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案例精析
《徐州审判》2016年第6期:张广华等以互联网为载体炒作建设虚拟城市“机器人”并异地相邀约公众加入方式构成非法传销罪
作者:顾乐永 时春梅  发布时间:2017-04-11 15:21:58 打印 字号: | |

裁判摘要

  附着互联网业的迅速发展,以网络为平台以异地相邀约、集结人头等变相传销方式也不断翻新,判断该类行为是否构成犯罪的客观要件:(1)组织者或参加者是否通过缴纳人头费资格费或者以认购商品(含服务)等形式变相缴纳人头费资格费取得加入、介绍他人加入的资格;2)是否通过介绍他人参加发展下线人员,并由此建立具有上下层级内部财富再分配关系的组织体系;(3)组织者是否利用参加者交付的部分费用支付先参加者的报酬维持运作;参加者的收益由其加入的先后顺序及其发展人员数量决定,

 

公诉机关:江苏省新沂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张广华,男,196211月生,汉族,退养职工,住徐州市鼓楼区。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4103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7日被逮捕。

被告人金丽红,又名金红利,女,19692月生,汉族,无业,住徐州市泉山区。因本案于2014103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7日被逮捕。

被告人李连国,女,19547月生,汉族,退休职工,住徐州市鼓楼区。因本案于2014112日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同年111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7日被逮捕。

被告人卞春玲,又名卞素香,女,19673月生,汉族,个体工商户,住徐州市铜山区。因本案于201411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7日被逮捕。

被告人尤美梅,女,19741月生,汉族,福建省厦门市人,公司职员,住厦门市思明区。因本案于2014125日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当月1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10日被取保候审。

公诉机关指控:

黄彦清(另案处理)于20075月注册成立了SMI投资理财科技网络公司(网址www.smicap.com,简称SMI公司),公司办公地点设立在香港尖沙咀山林道3号协荣大厦11后由于SMI公司被公安机关调查,黄彦清于201212月将SMI公司更名为“Finnciti游戏网站”(中文:城市建设模拟游戏网站,网址www.finnciti.com,简称FCT,并对公司本质进行了更为隐蔽的伪装,由炒作游戏代币调整为炒作建设虚拟城市的“机器人”,上述网站以互联网为载体在我国大陆境内传播,该网站没有任何实际经营活动,以“投资理财”、“网络游戏”等作为伪装,诱使公众以拉人头的方式加入该网络传销组织。上述网站新人加入必须经老会员推荐,并通过老会员出资购买PIN码方能注册,并按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成为上下线关系。黄彦清为扩大传销组织成员,长期在香港的办公地点培训国内骨干会员、发展地区VIP会员,后由骨干会员、VIP会员在国内发展下线,以此达到敛财的目的。作为SMIFCTVIP会员,一是帮助公司推广网络传销、开拓市场。以“购买SMI公司游戏代币或在FCT买卖机器人,推荐发展下线可获得直推奖、对碰奖、领导奖及永久分红、游戏代币或机器人价格只涨不跌”等宣传该公司,积极发展下线,解答、培养传销网络骨干成员、公开授课或组织授课,将网络传销向社会不特定公众进行推广;二是与公司通过邮箱联系,组织会员赴香港培训;三是帮助玩家出场、转买、转卖PIN码;四是管理帐目,公司授权VIP会员代表公司向新进玩家和其他玩家出售PIN码,VIP会员在扣除收取资金的1%后,将剩余的99%的资金转入公司指定账户。

12009年初,被告人张广华经朱孝荣介绍成为SMI公司的会员,后被告人张广华先后介绍吕荣、赵玉玲、孙运生、孙敏等人成为其下线、赵玉玲又介绍张静、窦丽华等人成为其下线,20096月,被告人张广华申请成为SMI公司的VIP会员,帮助公司推广网络宣传,并向其下线及其他玩家销售PIN码发展新会员。经审计,20095月至201410月,被告人张广华共计收取下线或其他会员人民币5444.19万;201011月至20149月,被告人张广华共计向公司指定账户汇款人民币4104.24万元。

