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法官职涯随想•三十年
作者:梁艳华  发布时间:2016-08-04 16:04:33 打印 字号: | |
  三十年法官职业生涯有着太多感慨,太多体会,总想有所表达,但也许是苦于手拙脑笨,也许是有着顾忌的内心,即使写出些许,也可能是偏于肤浅或者无以面对。因为法官这个特殊的职业,因为笔下的东西总会有着修饰的痕迹,不能完全展示全部的真实。只能是随想着写写平凡的自己平凡的经历以及工作中平凡的点点滴滴。

  三十年前的当初,全国法院第一次面向社会招录工作人员,不懂法律的自己懵懂地走进法院大门。被分配在办公室工作,当时的法院只有刑庭、民庭、经济庭和办公室。办公室的工作很是繁杂,自己曾经兼顾了档案、文书、打字、文件管理、印章管理等等,甚至有时还要临时做做会计工作,只要需要,随时去做任何工作。但是,工作时的心情却是十分愉快,从没有怨言,也从未想过要计较干多干少,更没想过待遇问题,没有因为工作而产生的烦恼,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幸福感很高。全院干警就像一个大家庭,同事之间互相帮助,真心相待,工作配合,没有私心,更没有推诿。记得有一次生病了较重,不只是领导去看望关心,全院干警自发的全部去了医院,心里的感激之情至今不能忘记。之后,从事民事审判工作十多年,后又从事十一年的行政审判和国家赔偿审判工作。在民庭工作期间,法院还是大民事审判格局,现在的民一、民二、民三、民四和行政庭的部分审判业务都属于民庭办理。记得刚做书记员时,曾担任一起在徐州当地有较大影响案件公开开庭的庭审记录,是庭长主审,庭审进行了一天,庭审笔录记了近30页(手写),笔录记的即整齐漂亮又全面完整,受到领导和大家的好评,自己也很有成就感,体会到了做好书记员工作的骄傲。在民庭工作期间,最难忘记的还是曾经解决的一桩桩纠纷,办理的一件件案件。婚姻案件当事人的苦不堪言,甚至大打出手,头破血流的场面时有出现;劳动争议案件面对弱势一方的当事人,总是唤起自己为他们解决实质问题的心念;拆迁案件当事人期盼的眼神,反复的询问,让自己不能够掉以轻心;还有合伙案件的复杂、房地产案件的矛盾。另外,仲裁案件、知识产权案件、加工承揽纠纷等等,案件类型纷繁,每天面对的是各行各业,各个阶层,各色人等。在民庭工作的十多年,是最难忘记的经历和锻炼,有着很深的体会以及各样的苦辣酸甜。

  记得主审的一起离婚案件,男的很帅个子很高,但是脾气真的是很坏,性格无比粗暴,女的很是娇小,性格柔弱、温顺。在女方因家暴而提出离婚时,男方不仅不思悔改,还认为是丢了自己的脸面,法庭上表现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丝毫没有表现出对妻子的歉意。更可恶的是,庭审结束后,男方回家又动手暴打了自己的妻子,把妻子的头部砍伤,缝了六、七针。看到一头一脸一身血迹的憔悴的女人走进法院时,顷刻之间合议庭全体呆然,这个奇葩男人真是一个家暴的“典范”,合议庭一致意见对其进行拘留处理。看到这样的情景这样的后果,他开始意识到自己行为的错误和对妻子的过分,终于,当着法官的面向妻子认错,并大骂自己混蛋。女人说从没见过他认错,竟然心软原谅了他,还替他求情。作为法官,我们还是要严肃法纪,坚持想给他一个教训,拘拘他的粗暴性情,希望他以后都不要再犯这种错误,最后,领导出面拘留处罚没有实施。可是,对他进行当庭训诫是不能免除的,通过法庭教育之后,他改变了很多,真诚地向妻子道歉并恳请妻子原谅,认识到自己以前的不好,希望妻子再给自己一个机会能不离婚。可是,女人已经伤透了心,坚持离婚,最后经法庭调解,双方互谅互让,该案调解结案。执行的时候,作为承办法官,去到他们家里主持分家析产,男方主动提出,除了调解协议确定的财产,其他属于男方的东西女方也可以随便挑选,女方除调解协议之外多拿了一台缝纫机,男人主动帮助送到了车上,我仿佛看到双方的眼里似乎有一丝不舍闪现。

