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司法探讨
《徐州审判》2017年第01期:“涉恶类犯罪集团”的审查和认定
作者:潘荣凯  发布时间:2017-05-04 09:18:38 打印 字号: | |

    近日,全国“打黑办”下发了《关于严厉打击涉恶类犯罪集团的通知》,省公安厅、省高级人民法院均予以转发,有利于我们依法妥善把握涉恶类犯罪集团的认定标准,实现打击黑恶势力犯罪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下面,我谈一谈“涉恶类犯罪集团”的审查和认定。

一、“犯罪集团”的概念

刑法中对“犯罪集团”概念有明确规定,即刑法二十六条第二款:“三人以上为共同实施犯罪而组成的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上述概念较为简单。根据规范性文件以及学理通说,一般认为,犯罪集团是指多人参与,重要成员固定,经常纠集在一起实施故意犯罪,造成严重社会危害的犯罪团伙。

二、涉恶类犯罪集团的基本特征

1、组织特征。一般人数较多(3人以上),重要人员固定或者基本固定,有明显的首要分子。首要分子有别于黑社会性质犯罪中的组织者、领导者,只要其多次参与犯罪,在犯罪中起谋划、组织、领导甚至作用相对他人较为积极,即可以考虑认定为首要分子。首要分子不限于1人。在司法实践中,对于部分相对松散的犯罪集团,有些人员曾经参与犯罪集团组织活动,后来退出的,只要其参与共同实施犯罪,不影响犯罪集团的认定以及对首要分子罪行的认定和处罚。

2、行为特征。经常在首要分子的纠集或指挥下共同实施扰乱社会秩序等严重的刑事犯罪活动。这些犯罪行为一般是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如全国打黑办《通知》中列举的十三类犯罪行为,且犯罪行为应当达到3次以上,在一段时期内频繁实施。至于是否需要按照省厅通知要求“有组织、有计划实施涉恶犯罪”这一特征来认定,个人认为,只要是在首要分子的纠集、指挥下或者事后认可的犯罪,都可以认定为集团犯罪行为,进而依法按照刑法二十六条予以打击。

3、危害性特征。涉恶类犯罪集团区别与一般共同犯罪的主要特征在于其社会危害性相对严重,要达到一定程度。虽然我们不能将犯罪集团的危害性特征达到黑社会犯罪要求的在一定行业或者一定区域内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的程度,但是也要体现出对人身造成较大损害(如轻伤以上)、财产造成较大损失(3万元以上)或者社会危险性较大,群众反映强烈等。

三、涉恶类犯罪集团认定中应当注意的几个问题

1、“打早打小”与准确认定的关系。不能为了“打早打小”而放弃犯罪集团必要的认定标准。对于人员不固定,实施犯罪行为次数不多的一般共同犯罪,不能认定为犯罪集团。

2、犯罪集团的基本特征与黑社会犯罪的基本特征的区别。除了经济特征不作要求外,其余三个特征也是应当具备的,但是要求程度不同。

3、一般违法行为的认定。犯罪集团集团案件对于一般违法行为要求不高,一般无需认定。但是有些能够证明犯罪集团的组织特征的一般违法行为,也可以予以审查认定。

四、涉恶类犯罪集团案件的证据收集和审查

(一)证据确实充分的标准

对涉恶类犯罪集团案件的证据标准和其他刑事案件一样,均是要求证据确实充分。根据新《刑事诉讼法》第53条第二款的规定,证据确实、充分,应符合以下条件:

第一,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这一条件是认定证据确实、充分的基础,其含义有三:一是必须坚持“证据裁判原则”,对于定罪事实和量刑事实的认定只能依靠证据;二是确立了运用证据证明的范围,即证明对象包括定罪事实和量刑事实。这一规定充分吸收和总结了量刑程序改革的成果,使量刑程序从封闭迈向了公开透明。这一规定是我国刑事诉讼制度走向科学、民主的一大举措;三是在适用这一规定时,一定要区分四个概念:定罪事实、量刑事实、定罪证据和量刑证据,一定要把握好定罪量刑中的法定情节和酌定情节,才能准确地定罪量刑。

第二,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这个条件是指公、检、法机关必须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对作为定案根据的证据查证属实,才能达到证据“确实”的标准。具体讲有四个方面:一是说明证据问题也是程序问题,非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不得作为定案根据;二是必须坚持以庭审为中心,凸显法庭审理的功能作用,因为只有法庭审判,才能做到控辩平等参与、对社会公开、显现法庭审理的权威;三是作为定案根据的证据,要以经过法庭调查、辩论程序所确认为标准,那些反反复复、庭审中翻证翻供或确认为非法证据的,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四是侦查机关对证据的收集、固定要从破案功能走向庭审定案功能,要经得起庭审的考验。对公诉机关而言,提起公诉要达到“诉得出,定得了”的标准,所有公诉证据,都要经过法庭程序的检验,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第三,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即“办案人员在每一证据均查证属实的基础上,经过对证据的综合审查,运用法律知识和逻辑经验进行推理、判断,对认定的案件事实达到排除合理性的程度。”这一条件是证明标准当中含义深刻、难以理解、不好把握的一项标准。因为它不仅有客观问题,还有主观认识问题;不仅有实践经验问题,还有理性归纳、逻辑判断问题;不仅有认识论的问题,还有价值论方面的问题,更有警察、检察官和法官的道德、理念和自由裁量权的问题。所谓“证明标准”,仍然是很难找到具体标准的标准,证明标准绝非一个数量标准,它不是11等于2的问题。一个刑事判决既有明确的确定性,又有其不确定的因素,理论上把它归纳为“实体真实的相对性”。

(二)涉恶类犯罪集团案件的具体证据问题:

1、关于组织特征的证据收集和审查。

组织特征的认定除了主要依靠具体犯罪事实支撑外,主要靠多被告人的供述以及证言证言来证实,例如,以求财为目的的犯罪集团,一般寻找、确定犯罪目标的人以及事后分的赃物较多的人为首要分子。以逞强好胜,打打杀杀,树立威名的犯罪集团,往往以打斗凶狠、心狠手辣之徒为首要分子,因此,相关的言辞证据应当注意有针对性的取证。

2、关于行为特征的证据收集和审查。

涉恶类犯罪集团的犯罪行为一般是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犯罪,但不限于该类犯罪。对具体罪行的取证除了客观表述外,应当体现出对社会管理秩序的危害。

3、关于危害性特征的证据收集和审查。

重点在被害人陈述和鉴定结论等。人身损伤程度鉴定和财产损失鉴定可以印证出具体罪行的危害,而对于一些虽未造成上述损害,但是给被害人或者其他群众造成心理影响的,也可以体现出此类犯罪的危害性特征,因此,也要注意收集此类证据。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庭长。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