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少年审判 守土有责
作者:郑 菊  发布时间:2016-04-29 09:32:00 打印 字号: | |
  法官手记

  ○郑 菊

  看似有些不羁的80后原告李龙(化名)代七岁儿子小文起诉要求被告许蒙支付抚育费。庭前约谈时,从他的言谈之中能看出他是个多血质的性格,有些自夸,但挺重感情。李龙先讲了自己离婚后对小文十分慷慨和疼爱,又讲了和许蒙离婚的具体经过,许蒙如何伤害了他的感情。李龙说,自从离婚后,许蒙三年来从未见过孩子,也没有支付过抚育费。孩子从小看人家有妈妈,自己没有妈妈,经常会闷闷不乐。有一次他说:“爸爸,我长大后想当警察。”我问为什么,他说:“当警察,去找妈妈啊。”听着李龙的诉说,我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想妈妈的男孩怯生生的样子,于是我们约好时间一起去找许蒙。

  历经周折终于找到了许蒙。她挺漂亮,短发,瓜子脸,性格偏内向,可以看出,在这场被动的诉讼中,她在观察着、权衡着、计算着利益的得失。调解时,她首先说自己没有钱,无力支付抚养费。她已再婚,务农、无收入。她又说,李龙不好好干正事,即使给了孩子抚养费,也会被他胡花了,倒不如攒起来,等孩子大了,一次性给。我给她讲了小文“长大想当警察、找妈妈”的愿望,劝说:“在孩子的心目和成长过程中,母爱是不能替代的,孩子也想你了,无论大人之间如何,都要为孩子着想,不要亏欠了孩子。毕竟血脉亲情,血浓于水,我建议你无论案件如何解决,都要抽空买些礼物去看看孩子。毕竟我们都是当妈妈的,孩子的童年只有一次,不应该有遗憾。”许蒙陷入了沉思。

  案件顺利的调解了,许蒙当庭支付了一定数额的抚育费,放在法院,经过我的两边协调,许蒙终于在周六去看了孩子。

  这是我进入少年法庭最近审理的案子。

  事后李龙来法院拿钱的时候,我又和他聊了一会儿,我劝他:“为了孩子,早点放下,开始新的生活,该工作工作,该找对象找对象,尽快给孩子找个新“妈妈”,让孩子快乐成长。”李龙点头同意。

  每一个到法院来的当事人,或许都是某种意义上“生病”了,有的陷入经济困境,有的还掺杂着情感困局。我们在审判工作中,不仅要公平、公正的审理,还要身体力行,传递法治、积极、善良的正能量,化解当事人的矛盾,填补当事人的遗憾。虽然我们遇到的矛盾也许有的是不可调和的,但作为法官要坚持这样做,因为我们守护着法治精神,代表着法官的形象。

  在少年审判中,包括未成年人被告的惩罚和教育,社区矫正少年的帮教,乃至到学校普法宣传、涉少民事案件中对少年儿童的保护,都在潜移默化地传达着我们法治、教育的理念。我们要坚定守住青少年司法保护的净土,守土有责。

——来源《江苏经济报》4月27日

 (作者系徐州市贾汪区法院少年庭法官)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