记录着。其实我知道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准备明天的庭审、撰写案件的文书、送达开庭的材料,可回来后的这一个小时,她似乎忘了繁杂的工作,也抛开了以往的拼劲儿,专心的陪着小家伙参观,似乎想通过这种方式,来为他弥补些许曾经的创伤。

小家伙走了,吴然在座位上发了会呆,然后开始收拾桌上的材料,明天还有几个庭审,还有两个案件的判决书要送达,明天···,她想着想着,似乎眼神又变得坚定起来了。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