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司法探讨
《徐州审判》2017年第01期:“承担工伤保险责任”案件审理浅见
作者:贾汪法院 郑 菊  发布时间:2017-05-04 09:10:14 打印 字号: | |
  2014年6月18日起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用工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聘用的职工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用工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以下简称“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第三条规定)该条规定让部分原按非法用工处理的劳动者有权申请工伤保险责任,有利于维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适用该“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第三条规定的情形在建筑行业尤为常见,无用工资质的包工头招用的农民工在从事建筑工程作业时受伤,有权依据该条规定要求发包方承担其工伤保险责任。现将审理过程中的一些思考和理解提出以供商榷。

  首先,该“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第三条规定是法律拟制的工伤保险责任,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工伤保险责任。根据该条规定,用工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主体单位有四个要件:1、用工单位为具备用工主体资质的单位;2、该用工单位将承包业务转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3、该组织或者自然人聘用了工人;4、该工人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该四个要件中并未提及该受伤的“工人”是否与用工单位存在劳动关系,因此是否构成劳动关系并不影响是否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认定。且该“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第三条第二款明确规定,用工单位承担工伤保险责任,有权向“相关组织、单位和个人追偿”,而一般意义上的工伤保险责任用工单位是没有追偿权的,因此该种承担工伤保险责任不是终局性的,是种特殊的、从有利于劳动者角度出发、“法律拟制”的工伤保险责任。

  其次,不能因“承担工伤保险责任”而推定出受伤劳动者与用工单位具有劳动关系,对是否构成劳动关系应重新审查。审查是否构成劳动关系,应根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一条规定:“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未订立书面劳动,但同时具备下列情形的,劳动关系成立。(一)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二)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受用人单位的劳动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三)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具体应审查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用工单位是否与受伤劳动者建立劳动合同关系,劳动者有无被纳入用工单位工人或临时工的名单,或是否直接从用工单位处接受工作和领取报酬,如有则构成事实劳动关系。如劳动者只是接受无资质组织或个人的安排,与有资质用人单位双方无任何建立劳动合同的合意,甚至并不认识,则不应认定双方有劳动关系。

  第三,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后用工单位应向谁追偿。笔者认为应向无用工资质的组织或个人追偿。依据见《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六条第一款规定:“无营业执照或者未经依法登记、备案的单位以及被依法吊销营业执照或者撤销登记、备案的单位的职工受到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由该单位向伤残职工或者死亡职工的近亲属给予一次性赔偿,赔偿标准不得低于本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因此,无用工资质单位有依照工伤保险责任赔偿职工的义务。该“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用工单位承担了受伤劳动者的工伤保险责任之后,应有权向无资质用工的组织或个人追偿,因为其代替其承担了赔偿责任。

  第四,对该“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第三条规定中“因工伤亡”的理解。举例说明:A、甲工在工作时被机器砸伤;B、乙工在屋顶作业时不慎跌落;C、丙工在工作结束后中午下班时间,外出吃饭突发心肌梗塞死亡;D、丁工在去上班的路上被一辆肇事大货车撞伤; E、戊工在节假日,别的工人都回家了,他留在工地多住了一宿,突发心肌梗塞死亡。笔者认为,对该“承担工伤保险责任”规定的“因工伤亡”也应参照《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关于工伤的具体规定,A、B情形是典型的因工伤亡,D情形也属于应认定为工伤情形, C、E应审查是否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该“承担工伤保险责任”规定是拟制工伤,本是为了有利于劳动者而规定用工单位的垫付义务,对“因工伤亡”中“视同工伤”的理解应严格适用不能扩大解释,以免增大用工单位的义务,造成利益失衡。C、E应是病亡不属工伤,因而该种情况下劳动者如申请被告为其工伤保险责任不应得到支持。

  第五,对“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认定建议社会保险行政部门简化环节,尽快进入实质认定环节。实践中,劳动者申请工伤保险责任,一般先到社会保险行政部门申请认定工伤,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会以需要确定双方是否存在劳动关系为由中止工伤认定。劳动者转而到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确认劳动关系,经过劳动仲裁、法院、二级法院漫长的审理,通常被认定为不具有劳动关系。劳动者陷入无法认定工伤的境地,转而再申请用工单位应承担其工伤保险责任。维权周期漫长,而实际上,劳动者应能根据该“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第三条规定请求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用工单位为承担其工伤保险责任单位,可以省去申请工伤或确认劳动关系这一环节。有的劳动者会直接到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确认用工单位为承担其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继而直接到法院民庭起诉,请求法院确认被告为承担其工伤保险责任单位。这种情况下,法院产生两种意见:一种认为工伤认定是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职权,根据该“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第三条规定,劳动者是否构成工伤,是相关工伤认定行政部门的职权范围。故法院对劳动者是否构成工伤不能予以评判。鉴于劳动者的工伤认定程序处于中止状态,在相关行政部门未作出工伤认定的情况下,劳动者要求应暂时不予理涉,因此裁定驳回劳动者起诉。第二种观点认为:劳动者合法权益应当予以维护。该“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第三条虽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支持后,法院应当支持,但并未明确规定法院民事庭不能将其按照劳动关系案件审理。因该纠纷本就是劳动者和用人单位劳动争议的一种,其纠纷实质为劳动争议,并非一般意义上的工伤,而是拟制工伤法律关系的认定。参照《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六条第二款:对无资质企业伤残职工或死亡职工的近亲属就赔偿数额与单位发生争议的,按照处理劳动争议的有关规定处理。因此对相当于无资质企业的垫付责任的该“承担工伤保险责任”之法律关系法院民事庭能够受理,只要经过仲裁前置程序,符合认定的四项要件并无争议,法院可直接认定。两种观点均占据一定市场。笔者同意第一种观点,但为了避免劳动者反复重复维权、维权周期过长,建议法院有关部门与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能够统一沟通,建议其对申请工伤的劳动者及时释明,询问劳动者是申请工伤还是申请“被申请人承担申请人的工伤保险责任”,简化环节,引导劳动者尽快进入实质申请。

  *徐州市贾汪区人民法院审判员。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