22009年初,被告人金丽红经吕永芬介绍成为SMI公司的会员20102月申请成为公司的VIP会员,在此期间,其直接发展彭枫、王世军、孙小梅等人成为其下线,上述人员又发展孙梅丽、刘小艳、郑仁华、闫景宽、许德军、孙红侠、王中华、吕洪芹、盛广翠、张传荣等人直接或间接成为其下线,层级已达六级。被告人金丽红多次对外宣传公司,并向其下线及其他玩家销售PIN码发展新会员。经审计,20102月至7月间,被告人金丽红共计向下线或其他会员收取人民币546.33万元;20102月至20107月,被告人金丽红向公司指定账户汇款共计人民币496.79万元。

320096月,被告人李连国经王云侠介绍成为SMI公司的会员20105月成为公司的VIP会员,其直接发展的下线有张焕玲、袁兴龙、马士刚、邓召侠、郝春芬等人成为其下线,上述人员又发展刘鑫、白雷雷、李红艳、种玉华、杨新敏、苏起梅、朱桂香、潘然、鞠振艳等人直接或间接成为其下线,层级已达七级。被告人李连国多次在徐州市、石家庄市、郑州市授课宣传公司,建立名为“海纳百川”的QQ群方便会员交流学习,多次组织会员赴香港培训,并向其下线及其他玩家销售PIN码发展新会员,经审计,20123月至201410月,被告人李连国共计向下线或其他会员收取人民币3572.32万元;2013年间,被告人李连国共计向公司指定账户汇款共计人民币135万元,另被告人李连国多次利用去香港公司培训的机会,通过多人携带现金方式支付公司PIN码款。

42008年,被告人卞春玲经房茂伦介绍成为SMI公司的会员2011年成为公司的VIP会员,其直接发展卞素芳、张侠、胡杨、曹敏、王献众、姚金凤、朱洪文等17人成为下线,上述人员又发展魏华英、王继生、王四化、吕继明、姚立栋、李爱平、刘慧、刘芳等人直接或间接成为其下线,层级已达四级。被告人卞春玲还对外授课宣传公司,多次组织会员赴香港培训,并向其下线及其他玩家销售PIN码发展新会员。经审计,20134月至201410月,被告人卞春玲共计向下线或其他会员收取人民币2086.83万元;201312月至20148月,被告人卞春玲共计向公司指定账户汇款共计人民币962.89万元。

520094月,被告人尤美梅经吴岩松介绍成为SMI公司的会员2011年底成为公司的VIP会员。被告人尤美梅直接发展尤珠英、林淑清、尤珠明、陈英星、任秀清等人成为其下线,上述人员又发展尤金华、尤冬燕、尤珠梅、姚金福、任志庆等人直接或间接成为其下线,层级已达三级以上。被告人尤美梅对外宣传公司,多次组织会员赴港培训,并向其下线及其他玩家销售PIN码发展新会员。经审计,201010月至201411月,被告人尤美梅共计向下线或其他会员及其他VIP收取人民币20134.77万元;20113月至201411月,被告人尤美梅向公司指定账户汇款人民币共计人民币16513.08万元。

被告人张广华于20141030日被新沂市公安局民警抓获归案;被告人金丽红于20141030日被徐州市公安局民警抓获归案;被告人卞春玲于20141030日被新沂市公安局民警抓获归案;被告人李连国于20141031日被新沂市公安局民警抓获归案;被告人尤美梅于2014124日被新沂市公安局民警抓获归案,五被告人归案后如实供述上述事实。新沂市公安局扣押被告人卞春玲人民币695.64万元、被告人李连国人民币95.5635万元、被告人尤美梅人民币1280万元。被告人尤美梅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其他同案犯罪嫌疑人。

被告人张广华辩称,其没有诱骗胁迫他人加入FCT,没有为公司推广和宣传,不具备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五项必要条件。

被告人张广华的辩护人辩称: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张广华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张广华介绍的人没有达到三级三十人,没有胁迫他人加入传销组织,没有帮助公司推广网络宣传,其不是发起策划人员,也没有在活动中承担管理协调职责,没有培训人员,仅是接受报名,不能认定张广华有组织培训的行为;起诉认定张广华账户内收取资金数额为5444.19万元全部是下线或其他会员资金,以及认定张广华将4104.24万元打往FCT公司账户,证据不足,应该以张广华直推下线金额来认定犯罪数额。

被告人金丽红对被指控的组织、领导传销罪未提出异议,但辩称20107月之后其不再是VIP了,审计报告的金额不正确,没有将其个人的钱扣除;其直接介绍的人只有彭枫,彭枫介绍的人和其没有任何利益关系,帮助玩家购买PIN码没有利润,公诉机关对其建议量刑过重。

