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一名基层法院法官助理的工作初感
作者:贾汪法院 杨曼  发布时间:2016-03-28 14:10:54 打印 字号: | |
  2015年7月,研究生毕业后,我在众多朋友艳羡的目光中,来到贾汪法院开启我人生新的篇章。作为一名法学毕业生,在毕业后能够如愿从事本专业工作是一件幸运而富有成就感的事情—通过工作践行课业知识,并用我所学去帮助那些需要用法律武器解决纠纷的当事人,这对于一个刚出校门的学生来说,既是光荣也是挑战。

  初入法院,我和大多数初次走出校园的同行们一样,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入院后,我被分到了民一庭,庭长安排我先从基础工作做起,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老书记员的带领下,学习书记员的基础工作。从基本的案件排期、发应诉、庭前准备、开庭记录到结案报结,最后整个案件卷宗整理并归档。每一项工作看似普通的背后,实则凝聚着书记员的耐心、细心和责任心,而我和每一个初入职场的新人一样,对每个流程充满好奇,不断的摸索着。

  如果说最初的工作热情是源于好奇心,那么后来对于工作的敬畏则源于我内心对于法律这份职业的尊重。学生时代,导师总是以伯尔曼的法谚教导我们“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形同虚设”。我也将这句话写在我每一个记事本的扉页,时刻提醒自己树立职业信仰。我们工作的意义在于“向社会提供一条大体上正义和公正的价值取向,而这一切又在于我们撰写的裁判文书”。我们肩负着定纷止争的责任却往往不能看清案卷表象背后呈现的真实。也正因为如此我们便更追求法律真实,通过阅卷去了解个案背后的悲欢离合,一本案卷道尽张家长李家短,也承载着法理和人情的矛盾和冲突。初出学堂,我时常有一种无能为力的危机感,常常感到自己的能力无法胜任工作的需求。面对卷宗,常常能够读懂人情,却看不清法理,无法思路清晰的厘清案件脉络,甚至不少案件,让我感到自己理论知识和生活经验的苍白。然而我却不能拒绝裁判,于是时常有青涩单薄、战战兢兢的感觉。法官助理这份职业虽然薪水不高,却是一个要求严谨的职业,需要我不断的更新知识储备,否则,在了解案情、处理案件和与文书制作时,我们会深深的感受到经验阅历的浅薄和知识储备的匮乏。

  如何办好案件,实现我们所谓的法律真实,说到底都是通过公正的裁判文书实现的。法条是枯燥而松散的现实存在,而裁判文书则是将法律与鲜活个案连接起来的桥梁。职能主义曾经教条的认为,法官的工作就是将一个个法律标签按照一定的规则黏贴到不同当事人背后,最终实现裁判的目的。裁判文书作为标签的释明文本,承载着现实背后的法理。我们常说法律文书要追求极简主义,尽可能的言简意赅避免“言多必失”,而我认为,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法律意识的强化,裁判文书应尽可能详尽的说理,不仅仅是说给当事人,更重要的是说给整个社会,让每一份判决书都有肥沃的理论土壤,以理服众从而案结事了,这本身也是适用法律、普及法律的应有之义。

  文书上网制度让我们的司法环境更加公正、公开、透明,同时对于裁判文书的要求也有所提升,它可以最大限度的规范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司法活动这种主观反映客观的公正性,既要有严格的诉讼程序、证据规则、法律逻辑来保障,同时也要让当事人和社会公众通过“看得见的公正”来实现,一份好的裁判文书,可以全面展现法官的专业素养、文字功底和价值取向,它是法官业务技能的检验规尺,也是司法文明、司法进步的集中体现。因此对于我们身上背负的正义使命,我们需不断学习,不断寻求解决案件的方法,用智慧定纷止争。每每出台新的司法解释或者新的法律修正案,我的朋友圈都会被这些话题刷屏。我常常说,常学常新、常新常学,坚持学习与实践同步走,只有这样我们才不至于落后于工作需求,不至于让我们处于被动的工作状态。我很庆幸,我工作的环境一如我上学的环境,能够让我有继续学习的动力,我会珍惜在学习中实践、在实践中学习的机会,不断提高自我能力和素养,朝着职业法律人的康庄大道不断迈进。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