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证 据
作者:邳州法院 朱玉军  发布时间:2016-01-06 11:22:50 打印 字号: | |
  唐正也算是一位老法官了,在审判岗位上一干就是20年,审理过的案件少说也有5000件。可以说,他不仅办案经验丰富、业务娴熟,而且人品也好,正如他的名字“堂堂正正”。

  说实话,唐正这么多年获得过的荣誉数都数不过来,由于一心钻研审判业务,曾经先后荣获二等功、三等功、办案能手、业务尖子等荣誉称号几十项。院领导鉴于其突出表现,想给提个一官半职,可唐正每次说什么也不同意,反复强调自己不是那块“料”,当领导不行,只适合做业务。

  时间一长,大家都不再喊他唐法官,多以老唐称呼,不知从何时起,哪位同事还给老唐编了一段顺口溜,“老唐老唐、匆匆忙忙,从早到晚、开庭坐堂,家人不顾、朋友不访,一心办案、闲事不想,同事信服、群众赞扬。”

  正是这样一位老唐,不知咋地,竟然被人家举报了,还是被他正在审理的一个案件的当事人举报的,说得有鼻有眼的,这可是爆炸性新闻。据说这名当事人手中还握有老唐接受一名原告送给的一篮子草鸡蛋和两只老公鸡的证据,而且鸡蛋已经吃了,公鸡也让他杀了,应该说,证据确凿,想赖都赖不掉,如果要判他输,这次非要老唐吃不了兜着走。

  原来这名举报人是老唐正在审理的一起房屋合同租赁纠纷案件的被告,叫张小强,因担心败诉,所以打起了歪主意。这天下班,他就盯着老唐从法院门口一直跟到老唐居住的“惠园小区”门口,看着四下没人,匆忙从口袋里掏出2张购物卡就想往老唐口袋里塞,老唐当时就急眼了,不仅怒斥了他的行为,而且将卡放回他的手中,并告知,此案一定会公开、公平、公正审理,不要搞这一套。

  看着老唐着急的样子,张小强只好收手作罢,转身道谢离去。并不时在心里犯嘀咕,心想,卡没收,看来事情不好办。正走着,他听到老唐接电话的声音不仅很大,而且明显带着怒气,嘴里喊着李小江的名字,像是李小江给他送的东西放在小区门卫了,让他去拿。这不,老唐走进门卫值班室,拎出了一个用来装鸡蛋的箱子和一个装着2只鸡的笼子,看着他又是摇头又是叹气,一手拎一个,往他住的3号楼走去。

  看到这里,张小强气不打一处来,心里暗暗地骂道:“老唐啊老唐,原来你跟我玩这手,不收我的卡,你却收了李小强的东西,那可是我的‘死对头’, 看你这次往哪跑。”于是拿出手机,一路跟过去,又是拍照又是摄像,终于心满意足将老唐收礼的证据拿到了手。

  开庭的日子很快到了,这天上午,离开庭还有20多分钟时间,老唐早早地来到了法庭,原、被告双方也来了,双方的眼神也很特别,原告李小江眼神中透着自信,被告王小强眼神中流露出得意,当老唐看到原告李小江时,二话没说,拉起他走进法庭隔壁的合议室,大约2分钟的时间,李小江耷拉着脑袋跟着老唐走进了法庭。

  9时整,庭审准时开始,书记员首先宣布法庭纪律,随着老唐敲打的法槌声,庭审按照程序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经过法庭调查、法庭辩论等程序,庭审非常顺利,不到2小时,庭审结束,并当庭宣判,判决原告李小江继续履行合同,租金由原来每月6000元提高到每月6500元。张小强正后悔着还没有来得及将掌握的证据告知老唐,却这么快就判决了,听后,激动不已,想不到,自己赢了。

  原来,李小江有一间40平方米的门面房,租给张小强做服装生意,因合同期满,看着周围几家都在涨租金,李小江就盘算着也想涨一点,张小强也同意,但李小江不想再租给张小强了,原来他的一位朋友想租他的房子做蛋糕生意,既然是朋友,想必要优先考虑面子问题,租给朋友理所当然。

  但张小强可不干了,生意正做得好好的,说什么也不让。争来争去,争到最激烈时,李小江放下狠话,不管张小强出多少租金都没用,房子是收定了。一个想要,一个打死不让,闹到最后只好到法庭要说法。

  老唐接手案件后,前期分别找原、被告双方进行了了解,通过实地调查,查明了基本事实,包括周边租金上调情况等。所以,庭审时,一气呵成。

  再说,开庭前的那一幕,原来,老唐拉李小江到隔壁不是商量不可告人的私密,而是将50个草鸡蛋和2只老公鸡按当时市场最高价的价格共计300块钱交给了李小江。因为,鸡和鸡蛋不好退,只好折成现金了。所以李小江感到结果不妙。

  当张小强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后,自责地说:“人家都说唐法官是个好人,是个清官,我却做个小人,还搜集人家不廉洁的证据,这个证据,我会认真保留,时刻警醒我今后如何做人,真正做个好人,做一个像老唐那样的人。”

  事后,老唐不忘给双方当事人又上了一堂普法课,他说:“在房屋合同租赁案件中,在同等条件下,原租赁户是有优先权的。所以,不能因为亲戚朋友也想租,就赶走人家,以后还是要多学习点法律,不仅可以有效地保护自己,还能省下打官司浪费的时间,多挣点钱。”最后还不望盯上一句,打官司最重要的不是送了多少礼、有什么样的关系,关键要有证据。说到这,张小强的脸“刷”一下红了起来。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