被告人李连国辩称其在五年中三出三进的静态收入及以普通玩家抢EP的收入,不应当认定在犯罪数额内,认为从网络上查人数定层级不客观、不全面。

被告人李连国的辩护人辩称:FCT公司的营销模式不符合刑法规定的犯罪构成要件;李连国并未通过发展下线人数获利,大部分是通过抢EP获利;李连国没有犯罪的主观故意,没有诱骗胁迫他人参与该组织,本案不存在骗取财物的情形;公诉机关指控李连国发展的传销人员达30人事实不清,证据不充分,根据网络图在李连国下面的人员只是公司的自动排列,应该以其直接发展的人员来计算;李连国作为VIP会员,其向其他玩家销售PIN码和玩家交流授课宣传,只是沟通交流的讲解,和传销的授课有本质的区别;关于李连国通过抢购EP制作PIN码来转卖,不应计算在涉案数额中。

被告人卞春玲及其辩护人对起诉指控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未提出异议。其辩护人辩称:被告人卞春玲只是认为FCT游戏可以赚钱,所以其推荐亲友加入,仅通过证人证言不能证实卞春玲的发展下线三十多人;审计报告没有区分不同种类,卞春玲没有以拉人头来获利;卞春玲并非传销组织的建立者,只是作为徐州地区的VIP代替公司出售PIN码;卞春玲主观恶性较小,社会危害性较小,归案后积极配合调查,认罪态度较好,主动退出公司的PIN码款,没有前科劣迹,犯罪情节轻微,系初犯、偶犯,建议对被告人卞春玲从轻处罚判处缓刑。

被告人尤美梅及其辩护人对被指控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未提出异议,但辩称审计报告中部分数额计算错误,FCT公司将福建地区玩家购买PIN码的9200万元打入尤美梅的账户,是尤美梅代替KTG公司收取FCT公司的购买酒店和土地的业务往来款,不应计算在犯罪数额中;被告人尤美梅有立功情节,积极退赃,认罪态度较好,没有限制下线人身自由,其行为没有造成严重的社会后果,情节较轻,建议对被告人尤美梅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江苏省新沂市人民法院经一审理查明:

20075月,新加坡籍华人黄彦清(另案处理)成立SMI投资理财科技网络公司(网址www.smicap.com,以下简称“SMI”公司)。公司设立于香港尖沙咀山林道3号协荣大厦11201212月更名为“Finnciti游戏网站”(中文名称:城市建设模拟游戏网站,网址www.finnciti.com,以下简称“FCT”公司)。“FCT”公司及其网络平台无任何实体经营活动,以“投资理财”、“网络游戏”、“扶平”、“养老”、“共同富裕”等口号向公众宣传,以设置各种奖励为诱饵,在我国境内通过网络宣传、讲课、介绍等方式不断发展下线,要求新会员加入必须经老会员推荐,并通过老会员缴纳资金购买PIN码才能注册,并按照每一名会员的下线分两区,且两区要保持平衡的固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成为上下线关系,以发展下线可获得8%奖励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钱财,并通过出售电子积分EP的方式获利。该传销组织注册户口(ID号)分为六个级别,分别为100200500100020005000美元,会员根据购买不同级别的户口,获得相应的“机器人”,系统设定直推奖、平衡奖(对碰奖)、领导奖、永久分红奖等形式,将提成自动分发给会员。

2009年初,被告人张广华经他人介绍成为FCT公司的会员,后被告人张广华先后介绍吕荣、赵玉玲、孙运生等人成为其下线,吕荣又介绍吕玲、闫萍、沙振玲、卢孟莹、吕红、孙景义等人成为其下线,赵玉玲又介绍窦丽华等人成为其下线。20096月,被告人张广华主动向公司申请成为VIP会员,帮助公司处理会员之间纠纷,受理、调查玩家的投诉、纠纷,冻结、解封玩家账号,帮助其他团队修改邮箱信息、办理户口转让,负责转发公司培训通知,并多次组织、带领会员到香港参加公司培训,向其下线及其他玩家收取资金销售PIN码,并将销售资金汇入FCT公司指定的账户。经审计,20095月至201410月,被告人张广华共计收取下线或其他会员人民币5444.19万元;201011月至20149月,被告人张广华共计向FCT公司账户或者公司指定的被告人尤美梅等人账户汇款人民币4104.24万元。

