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案例精析
《徐州审判》2017年第01期:赵某某合同诈骗罪案例分析
作者:王胜宇 张晶  发布时间:2017-05-04 09:27:25 打印 字号: | |

    一、 基本案情及一、二审审理结果

(一)基本案情

20109月,赵某某在徐州晟华世纪中介公司得知陈某甲欲购买一套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星光名庭小区内住房的信息后,遂到徐州鑫源房产中介公司联系欲出售该小区3-1-1202室的房主张某某,谎称自己要购买该套房屋。20101017日,赵某某和张某某签订了该套3-1-1202室的房屋买卖合同,以36.2万元的价格购买该套房屋。赵某某与陈某甲口头达成了该套3-1-1202室的房屋买卖协议,以39.9万元的价格将该套房屋出售给陈某甲,并于20101015日至20101228日期间收取陈某甲的定金、购房款共计40万元。赵某某用其中的36.2万元向张某某付清房款后,张某某将该房屋的房产证、土地证和钥匙都交给了赵某某,后赵某某又将相关证件、钥匙交给了陈某甲,但房屋没有过户。

2010年底,赵某某因赌博欠下巨额赌债。2011115日,赵某某收取了陈某甲的过户费用15855元,次日与陈某甲之子陈某乙相约到房产交易中心,以办理过户手续为由,将已经交给陈某乙的房产证、土地证等材料骗走后离开。20112月,赵某某编造理由,要求张某某将该套房屋过户给其姐姐赵某乙,意欲以该房抵押借款,后因故未果。20114,杨某某等人逼要赌债。2011630日,赵某某以该房抵押为诱饵骗取陈某丙3.5万元,并在借据上注明“此借款以星光明庭3-1-1202室的房屋所有权作抵押”。20117月,因赵某某无力偿还杨某某的巨额债务,杨某某逼迫赵某某以该房抵债。赵某某再次编造理由,要求张某某将该套房屋过户给杨某某。后张某某察觉异常而申请冻结该套房屋的交易手续。20111118日,赵某某以签订房屋买卖合同的方式骗取陈某丙5万元。为了顺利骗得该款,双方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约定该房转让价40万元,并注明房款已付清,赵某某将该房屋的房产证、土地证和钥匙都交给了陈某丙。

2011年底,赵某某潜逃至外地。201573日,赵某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20151113,陈某丙收到被告人赵某某的亲属代为偿还的借款共计8万元。

公诉机关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就此指控赵某某诈骗陈某甲购房款及过户费共计41.5855万元、诈骗陈某丙8.5万元,构成合同诈骗罪,向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二)一、二审审理情况

    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为,被告人赵某某诈骗陈某甲购房款及过户费共计41.5855万元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对诈骗陈某丙8.5万元认为现有证据尚不能充分证实赵某某在借款时存在非法占有的目的,故不能认定该起构成合同诈骗罪。故以被告人赵某某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

被告人赵某某不服,提出上诉;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亦不服,提出抗诉。

被告人赵某某及其辩护人的主要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是:1陈某甲与赵某某之间起初是委托买卖房屋关系,赵某某以自己的名义和张某某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是为了赚取差价;后陈某甲与赵某某之间形成房屋买卖关系,陈某甲按照约定支付购房款,没有办理过户是民事违约行为;2、赵某某以该房抵押或买卖方式向陈某丙借款,是民间借贷关系,且借条虽是5万元,并没有实际支付,赵某某并没有骗取陈某丙8.5万元。综上,请求二审改判被告人赵某某无罪。

抗诉机关的抗诉意见是:被告人赵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陈某甲41.5855万元之后,为偿还个人赌债,又隐瞒其对于涉案房屋无使用权,无权处分的真实情况,利用获取的相关手续和房门钥匙,以房屋买卖的形式将该房屋抵押给陈某丙,骗取陈某丙8.5万元用于偿还赌债,之后潜逃,该行为亦应当认定为合同诈骗犯罪,一审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和量刑不当,应予纠正。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认为,关于公诉机关起诉的第一起事实,第一部分购房款40万元,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赵某某在签订合同之时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目的,因此该行为不能认定为合同诈骗;第二部分过户费1.5855万元,能够认定赵某某构成合同诈骗罪。关于公诉机关起诉的第二起事实,现有证据能够证明赵某某在事前、事中、事后的行为具有非法占有8.5万元的主观故意,客观上也非法占有了该款,该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综上,改判其构成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