自己的法官职涯有着很多值得回味的东西,也有很多的遗憾。有在办理案中为当事人解决问题化解矛盾案结事了的喜悦,有为了在冤案或错案中受到伤害受了委曲的当事人做出努力,了结他们已经失落的心愿,使他们恢复工作,恢复正常生活而得到的宽慰;也有因为协调处理好曾经上访几年甚至十几年几十年的案件,消除了当事人对法院年久的积怨而体会到的自豪感;更有作为法官因为坚持公正坚持原则时被人误解,甚至因为案件被干预时的不予理解而存在的烦恼和难堪。但是,这一切都不能改变自己作为法官的初念,法官的良知高于一切,要做法官就只能做一个有良知的法官。

  曾经办理过一起拆迁案件,当时的徐州刚开始进行城市拆迁工作,拆迁政策很不完备文件也不健全,拆迁安置补偿工作比较混乱,法院办理拆迁案件也很少,出现问题也是在所难免。案件当事人因为不服拆迁补偿问题起诉至法院,一审法院已经作出判决,当事人不服上诉到中院。二审期间,了解到当事人因为房屋拆迁,家人已经一死一病一疯,老人去世宁愿死也不离故园,妻子病倒了,也是不理解拆迁,不同意搬迁,儿子因为房屋拆迁安置补偿问题久久得不到解决,抑郁到了精神失常。当事人作为家庭的顶梁柱硬撑着打这个官司,而且很固执,每天都要来法院,甚至找到了院长,也有快要疯掉的感觉。自己作为承办法官对该案的情况,特别是当事人家庭出现的变故进行汇报,合议庭很重视该案的影响,对案件涉及的拆迁安置补偿问题公开开庭逐一进行认真核查,发现一审对拆迁安置补偿费的计算没有经过拆迁部门的核准,而是依据拆迁文件和相关政策的规定自行进行的计算,当事人对此不予认可,认为计算标准和补偿费用计算都不正确。为此,二审期间,承办人专门就此问题委托当地拆迁部门和相关专业人员进行核准计算,出具书面说明并进行当庭质证,当事人对此项争议不再提出异议。该案依据质证结论进行了改判,当事人息诉服判。案件了结后,当事人把一面锦旗送到了当初他找到的院长那里,表示该案的判决,不论结果如何,让自己能够明明白白,也了确了一家人的积怨,表达了自己真切的感谢之情。作为法官看到当事人能不再纠缠于一件让自己不能心安的案件,不再让家人因为拆迁不得安宁而感到生活无望苦苦期盼,不再每天纠心的生活着,就是最大的满足,就是最成功的体验。有时偶尔还会想起他们,不知道妻子的病好了没有,儿子的抑郁是否好转。

法官的职业实际上是很枯燥乏味的,没有任何创意可言。但是,在规范的模式之下,可能会接触到不一般的案件,或者对案件做出不一般的处理,甚至案件的处理出现不一般的效果。作为法官,对这样的案件可能会留下很深的印象,相信每个法官的记忆里都有很多这样的体验。还记得曾经承办处理的一起国家赔偿案件,因为村里有人丢了一辆自行车向派出所报案,派出所将某人作为嫌疑人进行关押审讯,反手吊在房内一夜死亡。相关人员(协警)将某人分尸后分别掩埋在不同的地方,并告知其家人某人已在当夜外逃,并安排人员到外地不定期的向其家里汇款,制造某人外逃的假象。其家人经过八年的上访,案件惊动了公安部,刑事案件得以告破,相关人员被绳之以法。可是善后处理工作一直没有得到落实,受害人的尸骨一直在公安机关存放着。受害人的兄弟为此又走上了漫长的上访之路,寻求着自己能够认可的公正或对家人稍有安慰的说法。艰难的上访持续了十几年之久,并没有看到想要的结果,却搁荒了兄弟两个的家庭,受害人留下的两个孩子和受害人兄弟的孩子全都辍学,生活无着。而且上访的时间越长,心里的怨气越大,最后走到国家赔偿程序时,甚至产生了仇恨心理。该案的违法行为发生在《国家赔偿法》实施之前,不属于赔偿法调整的范围,但确认是在赔偿法实施之后,立案问题是本案的关键,如果立案而决定不予赔偿,势必存在增大或激化矛盾的可能,但立案后却可以在程序之内予以协调,可以按照当时的政策进行善后处理。经过与上级法院沟通后,予以立案。法院及时对双方争议的问题进行了听证并进行面对面协调处理,该案也是全省首例国家赔偿听证的案件,奠定了国家赔偿案件实行听证程序的基础。最后,受害人的家人接受了公安机关的适当补偿和赔礼道歉,并在公安机关的主动协助下,将受害人的遗骸进行了安葬,终于案结事了。事后,在当事人带着五个孩子跪在承办人面前时,作为法官你会怎么想!每当想起这一幕,泪水还会湿润自己的眼眶。