2009年初,被告人金丽红经他人介绍成为FCT公司的会员,同年6月在徐州市成立了卡中心,帮助游戏玩家买卖游戏币、提取现金。20102月,被告人金丽红申请成为公司VIP会员。在此期间,其直接发展彭枫、王世军、孙小梅等人成为其下线,上述人员又发展孙梅丽、刘小艳、郑仁华、闫景宽、许德军、孙红侠、王中华、吕洪芹、盛广翠、张传荣等人直接或间接成为其下线,层级已达六级。其下线会员郑仁华、闫景宽多次在徐州市贾汪区公开向会员或其他群众讲课,引诱他人加入该传销组织。被告人金丽红在担任VIP会员期间,积极向其下线及其他玩家销售PIN码发展新会员。经审计,20102月至7月间,被告人金丽红共计向下线或其他会员收取人民币546.33万元;20102月至20107月,被告人金丽红向公司指定账户汇款共计人民币496.79万元。20106月,被告人金丽红等人被徐州市公安局贾汪分局立案侦查,后其VIP资格被公司取消。

20096月,被告人李连国经王云侠介绍成为SMI公司的会员20105月申请成为公司的VIP会员,其直接发展的下线有张焕玲、袁兴龙、马士刚、邓召侠、郝春芬等人成为其下线,上述人员又发展刘鑫、白雷雷、李红艳、种玉华、杨新敏、苏起梅、朱桂香、潘然、鞠振艳等人直接或间接成为其下线,层级已超出三级三十人。被告人李连国多次在徐州市等地授课宣传公司,建立名为“海纳百川”的QQ群,与会员在群内交流学习,宣传FCT传销组织,多次组织会员赴香港培训,并向其下线及其他玩家销售PIN码发展新会员。经审计,20123月至201410月,被告人李连国共计向下线或其他会员收取人民币3572.32万元,2013年间,被告人李连国共计向公司指定账户汇款共计人民币135万元,被告人李连国还多次利用去香港公司培训的机会,通过多人携带现金支付公司PIN码款。

2008年,被告人卞春玲经他人介绍成为FCT公司的会员2011年成为公司的VIP会员,其直接发展卞素芳、张侠、胡杨、曹敏、王献众、姚金凤、朱洪文等17人成为下线,上述人员又发展魏华英、王继生、王四化、吕继明、姚立栋、李爱平、刘慧、刘芳等人直接或间接成为其下线,层级已达四级。被告人卞春玲还对外授课宣传,引诱他人参加该传销组织,根据公司安排,多次组织会员到香港参加公司培训,并向其下线及其他玩家销售PIN码发展新会员。经审计,20134月至201410月,被告人卞春玲共计向下线或其他会员收取人民币2086.83万元;201312月至20148月,被告人卞春玲共计向公司指定账户汇款共计人民币962.89万元。

20094月,被告人尤美梅经他人介绍成为SMI公司的会员2011年底成为公司的VIP会员。被告人尤美梅直接发展尤珠英、林淑清、尤珠明、陈英星、任秀清等人成为其下线,上述人员又发展尤金华、尤冬燕、尤珠梅、姚金福、任志庆等人直接或间接成为其下线,层级已达三级以上。被告人尤美梅作为VIP会员,根据公司安排,多次组织会员到香港培训,并向其下线及其他玩家销售PIN码发展新会员,接受公司指令,收取国内其他VIP汇入的传销资金。经审计,201010月至201411月,被告人尤美梅共计收取下线或其他会员及公司指令的其他VIP汇款人民币18661.27万元;20113月至201411月,被告人尤美梅向公司指定账户汇款共计人民币16413.08万元。

五被告人归案后,均如实供述上述事实。被告人尤美梅向公安机关提供其他犯罪嫌疑人重要身份信息。公安机关冻结被告人张广华妻子秦其鸾农业银行账户人民币269.718711万元;扣押被告人李连国违法所得人民币95.5635万元;扣押被告人卞春玲违法所得人民币695.64万元,冻结被告人卞春玲农行卡人民币70.5182万元、冻结卞春玲儿子许崇卯农行卡人民币123.504919万元;扣押被告人尤美梅违法所得人民币580万元,冻结福建省闽南文化发展基金会704.0673万元。

江苏省新沂市人民法院经审一审审理认为:

本案的焦点在于被告人的行为是否构成非法传销罪;五被告的犯罪地位和作用问题;对审计报告的认定等问题。

1、关于FCT组织是否为传销组织问题。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若干意见》)规定: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组织,其组织内部参与传销活动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的,应当对组织者、领导者追究刑事责任。本案中,根据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有关宣传资料、远程勘验笔录等,能够证实FCT网站没有实体经营,而是以“投资理财”、“网络游戏”、“扶贫”、“养老”、“共同富裕”等为名,要求参加者必须有老会员推荐并购买PIN码获得加入资格,推荐者可获得设定的奖励,按照一定的顺序组成层级,设置直推奖、平衡奖(对碰奖)、领导奖、永久分红奖等奖励,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返利的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该组织符合传销组织的特点,且参加人员远远超出三十人,层级已达三级以上。

关于被告人张广华、李连国及其辩护人提出“没有诱骗、胁迫他人参与该组织,本案不存在骗取财物的情形”的辩解,经查认为,FCT没有实际经营活动,被告人在发展下线向他人宣传时,除告知被推荐人游戏返利规则外,还夸大宣传称该游戏“只赚不赔”,诱惑他人参加。该传销组织依靠发展下线加入作为获利基础模式,其发展没有持续性,被告人夸大盈利前景,掩饰从传销人员缴纳的费用中非法获利的事实,应当认定为骗取财物。参与传销活动人员是否认识到被骗,不影响对被告人骗取财物的认定。

2、关于五被告人犯罪地位、作用问题。经查,五被告人虽然不是传销组织的发起者、策划者,也没有建立网站,但是其作为VIP会员,接受公司指令,积极参与对传销组织的宣传和对会员的管理,转发培训通知,并多次组织、带领会员到香港参加培训,将收取的大量传销资金汇至FCT指定的账号,在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中起次要或辅助作用,可以认定为从犯。被告人尤美梅及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尤美梅有立功情节,积极退赃,认罪态度较好,建议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经查属实,本院予以采信。关于被告人金丽红提出“其直接介绍的人只有彭枫,彭枫介绍的人和其没有任何利益关系,帮助玩家购买PIN码没有利润”的辩解。经查认为,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等证据,能够证实被告人金丽红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并按照一定的顺序组成层级,构成传销组织的一部分,其发展下线可获得8%的直推奖,帮助玩家购买PIN码,可以提取1%的服务费。对其辩解,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被告人卞春玲及其辩护人提出“证人证言不能证实卞春玲的发展下线三十多人,卞春玲没有以拉人头来谋取获利,主观恶性较小,社会危害性较小,犯罪情节轻微,系初犯、偶犯,归案后积极配合调查,认罪态度较好,主动退出赃款”的辩护意见。经查认为,根据《若干意见》的规定,传销组织内部参与传销活动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的,应当对组织者、领导者追究刑事责任。FCT传销组织的直推奖即是变相以拉人头获利,该传销组织发展人员众多,获取巨额资金,扰乱了经济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被告人卞春玲长期从事传销活动,为传销组织发展下线、宣传培训、收取资金,不属初犯、偶犯,其个人发展下线是否达到三十人,不影响其犯罪构成。对以上辩护意见不予采信。被告人卞春玲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主动配合公安机关追缴赃款,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3、关于对审计报告的认定。经查,徐州市中德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接受新沂市公安局的委托,根据五被告人传销活动中使用的银行卡交易明细,作出的关于五被告人收取下线玩家的资金数额和向公司汇款数额审计报告,其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具有证明效力,本院予以确认。FCT是传销组织,被告人制作销售PIN码、抢EP销售、买卖机器人等金额均属传销资金,应当计算在犯罪金额内。被告人尤美梅及其辩护人关于FCT公司将福建地区玩家购买PIN码的9200万元打入尤美梅的账户,是尤美梅代替KTG公司收取FCT公司的购买酒店和土地的业务往来款,不应计算在犯罪数额内的辩解,证据不足。对被告人及辩护人的意见,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被告人张广华、李连国是否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经查,被告人张广华2009年加入传销组织,后积极向公司申请成为VIP会员,帮助公司处理会员之间纠纷,修改会员信息,受理、调查玩家的投诉、纠纷,冻结、解封玩家账号,帮助其他团队修改邮箱信息、办理户口转让,负责转发公司培训通知,并多次组织、带领会员到香港参加公司培训,向其下线及其他玩家收取资金销售PIN码并汇至公司账号;被告人李连国2009年加入传销组织,多次在徐州市等地授课宣传,建立QQ群,向会员宣传FCT传销组织,多次组织会员赴香港参加培训,并向其下线及其他玩家销售PIN码发展下线。二被告人还帮助公司收取大量传销资金。其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对被告人及辩护人的意见不予采信。