二、争议焦点

1、赵某某合同诈骗的罪与非罪问题;2、赵某某合同诈骗的金额问题。

三、对焦点问题的分析

(一)合同诈骗罪与非罪的分析

本案中,一审法院认为,赵某某在履行合同的过程中产生了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其行为表现为在收取陈某甲的购房款和过户费共计41.5855万元后,不但没有按照合同约定帮助对方办理过户手续,反而将已交给陈某甲的房产证、土地证、钥匙等手续骗走,后潜逃至外地,其行为符合刑法第224条列举的五种情形之一的“收受对方的货款后逃匿”的情形,因此赵某某骗取陈某甲的购房款和过户费共计41.5855万元的行为应认定为合同诈骗罪。但对于公诉机关指控诈骗陈某丙8.5万元的事实,认为虽然赵某某在设定抵押过程中使用了欺骗的手段,但现有证据尚不能充分证实赵某某在借款时即存在非法占有的目的,因此不宜认定该起构成合同诈骗罪。

二审法院的最终认定与一审法院基本完全相反。二审法院认为,赵某某获知陈某甲购房信息后,用陈某甲的购房款以自己的名义从张某某手中购买涉案房屋,再转手卖给陈某甲,其主观上是为了赚取购房差价。其在收到陈某甲40万元的购房款后,按合同约定价款将36.2万元交给了张某某,属于已经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了支付购房款的义务,且其本身没有非法占有该笔购房款,因此不能认定赵某某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后来为了偿还赌债,赵某某企图以该房抵押借款,便编造虚假理由从陈某甲处骗走了购房手续、相关证件和过户费15855元,并携款及购房手续等逃匿,该行为能够反映出赵某某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在履行合同过程中欺骗被害人,骗取了被害人过户费后逃匿,其骗取15855元的行为符合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而对于公诉机关指控诈骗陈某丙8.5万元的事实,认为赵某某在身负巨额赌债、债主逼债的情况下,明知自己没有归还能力,且涉案房屋处于产权冻结、其无权处分的状况下,采取故意隐瞒真相、以房屋抵押和买卖的欺骗手段,向陈某丙所谓借款8.5万元,用于偿还赌债,后潜逃至外地多年。上诉人赵某某事前、事中、事后的行为足以证明赵某某对该8.5万元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客观上也实际占有了该款,其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

由此可见,本案的争议焦点突出表现在赵某某合同诈骗罪与非罪的问题上。我国刑法第224条规定,合同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一直以来,学者主要从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和是否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他人数额较大的财物两个方面对合同诈骗罪与非罪作区分。从具体案件不难看出,行为人往往很少供认在签订和履行合同的过程中就有想要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想法,而且案件最终的结果一般也是行为人占有了他人数额较大的财物。以本案为例,赵某某并没有供述自己想要非法占有他人的购房款等主观想法,并且在一二审中一直辩解其并没有想要占有他人财物。但根据现有证据能够证实赵某某实际占有了他人的过户费15855元和借款8.5万元,数额已超过合同诈骗罪立案追诉标准2万元以上,但是单纯有这两个要件,还不能认定行为人构成合同诈骗罪,因而这两个要件并非判断合同诈骗罪与非罪的关键。

我们知道,一个人的主观心态支配着客观行为,而客观行为又反映了人的主观心理状态,且进一步作用于主观心理,对主观心理起着弱化或强化作用。笔者认为,判断行为人是否构成合同诈骗罪,其核心在于判断行为人是否实施了“合同诈骗行为”。行为人在实施合同诈骗犯罪过程中所采用的欺骗手段,也能从侧面帮助审判人员判断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目的。我国刑法第224条也明确规定了合同诈骗行为的具体表现,主要是四种具体类型和一种概括性表述:

1、以虚构的单位或者冒用他人名义签订合同的。这种合同诈骗行为主要是看行为人是否具有合同的主体资格,行为人往往采用盗用合法主体的名义或者使用已经注销、倒闭的主体名义,或者虚构主体与他人签订合同,目的在于掩饰自己不具有履行合同的能力。需要注意的是,虽然有的行为人虚构或冒用他人名义签订了合同,但通过后续的行为陆续按照约定履行了合同,此时不能认定行为人之前的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

2、以伪造、变造、作废的票据或者其他虚假的产权证明作担保的。这种合同诈骗行为主要看行为人在签订合同和履行合同的过程中,有无使用上述票据或者虚假的产权证明作担保,其目的在于掩饰自己不具有履行合同的能力,骗取被害人的信任。此时需要注意的问题和第一点一样,不能仅就担保行为来判断行为人的行为构成诈骗罪,还要结合其最终有无履行合同或者没有履行合同的原因进行综合判断。

3、没有实际履行能力,以先履行小额合同或者部分履行合同的方法,诱骗对方当事人继续签订和履行合同的。这种合同诈骗行为的实质就是用一小部分具有履行能力的事实来掩盖其没有履行大部分的能力的事实,其目的在于掩盖行为人不具有实际履行能力。

4、收受对方当事人给付的货物、货款、预付款或者担保财产后逃匿的。该行为并非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的行为,但行为人逃匿的目的在于掩饰其不履行合同义务的行为,进而达到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实践中,行为人往往以躲债的角度为自己辩护,此时要结合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以及是否有能力履行合同来综合判断,不能单独以逃匿行为就断定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并进而认定构成合同诈骗罪。

