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大院随想--童年记忆
作者:梁艳华  发布时间:2017-05-04 09:33:42 打印 字号: | |

 

   

    年下里,去逛了户部山民俗博物馆,最值得一提的是那片大院。高堂瓦屋,青砖院墙,石板铺地,黑漆门廊。每个院落都有着各自的特色,每个房间也有着不一样的用场,也许是因为大院建在“山”上的缘故,让我印象最深的是每一处院子甚至每个房间的拾级而上。在大院徜徉,仿佛回到了旧日的时光里,相信这片旧时的“豪华”大院,会让多少人生出不一样的遐想,也让我回到了童年记忆的梦乡。童年时光里,印象最深的是随着爷爷奶奶在老家的生活,我们的老家是在真正的山里,好像并不是很穷。最喜欢的就是院子门前的高台阶,门旁有一棵高大的榆钱树和两块大青石板,青石板已被邻里乡亲在此歇息闲聚听书看戏和孩子们爬来蹭去“打磨”的油光锃亮。整个院子的地面也是各种规格的青石板铺就,也许是岁月年久,每块石板都泛着莹莹清光。


老家的院子是顺山而建,所以三栋房屋必然有一栋也是要上一个高高的台阶。院子里有一棵花椒树和一棵石榴树,两棵树都很老了,花椒树的树身有小水桶般粗细,身上的疙瘩针比山枣还要大,并不扎人,是我迄今见过的最大最老的花椒树了。那时,最享受的是夏天躺在院子里的竹床上看星星,有爷爷奶奶在旁陪伴,奶奶打扇子,爷爷讲着古老的故事,还用烧热的烟袋锅给我挠痒。屋里正墙摆着很古式的雕花长条几,与别家不同的是条几带柜子,两头的柜门上挂着老式铜锁。记忆里条几的柜子空间很大,有好多书,几乎都是线装书,我最爱看的是一本图画书,只记起是线条画,很灵动。我和众多堂兄弟姐妹还可以在柜子里爬来钻去玩游戏捉迷藏,也是我喜欢的地方。

不记得有没有八仙桌太师椅了,但是有一只大花瓶至今没忘,白瓷釉底,蓝粉黄等各色花鸟树木庭院稚童图案,当时的自己只比花瓶高出一点点,玩累的时候,喜欢抱着花瓶歇一下,美美的感觉。在逛户部山大院时看到了一个细节,很感触,就是每个房子相邻处几乎都有一条窄巷,大多是不能通过的,让我想起了儿时的一件趣事。老家院子的堂屋和东屋之间也有一处这样细长的巷子,不能过人,有一次在巷子另一端别人家的院子疯够了,突发奇想决定从这个巷子回家,结果被卡在了巷子中间,大人也进不去啊,只好找来长长的竹杆,慢慢调整引导怎么的才把我辍挵出来。还记得老家有三处这样的院子,大奶奶家的院子,人真多;二奶奶家的院子,有条大黄狗;我们家是三奶奶家,最难忘的还是我爷爷奶奶家的院子。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庭副庭长。

 

 

 

 

 

 

 

 

来源:《徐州审判》2017年第01期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