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爬 树
作者:邳州市人民法院 朱 莉   发布时间:2015-03-11 15:08:51 打印 字号: | |
  说起童年的“英雄事迹”,最先想到的就是爬树。

  爬得最多的当数果树。那时的孩子没有零食吃,甚至连饭也吃不饱。印象中我儿时一直处于饥饿状态,看到能吃的东西就想吃。所以掌握了爬树的技能后,第一件事当然就是上树摘果子吃。桑椹树是最好爬的,树干普遍低矮,且树皮粗糙、摩擦力大,三下两下就上去了。离地面近的枝桠上,桑椹根本等不到红就进了小伙伴们的肚子。所以我爬桑椹树都是上到最高的那一枝,只有那里,才有红得发紫、饱满多汁的熟透了的桑椹。摘下的桑椹先放在口袋里,然后找个合适的枝桠,斜倚其上,浴着暖阳,就着春风,一个一个地放入口中慢慢品尝。桑椹吃完了,嘴唇也被染成了红色。这时是绝对舍不得擦嘴的,我得嘟着我的红嘴唇绕村一周,一来显示我爬树技艺的高超,二来是向大家展示一下我那被桑葚染红的双唇是多么地漂亮。然而,总会遇到不解风情的大娘问我说:丫头,你的嘴怎么又红又肿,是被马蜂蛰了吗?

  至于那些桃树、梨树、杏树、柿子树,更是统统逃不出我的“魔爪”。我儿时最爱吃梨,梨树自然爬得多些。我家南边五十米就有一处梨园,从梨树开花时起,我得空就围着梨园转悠,从花的大小、颜色、疏密我就能知道哪棵树结的梨多、哪棵树结的梨甜,待到梨子成熟时,自然是捷足先登、手到梨来。记得有一次,也不知是犯了什么错,母亲把我痛打了一顿。母亲平时很少打我,但一打起来就下手很重,这次更重。我被打疼了,生气了。我生气的后果是很严重的,那就是我罢工了。平日放学后我都要去拔草喂猪、喂羊、喂兔子,今日被打了,罢工了,不去了。但小伙伴们都出去拔草了,我去哪儿呢?我去爬树!我一口气跑到梨园,挑了最高的一棵树,噌噌噌地就上去了。摘下最大的梨,找到一个三杈的树桠,坐在上面就开始大口地吃起来。远远地看见母亲一个人背着篚箕向地里走去,心中又觉得不忍。赶紧吃完梨后,也背起我的小篚箕拔草去了。

  除了爬果树之外,还得找点其他的树来调剂一下,那就是有麻雀窝的树。麻雀是四害之一,所以掏其窝、毁其蛋,大人通常是不反对的,有时甚至是鼓励的。但是,有一次,当我上树捣毁一个麻雀窝,捧着几个麻雀蛋回到家,指望着能得到母亲的表扬时,反而被狠狠地训斥了一顿。母亲给出的理由是男孩可以捉麻雀,女孩却不可以,因为女孩捉到一个麻雀,脸上便会长一个雀斑。我辩解说我没捉麻雀,只是趁麻雀不在家,拿了几个麻雀蛋。母亲更气了,厉声说拿麻雀蛋就会长小雀斑。这可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我拿了六个麻雀蛋,那我脸上就会长六个小雀斑?这六个雀斑什么时候会长出来呢?长在鼻子上还是长在额头上?想了半天,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突然,灵光一现,母亲会不会是故意这样说骗我的呢?这种可能性的几率还是很大的。不行,我得找个人来证实一下。找谁呢?对了,就找我同学春花吧。春花脸上长了很多雀斑,密密麻麻的,有大的有小的。我只要去问问春花,她脸上的雀斑是不是因为捉了很多麻雀才长的,就能知道母亲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了。

  到了春花家,春花正在门口玩石子。我过去就问,春花,你以前是不捉了很多麻雀?春花一愣,说没有啊。我又问,你脸上的雀斑不是因为捉了麻雀才长的吗?春花又是一愣,但她的脸已经由白变红,再由红变紫,终于春花歇斯底里大喊一声:“妈----”春花话音还没落,我赶紧脚底抹油,溜了。春花的妈可是我们村有名的悍妇,落在她手里,那可不是开玩笑的。春花也真是的,不说就不说嘛,干吗还要生气呢。不过在事情还没弄清楚之前,我不敢再去捉麻雀了。我家西面的池塘边有一棵高大的榆树,先爬上去凉快凉快吧。刚爬到树上,就看到春花她妈带着春花已经到了我家门口。春花大声地哭,她妈则大声地嚷嚷,说什么我取笑她家春花脸上有雀斑。母亲和奶奶闻声出来,赔了不是,说了很多道歉的话,说等我回家定要好好教训我,让她们娘俩不要生气。她们又闹腾了好一阵子才终于离开了。眼看晚饭的时间到了,可我还是不敢回家。那天,那一树翠绿可人的榆钱儿便是我的晚餐了。直到月亮升起,看着我家的灯都熄了,我才偷偷地从树上下来溜回了家。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