  信访问题是目前法官必须面对的审判延伸工作,已成为审判工作不可或缺的部分,也是每个法官在办案过程中必然会遇到的“烦恼”。信访的升级版进入国家赔偿程序的情况时有发生,涉及多年信访的国家赔偿案件,有太多想忘也忘不掉的记忆。曾经的一件因执行行为不规范,造成执行过程中财物毁损或下落不明而承担国家赔偿的案件,当事人夫妻因该案进京上访达八年之久,每天穿着印有大大“冤”字(自称是全国第一人)的白色T恤在最高院和天安门广场喊冤信访,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该案历经数次反复,经历了所有的诉讼、申诉、复查、再审等程序,涉及到的判决、裁定等各类法律文书近三十份,涉及到了民事、行政、执行等众多诉讼亦或其他司法程序,涉案卷宗达几十册之多,最终案件被再审改判。由于法院在该案的执行过程中,没有严格履行执行职责,在被执行人被实施拘留期间,对放置于被执行房屋内的大量财物没有及时清理并建立明细清册,所列清单只是注明各类盛放物品的袋子若干只,货架若干等等,而没有具体登记物品的名称和数量。而且,物品放置地点不封闭,属于室外露天公共场所,且没有与被执行人或相关人员办理财物交接手续,也没有指定专门人员负责看管,至使该执行行为所涉及的财物毁损或下落不明,造成不必要的损失而承担国家赔偿责任。此外,由于执行物品清单的不明确不具体,对实际损失无法进行评估或折价计算,造成法院赔偿工作十分被动。当事人与涉案法院抵触情绪很大,无法接触,直到案件协调处理完毕,双方都没有见面。作为承办法官,对该案的处理让当事人感受到了法院最大的诚意,当事人最终也是以最真诚的态度接受了协调自愿撤诉。这类案件给法院造成的影响,给当事人造成的伤害,给法官增加的工作负担,都是一种不可估量。更有一件涉及了法院内部工作人员直系亲属的行政赔偿案件,涉案的亲属因为争议的房屋问题,已经有死有伤有疯有病,一审时以案件时效问题作出了驳回处理。作为法官的当事人亲属,已经到了无法面对和影响正常工作的地步,甚至已经失去了理智,随时准备穿着法袍到北京为家人的冤屈进行静坐上访。二审期间,承办人对案件的具体情况进行了全面调查,了解到行政机关在该案中确实存在违法的情况,经过多方努力,促使行政机关案外自行作出了相应的赔偿。该案的处理,作为法官只是多做了一些工作,多费了一些精力和时间,但是,这样的结果,平息了当事人心中的积冤,化解了我们当事的法官近乎绝望的情绪和有可能发生的过激行为。看着几个频临破碎的家庭重新走入正常生活,看着一颗为了家人的冤屈即将崩溃的无奈的矛盾的法官的心归于定定和平静,自己体会到了作为法官的价值和成功。

  三十年的法官职涯,做着平凡的自己,做着每一个法官应当做也都在做的平凡而不凡的审判工作,能够无愧法官的称号,无愧三十年的法官勋章,很欣慰。
责任编辑:梁艳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