5、以其他方法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的。

结合本案分析赵某某的行为:

1)赵某某获知陈某甲购房信息后,分别和陈某甲、张某某签订口头或书面的房屋买卖合同。对房主张某某而言,赵某某编造了其想购买房屋的理由并隐瞒真实的购房者是陈某甲的事实;对陈某甲而言,赵某某编造其想出售房屋并隐瞒真实的售房者是张某某的事实。此时可以看出赵某某是有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行为,主要采用的是冒用他人名义签订合同的手段,分别使张某某和陈某甲产生错误认识并与其签订了合同。此时能否认定赵某某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要看赵某某是否按照各自的合同约定履行义务。当赵某某收到陈某甲分几次支付的购房款40万元时,即按照与张某某的合同约定将购房款36.2万支付给了张某某,张某某也按照合同约定将房产证、土地证等购房手续及钥匙给了赵某某,并约定好择日过户。而赵某某对陈某甲的行为则是将购房手续及钥匙给了陈某甲,也约定择日过户。至此,两份合同均已经履行了大部分,仅差过户手续的办理。可见,虽然赵某某虚构了事实、隐瞒了真相,其通过倒手买卖房屋目的是赚取了房屋差价,并没有产生非法占有放款的主观故意。因此,对于40万的购房款的这起事实,不能认定赵某某的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

2)在赵某某将购房手续及钥匙给了陈某甲,并赚取了房屋差价3.8万,赵某某因赌博欠下大量赌债,其在没有通知房产所有人张某某到场的情况下,约陈某甲到房产中心办理过户手续,并骗取了15855元及购房手续、钥匙后逃匿。此时,赵某某在履行合同过程中,虚构了其有能力办理过户手续的事实,编造理由骗取了过户费及购房手续、钥匙等,并且事后逃匿,该行为属于以其他方法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和收受财物后逃匿的行为,系在非法占有的主观目的下实施了合同诈骗行为,符合合同诈骗罪的犯罪构成。

3)赵某某为躲赌债四处躲藏之时,其为了达到借款的目的,分两次与陈某丙签订了房屋抵押合同和房屋买卖合同,隐瞒了其并非房屋所有人的事实,将房产证、土地证等购房手续和钥匙交给陈某丙,取得了陈某丙的信任,骗取了陈某丙所谓借款某8.5万元。赵某某得手后逃匿。由此可见,赵某某此时的行为属于没有实际履行能力,以部分履行合同的方法诱骗被害人签订和履行合同,并在骗取财物后逃匿,系在非法占有的主观目的下实施了合同诈骗行为,符合合同诈骗罪的犯罪构成。

(二)合同诈骗的犯罪数额分析

合同诈骗犯罪数额的认定关系到行为人的主观恶性及社会危害性,直接影响对行为人的量刑。本案在审理过程中,有人提出认定赵某某合同诈骗的数额应当是其实际获得的被害人财物,也就是赵某某获得的房屋差价3.8万、过户费15855元以及8.5万元。之所以会产生这种观点,主要在于其混淆了合同诈骗案件行为人实际获得和非法获得这一问题。要明确合同诈骗的犯罪数额问题,首先要解决犯意产生的时间问题。因为当合同诈骗犯意产生之后,行为人获得或受害人实际损失的财物才是合同诈骗的犯罪数额。犯意产生之前,行为人因为履行合同而获得的财物不应计入合同诈骗的数额之中。就本案而言,赵某某在获得房屋差价3.8万之时,并没有产生非法占有的故意,因此该差价款不能计入合同诈骗的犯罪数额

虽然本案不涉及到如何计量合同诈骗罪中非法占有的数额问题,但该问题在实践中也有诸多争议,存在以下几种观点:一是以行为人实际非法占有的财物数额作为犯罪数额;二是以合同标的额作为犯罪数额;三是以被害人的损失额作为犯罪数额。目前司法实践主要参照被害人的损失额和行为人的非法所得额进行计算,当犯罪损失额小于行为人的非法所得额时,只要是在合同诈骗罪形成之后,犯罪行为既遂之前的数额,应当按照被害人的损失额进行认定。

合同诈骗罪是一种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的犯罪,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发展,该类案件呈现多发易发态势,且往往与合同纠纷、合同欺诈存在很多相似之处,给审理带来难题。通过赵某某合同诈骗案可以看出,在区分罪与非罪的问题上,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是构成本罪的前提,但往往流于主观意思形态,实践中难以把握,而通过判断行为人是否利用合同诈骗行为虚构事实、隐瞒真相,最终非法占有了他人的财物,能够较好的区分罪与非罪这一重要问题。

*王胜宇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审判员;

张晶,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书记员。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