综上,被告人张广华、金丽红、李连国、卞春玲、尤美梅作为FCT传销组织的VIP会员,以投资理财为名,利用网络游戏注册要求参加者购买PIN码方式取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下线会员获取利润,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钱财,扰乱经济社会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依法应当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五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属从犯,依法具有减轻处罚情节;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尤美梅有立功表现,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公诉机关指控五被告人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指控的罪名正确,应当予以采纳。据此,江苏省新沂市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张广华、金丽红、李连国、卞春玲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对被告人尤美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八条、第七十二条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作出(2015)新刑二初字第00220号刑事判决:

一、被告人张广华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二、被告人金丽红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三、被告人李连国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四、被告人卞春玲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5万元。

五、被告人尤美梅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六、追缴各被告人的违法所得及其孳息,予以没收,上交国库。公安机关已追缴的违法所得由公安机关上交国库,尚未追缴的由公安机关继续予以追缴。

一审判决后,金丽红、卞春玲向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称:1、公诉机关举出的审计报告不属实,其吸收的资金并非传销资金;2、其只介绍了彭枫加入会员,原判决认定的层级和人数有误;3、所有参与者均未受到损失,其行为不具有社会危害性;4、卞春玲系从犯,认罪悔罪,积极退赃,符合缓刑适用条件。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二审审理,确认了一审查明的事实。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认为:

1、关于上诉人金丽红收取资金的性质及审计报告是否属实的问题。经查,FCT公司系传销组织,金丽红在担任该公司VIP会员期间,收取的所有通过其购买PIN码的资金,以及向FCT公司指定账户汇款的资金,均应认定为传销资金。徐州中德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接受新沂市公安局的委托,根据金丽红的供述及其相关银行账户流水信息,作出了关于其收取下线玩家及其他会员的资金数额和向公司汇款数额的审计报告,检材合法、充足、可靠,鉴定机构、鉴定人具有法定资质,该报告客观、真实。

2、关于上诉人金丽红发展下线人员、层级、人数的问题。经查,上诉人金丽红的供述、证人孙小梅的证言等现有证据仅能证实金丽红直接发展彭枫作为其下线会员,原判决认定金丽红直接发展彭枫、王世军、孙小梅等人成为其下线不当,本院予以纠正。证人彭枫及其下线会员的证言、金丽红的供述能够证实,彭枫作为金丽红直接发展的下线,又直接或间接发展了多名下线会员,并按一定顺序组成层级,该部分会员仍应当认定为金丽红的下线,至此,连同金丽红本人及本层级在内,金丽红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会员已达六级数十人。

3、关于所有参与者是否受到损失及其行为是否具有社会危害性的问题。经查,FCT公司无实际经营活动,却谎称该游戏“只赢不输”,通过发展下线会员不断投入资金作为公司及上线的获利基础,其营利手段不具有可持续性,必然会有下线会员遭受财产损失,且有证人证言证实已实际遭受损失。上诉人金丽红掩盖该营利模式,夸大营利前景,应当认定其具有骗取财物的故意及行为,扰乱了经济社会秩序,具有社会危害性,其下线会员是否认识到被骗及是否受到损失不影响本罪的成立。

4、关于上诉人卞春玲是否符合缓刑条件的问题。经查认为,根据《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四条的规定,传销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直接或者间接收取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缴纳的传销资金数额累计达250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情节严重,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本案中,上诉人卞春玲收取传销资金数额高达2000余万元,原判决在量刑时已充分考虑其具有从犯、坦白、退赃等情节,对其减轻处罚,体现了罪责刑相一致的刑罚原则,如在减轻处罚的基础上再对其适用缓刑,则罪、刑不相适应。

综上,上诉人金丽红、卞春玲及原审被告人张广华、李连国、尤美梅在传销活动中承担宣传、培训、收取、转汇传销资金等职责,直接或间接收取的传销资金数额均达250万元以上,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原判决定罪准确,量刑适当,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不予采纳。据此,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于2016112日作出(2016)苏03刑终256号刑事裁定: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报送单位:江苏省新沂市人民法院

一审合议庭成员:时春梅 刘欣 蒋思瑞

二审合议庭成员:陈浩亮 孙妍 王松

报送人:顾乐永 时春梅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