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记忆中的泥草屋
作者:邳州法院 文轩  发布时间:2014-01-17 14:21:54 打印 字号: | |
  天气渐冷,凛冽的寒风张扬的飘舞着,每到这个季节多会怀念儿时的泥草屋,破败中浸染岁月的沧桑,简陋中蕴藏智慧的光芒------

  记忆中的泥草屋没有钢筋和水泥,近40公分厚的土墙完全是用泥土掺杂着秸秆堆砌而成,如果你知道并且熟悉小燕子窝的筑造过程和坚固程度,那么对泥草屋的墙体质量就不会产生质疑了。记忆中的泥草屋低矮、墩实、朴素、内敛,就像祖父辈们一样,众生都奉献在了那块土地上。未成年的孩子踮起脚尖,冬天便可触摸到挂在屋檐下的冰棱,在儿时冰棱就是小伙伴们玩耍的玩具,它晶莹剔透,像钻石一样,纯粹的像儿童时的我们。土灰色的墙体仿佛经不起风雨的吹打,但她仍旧那么倔强地站立着,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给了她如此的毅力。事实证明只有在时间磨砺下偶尔会脱落几块墙皮,像祖母手上掉落的老皮,那是我们成长的代价。高挺的屋脊上先是铺上用藤条编制的席子,再铺上一层玉米秸秆,最后披盖上一层厚厚的小麦秸秆,铺好之后乖顺得像犯了错被父母呵斥的小孩。秸秆也完全是用泥土黏上去的,这是一项传统技艺。有一次开玩笑地说:“自己也想盖一间泥草屋。”父亲说:“现在难了,会铺草的老人几乎都不在世了,岁月不饶人啊!”也许再过10年、20年------就真的没有人会了。

  走进屋里可以真切的感受到泥土的厚重感,同时还能嗅到若有若无的干涩秸秆味。院落的围墙也是用泥土堆砌而成的,时间久了,墙头上稀稀朗朗地站立着荒草,也许俗语“墙头草”就是观察这个有感而生的吧。略显窄矮的门楼下挺立着两块木门板,每逢春节再贴上红红的对联,年味十足,从远处看俨然一幅传统年画!

  犹记得,冬天一家人吃完晚饭围着一个火盆,大人们拉起闲呱,小孩子们则是专注的向火盆里丢些花生、白果之类的,他们谈及的多是些鸡毛蒜皮的邻里小事,时不时的传出一阵笑声,这时孩子们也会抬起头投来疑惑的眼神,就是这一不留神间,火盆中的白果会崩的一声蹦出火盆顺便带些火星子,火盆周围的人会迅速的躲开,接着就听到大人们略显微怒的呵斥声,裂开的果壳也像在肆无忌惮的笑,似在嘲笑小孩子的不专心。寒冷的冬天不知不觉间就在一片嘻哈声中溜走了。

  年关又至,屋檐下已多年没见冰棱了,宽敞的铁门上尽管还是贴满对联,但年味却淡的如过滤后的自来水还渗透着异味,空调房里依然让人觉得寒冷。现在虽然物质生活水平上去了,但是一家人也分割南北,少了份暖心的亲切,多了份莫名的疏离,也再也不会因为烧坚果吃而讨来大人们的呵斥------儿时记忆中的一些美好事物已渐行渐远。
责任编辑:赵帅